“是,程少。”金燕牵着苏宸下车,朝后宅走去。

    程森坐在车里,几分钟后,顶着一张菱角分明,薄霜覆盖的脸下了车,柏寒提着文件袋,跟在身后。

    成家老宅正厅,原本你一言我一语的几个中年男女见到程森朝他们走来后,全都闭上了嘴,或如临大敌,或心怀否侧的坐着。程峰揉揉发涨的太阳穴,和江栀子对视一眼,冷眼看着这些所谓的族兄族侄们。早知道这样,当年还不如把程家的产业卖了,分了,清净。

    程森进了正厅,一双深眸扫看了一遍众人,坐在了江栀子的身边。

    “程森。”被程森的目光略过一遍后,程江奈不住气了,点头打了招呼。虽然他事业无成,坐吃程家老产,但他朋友很多,对于这个五年前从国外回来的堂弟,心底是有怵意的。传闻听得太多了,都是外界传的,虽不知真假,但今天来的目的他还是清楚的,利益。

    其他人藐看了程江一眼,心底冷哼,拨动着各自的算盘,脸上开始慢慢堆积起笑容。

    “堂哥。”程海看了众人一眼,笑着:“堂哥,我今天过来是给你道喜的,顺便商议商议,选个合适的日子给那个孩子上了族谱,总不能让我们程家的孩子在外飘着,这是我们大家的意思,也是叔叔伯伯们的意思,是不是,叔?”最后这句话,程海是对程峰说的。

    程峰点点头。

    程海说完了,见程森不接话,对程江使个眼色,程江装作没看到,你到光说场面话了,坏事让我来做,我才不干。

    程海没法,又对身边的程宇递个眼色。程宇斟酌下,刚要开口,被柏寒打断了:“公司内部整理和人事调动经过董事会开会决定后,处决如下。陈兵,程氏广场任经理一职,因在大庭广众之下诬陷顾客偷东西,现已被开除。王红,采购部部长,在程氏任职已有五年,经查实,回扣赃款已逾千万。李钊。。。。。。”

    厅上寂静无声,程海,程江等人绷直着身子,柏寒每念到一个人名,总有一个人脸色不得劲,脸上的肌肉控制不住的抖了两下。

    柏寒念完后,程海众人脸色精彩纷呈,却又不得不强压脸色,程森你太狠了。今后的程氏对他们来说,已是两眼抹黑,程氏以后有任何的风吹草动,他们一点儿也探寻不到了。

    “你们谁有意见?”程森缓缓扫视众人一眼,沉声问道。

    程海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憋着气,却谁也不先开这个口。

    “东西放在这了,如果你们谁有意见,可以拿回去慢慢的看,甚至还可以找他们当面对审,问问他们在程氏这些年还做过什么大家都不知道的事。当然,有些人得去监狱才能看得到。董事会已经决定对王红这样的人进行法律诉讼,追回程氏这些年的亏损。”程森从柏寒手中接过文件资料,放在桌子上。

    程海,程江众人脸上灰白交替,面如土色,纷纷把目光投向程峰,但谁也不先打破这个僵局,心底都暗暗的希望有个出头鸟跳出来。程峰装作没看到,偏头和江栀子相视一眼,交换彼此的想法。

    老宅终于可以安静了。

    江栀子轻轻的颔首,冷眼静待

    程海见程峰装聋作哑,起身告辞:“叔,我先走了。”得赶快回去找爸商量商量,如何才能让王红守口如瓶,把责任扛下来。

    程峰点头,程宇紧跟着也站起来:“叔,我也走了,下次再来看你和奶奶,还有太奶奶。”完了,完了,陈兵是他的人,爸爸更不知道这事,这下惨了,千万不能让陈兵开口。

    程宇话音刚落,程江等人站起来纷纷离开,几秒钟,厅上干干净净,静的的程峰都怀疑自己的眼睛:“就这样都走了?”

    “要不然呢?”江栀子扶额摇头。

    “哼,哼哼。”程峰面笑皮不笑的哼了起来:“我一直想这么做,但始终下不定决心,现在好了,终于耳根清净了。”

    “你呀,就是怕得罪你的兄弟和侄子们,逼得阿森下这招狠棋,要不然程氏早晚都会被他们给掏空了,你倒好,什么事都让儿子给你抗,真有这样当爸的。”江栀子又气又心疼。

    “哈,哈哈。”被江栀子毫不留情的当面戳破,程峰干干的笑了两声。江栀子只说对了一半,他不是怕得罪他们,而是顾念着血脉亲情。

    “爸,妈。”等他们说完了,程森才开口:“我最讨厌别人威胁我,这些年对于他们的暗中动作我都是睁一只眼闭一眼,但是,敢拿苏宸的事和我讨价还价,就别怪我不讲情面了。”

    “爸知道,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程氏已经交给你了,爸不会插手的。”对程海他们提的条件,程峰胸口堵着一口气。没想到,自己一味的对亲情的退让和容忍会给儿子带来这么些麻烦。他们想要程氏,这没错,毕竟程氏是老爷子一手创办留下来的,属于程家的。但是儿子手里的东西,是他一点一点的打拼起来的,程峰真真的想不明白,他们是怎么把目光瞄上儿子手里的产业的,还用这么无耻的办法,用苏宸上族谱这事来当筹码。

    “但愿他们能老实了,安静了。”江栀子心情略好:“宸宸呢?”被他们吵得头晕眼花的,这才想起苏宸。

    “金燕带去后宅了,这会儿应该跟奶奶和太奶奶玩的正欢吧。”一听到苏宸,程森的神色不觉间的就变了,与他刚才判若两人:“爸,妈,我们过去吧。”

    t市博物馆中,办公室里,甄琪推门进来,手里捧着一沓资料:“苏昕,看来今晚又没法按时下班了。”

    “怎么了?”苏昕正在修改手里的文物历史资料:“又来新东西了?”今天一天,她无法集中精神上班,到了下午好不容易甩掉昨晚的事情,这才专心的处理今天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