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林蕴含小姐。”尽管林蕴含的美眸里含着浓浓的敌意,苏昕还是微笑着。从她看向欧阳杰的眼神中,苏昕大概知道这位初次见面的林蕴含为什么会对她抱有敌意。不知道欧阳杰知道不知道,苏昕不动声色的往前跨了几步,欧阳杰的手臂自然的离开了她的肩。

    果然,林蕴含的眼神变了,多了一层苏昕看不懂的东西,她也不想看得懂。

    后面的人陆续续的过来,欧阳杰笑道:“苏昕,今晚就不给你一一介绍了,以后有机会再慢慢熟悉。这样,你自己挑一个,我们开始吧。”

    欧阳杰话一说完,十几个人的目光全部投到苏昕的身上,有好笑,有轻视,有不屑,有戏虐。。。。。。

    “我来。”还没等苏昕开口,林蕴含走到她的面前:“苏昕是吧,看在你是老板贵客的份上,我会收下留情的。”

    一阵低低的笑声传到苏昕的耳中,苏昕深吸一口气:“你不用手下留情,因为我也不会手下留情的。”

    林蕴含盯着她有两秒,突然出拳,又快又厉,苏昕侧过身子,拳头贴着她的鼻尖飞过。心底暗骂一声,苏昕决定回击,左手快速出拳,朝林蕴含的右脸击去,这一拳带着风,像一只利剑,眨眼便到了林蕴含的眼前,林蕴含美目一收,头一偏,苏昕落了空。紧接着,林蕴含抬起右腿,飞快的踢来,苏昕慢了,等到她察觉到,林蕴含的右膝狠狠的抵在她的小腹上,痛一阵一阵的袭来,苏昕慢慢的蹲了下来。

    “韵寒。”欧阳杰大喊一声,脸色很难看。

    苏昕跪倒在地,如果不是欧阳杰及时的喊这一声,她还要在多挨两下。林蕴含看了看欧阳杰,慢慢的放下右腿。

    泪潸然而下,苏昕分不清这泪为什么而流,是身体上的痛还是心里的痛。

    “苏昕。”欧阳杰大步迈到她的身后蹲下,一把抱起蜷缩的她:“怎么样?”

    林蕴含脸色悠然一变,忽明忽暗的美眸渐渐被晦暗遮住,长长的睫毛翕动着,落下一层黑暗。

    “我没事,放我下来。”苏昕挣扎着要下来,欧阳杰却把她圈的紧紧的,一米八几的他抱着她,像是在抱一个小孩子。

    “别动,我带你去看医生。”欧阳杰把她横抱在怀中,这才发现她脸上的泪痕:“你哭了?很痛吗?”

    “你先放我下来。”苏昕抬起头,欧阳杰顿觉好笑起来:“看来我太高看你了。”

    “先放我下来,我自己可以走的。”

    “好吧。”欧阳杰停下脚步,轻轻的把她放下来:“放你下来可以,不过你得和我去看医生,检查一遍。”

    “我知道了,谢谢,给你添麻烦了。”离开欧阳杰的怀抱,苏昕下意识的往林蕴含看了一眼,却发现对方直直的盯着她。苏昕被林蕴含的眼神吓到了,和欧阳杰拉开一些距离。

    “怎么了?”欧阳杰察觉到她的小动作:“还痛吗,需不需要抱着走?”苏昕那一瞥没有逃过他的眼睛,欧阳杰知道苏昕在顾忌着舍什么。只是林蕴含的实力很强,若是把她调走了,太可惜了。

    “不用,谢谢。”苏昕拒绝,拖着沉重的腿往前走。不管这个欧阳杰对林蕴含有没有意思,她都不要沾上一点。

    看着苏昕的背影,欧阳杰原本带笑的脸忽然凝固,几秒后,头也未回的命令道:“三个小时的休息取消,给我继续练,什么时候打不动了,什么时候为止。”

    林蕴含盯着他快速离去的背影,紧紧的握起拳头。欧阳杰,我不会放弃的。

    “韵寒,走了。”一个高瘦的男人看不下去了,过来拉她,手还未碰到林蕴含,被林蕴含吼道:“滚开。”

    男人干干的举着手,脸色一会黑一会白。

    回来的路上,欧阳杰时不时找了些话题与她聊,苏昕没心情理他,几次后,欧阳杰知趣的闭上了嘴。回到家,司秋菊已睡着了。厨房里的蒸锅里留了两碟菜和一碗饭,苏昕打开煤气,对着跳跃的火苗发呆。

    欧阳杰的山庄里,已到了深夜,草坪上,一群男女早已疲惫不堪,欧阳杰从车里下来,在树影下站了几分钟,去了书房。

    书房里,欧阳杰刚坐下抽出一支雪茄,白修过来了:“老板。”

    “还没睡啊!”欧阳杰打开纯银火机,幽蓝的火苗跳动着:“鱼要上勾了,为了鱼能快点跳进来,白修,你准备一下,三天后,我们去b市训练三个月。”程森,你可不要让我失望。

    “是,老板。”

    上午十点,程氏庄园,柏寒提了一袋文件资料敲了敲苏宸房间的门:“程少,东西都准备好了,该走了。”

    橡木门里面,程森单膝跪地,为苏宸一个一个的扣好扣子:“宸宸,东西都带好了吗?爷爷奶奶他们都在等着你呢!”这一幕,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任谁都不会相信,这是外界传言腹黑如魔的程森。

    “程叔叔,我准备好了。”苏宸睁着一双明澈的黑眼睛,认真的看着这个为自己整理衣服的男人,心底不止一遍的问自己,这个男人是他的爸爸吗?真的是他的爸爸吗?

    为什么我找到了爸爸,却失去了妈咪,妈咪,你在哪?你是不是真的不要苏宸了。苏宸找到了爸爸,又找到了妈妈,是不是惹你伤心了?

    妈咪,苏宸只是想看看生了他的妈妈是什么样子?在他心里,妈咪,你才是我永远永远且唯一的妈妈。我认爸爸,也只是想让他娶了你,这样你就不用嫁人了,这样,你永远都是我的妈妈了。可为什么,现在我连妈咪的消息都失去了呢?

    妈咪,你在哪?

    “想什么?”扣好扣子,程森一抬头,发现苏宸在发怔,愣了一下。

    “我想妈咪了。”苏宸脱口而出,说完才惊醒过来,不安的看着程森。

    听到苏昕两个字,森心底的某处开始柔软起来,:“走吧,妈咪会来看你的。”等解决完手边的事,他该去找苏昕了,庄园里就他们爷俩,太冷清了。也许,有了女主人,庄园里才会热闹吧。

    程森打开房门,嘴角勾起一丝若有似无的微笑。

    程家老宅,柏寒把车门一打开,时高时低的吵闹声传来,程森颦眉。沉下脸:“金燕,带苏宸去后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