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欧阳杰接到电话赶过来接她时,带着揶揄的口气看着苏昕:“你确定?”虽然料到苏昕迟早会跳进他的网,但没想到会这么快,他来之前正和白修研究着要花点什么心思呢!

    “你不是一直等着吗?”苏昕淡淡的扫了他一眼。

    “没有的事,没有的事。”被苏昕明白着戳穿,欧阳杰心虚,他的表演有那么拙劣吗?

    “欧阳杰,你告诉我,你故意接近我的目的是什么?”苏昕突然趴到他的眼前,倒是吓了欧阳杰一跳。

    “好吧,你既然都看出来了,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我欣赏你这个人,想让你成为我‘狱门’的人,但是我没想到你竟会认识鹿哲,程森和甄煜城,所以,我又有些犹豫。”欧阳杰没有躲避苏昕的眼睛,他知道自己在这件事情上有失妥当,苏昕肯定早就看出什么了,不如拿出点诚意来。

    “‘狱门’?”苏昕被这个词吸引住了:“是什么?”

    “一个组织,能为别人解决难事,当然,是有不菲的报酬的。”欧阳杰扭扭脖子,反过来盯着她。

    “解决什么难事?”苏昕默默的琢磨着欧阳杰的话。

    “比如,杀人,在比如,绑架。”欧阳杰忽然靠近她,脸面几乎贴进她的脸上,一双黑眸正对着她的眼睛,苏昕在他的眼睛里似乎看到他说的这些。

    “我想想,我想想。”苏昕躲开他,看向车外。杀人,绑架,这都是什么人干的事。

    “哈哈哈,逗你的。”欧阳杰忽然笑了起来:“只是执行一些特殊任务,当然也不排除杀人,但是杀得都是该杀的人。”

    欧阳杰笑完,苏昕想到了之前在程森的庄园中被那个男的挟持为人质要挟程森的事,程森是什么人?当时她没弄明白,今天,在欧阳杰这,找到答案了。

    “我没杀过人,还有报酬是多少?去你那还有规定吗?”苏昕作死的问道,是的,她现在就是在作自己。

    “现在不会不代表以后不会。规定有的,要签个合同,报酬根据你签的合同长短来算。酬劳,一年三百万,但是——”欧阳杰说到这故意拉长声音:“有危险,很有可能会丢掉性命,你想好。”

    “你有这么好心?”苏昕哼了一声,上上下下的扫视他三遍。

    “之前没有,现在有,和你接触多了,有那么一丢丢舍不得,所以刚才说了,我在犹豫。”欧阳杰摸摸鼻子,认真的说道,虽然他不相信这话是从自己的最终吐出来的。

    “你为什么会盯上我?”

    “感觉,还有我过人的眼睛,你小时候是不是练过武术?”欧阳杰不是一般的自恋。

    “不算,只是跟在爸爸的身后锻炼过几年。”记不清到底是几岁那年,苏坤确实带她压过腿,练过倒立,打过沙袋等等。后来因为司秋菊坚决反对,爸爸只得作罢。

    “这就对了,你看,我没看错吧。”欧阳杰那个得意劲就别说了。

    “再去庄园看看吧。”心里躁动着,似乎有只暴怒的狮子,现在,她需要把这只狮子放出来。

    “好。”欧阳杰的眸色深了,如同快要降临的黑夜,浓郁如墨。

    香兰坊,包间里只剩下贝晶涵一人,没一会儿,柯美娟来了:“都走了?”

    “走了。”贝晶涵端起程森没喝完的茶倒在桌子上,美眸氤氲。

    “进展如何?”柯美娟倚在门边,并未打算坐下。

    “他没有说一句话,全程都是我一个人和苏昕说。”要她怎么相信,昔日把她捧在手心里的男人会这么对她?贝晶涵扎心。

    “回去吧,好好休息。”柯美娟转身打开门:“甄煜城刚走。”

    “美娟,我和他真的一点可能都没有了吗?”贝晶涵失了魂,扶着桌子站起来,对柯美娟说的置若罔闻。

    “甄煜城今天捧了一束白玫瑰。”柯美娟说完,先走了出去。

    庄园里,程森迈着修长的腿走进来,柏寒见程森脸色不对,问了声:“程少。”退了出去。到了门外,看到金燕牵着苏宸:“程少怎么了?”

    金燕看了看苏宸:“没什么。”说完,扔下柏寒带着苏宸上了楼。

    柏寒知道金燕有话要说,没有离开。十分钟后,金燕出来了。

    “贝晶涵好像在跟踪苏宸。”金燕面色慎重。

    “怎么回事?”

    “今天苏宸去了香兰坊,打了电话给苏昕和程少,没有打给贝晶涵,但是贝晶涵来了,而且是和程少一同来的。”

    “你一点没有察觉?”柏寒惊了一身汗,金燕的身手和反应他是知道的,最近柯美娟也没给贝晶涵请什么人,以贝晶涵身边的那几个保镖,万不能做到这样。

    “没有,我接受处罚。”金燕没有为自己辩解。

    “去吧。”柏寒急急的上了楼。

    书房中,程森伫立在窗前,望着远处。

    “程少。”柏寒敲门,进来:“金燕已经去领惩罚了,我会多安排几个人暗中保护苏宸。”

    “柏寒,程氏的内部处理怎么样了?”程森没有追究今晚的事,他知道贝晶涵在苏宸和他的身上下了血本。只是,某个女人又该不高兴了,怎么办呢?想到这,程森不自觉的笑了。

    “按照程少的决策,已清理完毕,现在的程氏注入了一大批新鲜的血液,他们的手伸不进来了,只是老宅那边怕又不得安宁了。”柏寒不知道程森在笑什么,见他根本没有在听自己说的,识趣的离开。

    欧阳杰的庄园中,没有因为黑夜的降临而归于安静,反而格外的激烈,喧嚣。不远处的草地上,十几个人正在格斗,招招制敌,带着狠劲。

    看着这一幕幕,苏昕本以为会很反感这些,可没想到的是她的内心竟萌生出一股兴奋的冲动。如果不是碍着欧阳杰在这,她早就冲过去了,仿佛只有与人痛快的打一架,才会舒服些。

    “要不要试试?”欧阳给了她一个眼神,试试苏昕。

    苏昕踌躇了下,点头:“我试试吧。”

    “停,停下,大家停下。”欧阳杰抬手高喊道:“今晚放三个小时的假,我们有贵客来了。”说着,拉着苏昕往陆续停下来的他们走去。

    一个满脸汗水,胸口起伏的女子走上前藐了苏昕几眼:“老板。”

    “韵寒,来介绍一下,这是苏昕,b大高材生。”欧阳杰自然的揽着苏昕:“苏昕,这是林蕴含,‘狱门’里最优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