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分钟后,车子稳稳的停了下来,苏昕挣开双眼,向车外看去,只一眼,震惊中。

    这哪里是庄园,根本就是个农场。一眼看不到边的果树和远处绵延盘踞的山峦,都躲在浮游的雾气中。最让她吃惊的,是那些每隔几十米的路灯,闪着炽白的光,刺眼,照的这方圆十几里亮白如昼。

    苏昕下车,欧阳杰也下了车。

    “怎么样?”欧阳杰张开双臂闭上双眸,深深的呼吸。

    “这是农场,你用农场和庄园比,不觉得太。。。。。。?”

    “农场加庄园,走,庄园在里面,上车,带你看看去。”欧阳杰拉着她进了车,白修脚踩油门,车子驶进前面缓缓打开的大门。

    看着身后的大门慢慢的关上,苏昕有种深入宫墙大院不见天日的感觉。

    车子不快不慢的开着,白修如同一个机器人,似乎没有呼吸。苏昕坐在后面,盯着前面,没一会儿,远处近处,树影下出现了一个一个莹莹的亮光。起初,她以为自己看错了,可亮光越来越多,有的呈现绿色。随着亮光多到数不过来,苏昕隐隐的猜到了什么。

    “你这里养狼?”狼的眼睛就会发光,而且还发绿光,苏昕头皮隐隐发麻,难道欧阳杰接近她只是为了给自己养的狼找口粮?

    苏昕不敢往下想。

    “想什么呢?”欧阳杰敲了她脑门一下:“这些都是庄园里负责巡视的狗。”

    闻言,苏昕暗暗的松口气,悄悄移了移身子,拉开和欧阳杰之间的距离。

    后背,已经湿透了,凉意一阵一阵袭来,被车里的冷风一吹,阵阵寒颤。

    “你以为这是狼?”察觉到苏昕的神色变化,欧阳杰表情怪异的看着苏昕:“女生的脑子里都会想些什么?”能把狗当成狼,也是没谁了。虽说是在夜间,可这儿和白天并无多大区别啊。

    “没有。”苏昕立马否认,近了,终于看清这些发光源的本尊了,一只一只毛发发亮的狼犬,规规矩矩的立在两边,在它们主人的车子经过时,有的还举起前腿,直立起来。

    此时,苏昕哪里能想到,这次经历会害苦了她,以至于第一次行动中把狼误当成狗,命差点都交代了。

    “谁会养狼?”欧阳杰以为她被吓着了,可他不知道的是,苏昕是被自己的想法吓着了。要是知道了苏昕怎么想他的,那够他笑上三天的。

    “我在新闻上看到有人养虎,真要有人养狼也不足为奇吧。”苏昕紧靠着车门,怕欧阳杰看到她额上的汗珠。

    “也不过养个一两只,当成宠物,谁会养虎养狼养一大群。”

    苏昕不在接话,静静的看着车外。

    “到了。”随着前方出现一大片白气氤氲的草地,车子缓缓的慢了下来。

    下了车,苏昕才看到欧阳杰嘴中庄园的真面目,藏身在这片果园中白墙红瓦的建筑还真是别具一格,笼罩在白炽的灯光下,宛如少女。

    “怎么样?”欧阳杰看着苏昕,唇角高高的上扬。

    “看完了,我可以走了吧?”一路上,苏昕从没有断过一个疑问,就是仇铮为什么要这么做?苏昕话刚落音,庄园后面传来一阵嘈杂声。

    “别急,走。”欧阳杰理所当然的拉起苏昕的手:“看看我的人怎么样?”

    这一次,苏昕没有避开。欧阳杰牵着她,长腿如风,苏昕差点跟不上。庄园的后面,有一个篮球场大的泥坑,里面有许多人正在对打。看着眼前这个震撼的场面,苏昕更加不明白欧阳杰今

    晚为何一定要带她来看这个。

    欧阳杰指着泥潭问道:“怎么样?”

    “他们是?”泥坑中,十几个人被泥浆糊的分不出男女,只能从声音上辨别,男女似乎对半

    “他们都是我欧阳家族的人。”欧阳杰目视着泥潭,眼角的余光却留在苏昕的脸上。

    “你给我看这个,说这个,你想表达什么?”苏昕清楚,和鹿哲认识的人肯定不是什么简单的人,鹿哲是,程森是,文轩也是,那欧阳杰更是。可是,欧阳杰专门带她来看这个,难道真的

    只因为她今晚的心情不好吗?

    “不想表达什么,说了,怕你心情不好。”欧阳杰收回余光,眸中藏起一抹耐人寻味,难道她和程森真的没有什么?难道真的是他的判断错了?

    “那好,现在我看过了,我可以走了吗?”泥潭中继续,并没有因为他们的到来有丝毫的影响,甚至,苏昕怀疑,那些发疯般的泥人根本没有注意到他们,他们眼里只有自己的目标。可苏

    昕哪里知道欧阳杰给他们的规则,不把对方打趴下,今夜不许休息。

    “这么快就要走,我还没带你参观参观呢!这不好好参观一番,怎么给我和鹿哲的打分。”

    “求你饶了我吧,我明天还要上班。”苏昕今晚没有心情,仇铮真的要对她下药吗?为什么?又这么巧的被欧阳杰看个正着?心里有个声音一直在命令自己不要想这个问题,可总是不由自

    主。“有没有兴趣到我这里来?”

    “到你这里,来干什么,摘水果?”放眼瞅了一圈,苏昕真的想知道欧阳杰的葫芦里装的什么药?

    “哈哈哈。”欧阳杰愣了一下,放声笑起来:“开个玩笑,时间确实不早了,等你休息,我去接你再来。”

    回去的路上,苏昕迷迷糊糊,差点睡着,到了家门前,被欧阳杰叫醒困。

    看着苏昕拐进巷子里,欧阳杰脸上的笑退散的干干净净,一双深邃的眸子折出一道冷光:“查的怎么样了?”

    白修动动手指:“苏昕,今年二十二,b大,文轩的学生。一个月前,曾频繁进出程森的庄园,原因不详。鹿哲和她似是很熟悉,她和甄煜城的妹妹甄琪多次接触鹿哲,并去鹿哲的专用房间

    喝酒。”

    “看来我的判断还是正确的。”欧阳杰望着空空的巷子,眸光晦暗。

    “是的,老板,接下来有什么计划?”

    “等苏昕这条小鱼自动跳进来。”欧阳杰收回目光,闭上双目。

    犹豫一下,白修还是说出了自己的判断:“老板,苏昕在程森的眼中若不足为重,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