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晶涵的眼睛亮了起来,回到自己的车上。程森的默许对她来说是一个信号,一个好的开头,尽管他惜字如金,但对她来说,足够了。

    兰博基尼驶进老宅大门,宾利不急不缓的跟在其后。

    老宅正厅里,坐着四个人,听到李嫂说车子进了宅院,程家老太太满芝菊坐不住了,拄着拐杖向外走去。

    “妈,你干什么?”程峰忙跟了上去,伸手去扶满芝菊。

    “不用你扶,我去看我的重孙子。”满芝菊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今天不能让阿森把我重孙子带走了,留这两天,让我稀罕个够。”

    “妈,你和那小子说去。”程峰笑了,他也想把苏宸留下来,奈何张不了嘴,拉不下来脸面。

    “你拉不下来脸面,就让你妈替你出头。”老太太回头瞪了程峰一眼,满脸嫌弃加幸灾乐祸:“你呀,就是活该,成天想让他娶这个千金,见那个名媛,我孙子还能愁找媳妇?”

    闻言,程峰不乐意了:“妈,谁成天要抱重孙子的,要不是你一天一天的在我耳边叨叨的,我去找那个不痛快?”

    “我就是要抱重孙子,其他的我不管。”满秋菊摆摆手,拄着拐杖,略弯着腰,快步走着:“不跟你废话了,都耽误我见重孙子的时间。”

    “好,好,不说话。”程峰叹气,稳稳的扶着老太太。

    正厅内,程玲玲偎在江栀子身边:“妈,你看我爸和奶奶又开始了。”

    “这哪跟哪儿,你太奶奶还没出来呢!”江栀子看着身边的女儿:“他们光想着重孙子了,都不问问这重孙子,孙子是打哪儿来的。”

    “妈,我哥那些事,你不用想都知道,我这侄儿肯定是他和哪哥女人一夜过后留下的。不过这个女人胆子也真大,竟然敢把我哥的孩子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生下来。待会儿,我一定要问我哥,那个女人是谁。”程玲玲掐着手指,在算着什么。

    “你这孩子,瞎说什么。”江栀子轻轻的点了点女儿的头:“别乱给你哥安帽子,小心你哥听到了,让你去他那儿。”

    “别,我可不去他那。”闻言,程玲玲变了脸色:“妈,你当我什么都没说。”

    只不过心血来潮的去了庄园一次,就发现了苏宸这么个大秘密,不过,她可没忘记程森当时的眼神,想想都打颤。可这也不能怪她,要不是遇到了贝晶涵,她才不去呢。

    正说着,程峰和满芝菊牵着苏宸回来了,他们的脸上依然带着笑意,只是这笑带着些许心思。江栀子疑惑,随着程森和贝晶涵进入视线后,便明白了几分。

    “妈,是贝晶涵。”看到贝晶涵,程玲玲立马换了一张脸,怎么哪哪儿都有她呢。

    “我看到了,玲玲,去吩咐李嫂上茶。”

    “知道了,妈。”程玲玲答应着,出了正厅时又回头看了眼。

    进了老宅后,贝晶涵跟在程森的身边,牵着苏宸,一路无话。

    直到程峰和老太太迎来,她才开口说话,当然,也没有漏掉他们眼中的疑惑和客套,全然没有了五年前第一次来的热情和融合。

    “程伯母。”到了近前,贝晶涵把苏宸拉到身前,双手放在他的肩上。

    江栀子没有立即应声,她的目光不着痕迹的落在苏宸的肩上和贝晶涵的手上,然后又打了眼一旁的儿子,当下又明白了几分。

    “晶涵,坐。”恰在此时,李嫂捧着茶盘进来上茶。

    “奶奶,伯父,伯母,李嫂。”贝晶涵一一喊道,连李嫂也没落下。李嫂放下最后一杯茶,对贝晶涵笑了笑,退了出去。

    “晶涵,坐。”江栀子说着话,扶着满芝菊坐下,然后坐在了老太太的身边。

    待程峰和贝晶涵坐下后,厅上所有人的目光全投向刚坐下的程森身上,包括一直安静不语的苏宸。

    空气凝聚不动,仿佛凝固一般。程森淡淡的环视一圈,目光最后放在苏宸身上:“奶奶,爸妈。”

    “宸宸,过来给奶奶看看好不好?”江栀子心中如明镜,儿子的性格她知道的,不想说的事不愿多讲一句,贝晶涵今天怕是要失算了。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苏宸竟然是贝晶涵的孩子。

    贝晶涵的一颗心提在心尖上,见程森什么也没说,突突跳动的心‘怦’的跌落下去,心底不住冒出一道声音稳着自己:“不急,不急,进了程家老宅已经垮了很大一步了,再说,老太太和程伯父,伯母肯定明然于胸,不用说,他们也清楚。”

    “奶奶,太太。”苏宸走到江栀子和老太太身前轻轻的叫道。

    坐在一旁的程峰听不得苏宸的声音,心里跟有只猫儿在抓一般,如果不是贝晶涵在的话,他早忍不住抱苏宸了。

    “乖,真乖。”江栀子没说什么,一直面带微笑。老太太把苏宸又拉近自己一点儿,摸着他的脑袋,半眯着眼,认真的端详着,这张小脸和阿森太像了。

    气氛一时尴尬起来,江栀子给了程峰一个眼色,程峰选择没看见,气的江栀子瞪了他一眼:“晶涵什么时候后回国的?”

    “伯母,我一个月前回国的。”来之前准备好的一番说辞,由于程森闭口不提她和苏宸的关系,此时只能压在肚子里。贝晶涵不安,自始至终,程森的目光没有看她一下,好像她不存在一般。从她在老宅门外等到程森开始,到现在坐在这厅上十分钟有余,程森的目光没有在她的身上停留一秒。

    “在国外怎么样?”江栀子用眼角的余光扫视了一眼满芝菊,发现老太太正和苏宸玩的不亦乐乎,一副老顽童的模样,苏宸也是配合。在看看程峰,板着脸,不知在想什么。

    “不比在国内,但是我在布兰奇老师那学到了很多东西。”贝晶涵调整下情绪,让自己回到一个很好的状态。

    “晶涵,像你这么拼的女孩真是很难得了。”看着贝晶涵这张脸,江栀子思绪万千,五年前的一幕频频出现在眼前。如若当年贝晶涵没有一声不响离开的离开儿子,眼下怕是另一番情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