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找我,不是我让她喝的,也不是文轩叫她喝的,是她自己要喝的,我们劝都劝不住。”鹿哲一见情况不妙,立马撇个干净,顺带把文轩也带进来,把他拉到自己这一边,这样一来,文轩就不会置身事外了,落井下石,还能帮他一把。

    程森没说话,走到苏昕的面前脱下西装裹在她的身上。

    见此,鹿哲又不要命的的嘴贱起来:“啧啧啧,我们的程少什么时候开始这么会照顾人了,文轩,你是不是该学着点。”尽管程森的脸色不好,可他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嘴。

    程森看着睡着的苏昕,心底慢慢升起一股异样的感觉,这种感觉越来越甚,直至整个包围他.,

    “你们,怎么了?”文轩转动着手中的酒杯,犹豫了一下问道。

    “没什么,闹了点别扭。”程森端起苏昕没喝完的红酒,灌了一口。

    “这么说,程森你承认了,真够可以的,我的良苦用心总算有人体会到了。这下好了,什么时候能喝你们的喜酒,我的大侄子。”鹿哲瞪了眼没有一点变化的文轩,像是自己要娶媳妇似的。

    程森晃了晃杯中的红酒,没理他:“贝晶涵找我了。”

    “什么?”鹿哲脸上的笑意立马褪去:“重归于好?”说完,他看了眼醉在沙发上的苏昕,挑了挑眉。

    文轩动了动眼皮,没说什么。程森和贝晶涵的事与他人无关,他只希望苏昕不要夹到他们的中间。

    “怪不得苏昕要喝酒。”鹿哲有些心虚,坐下,又站起:“接下来准备怎么处理?”苏昕和程森之间,一直都是他在撺掇的,要是程森真的旧情难忘,那苏昕怎么办?

    程森喝完杯中的酒,转身抱起苏昕。

    鹿哲冲着他后背喊道:“苏昕刚才哭了,哭的很伤心,但什么也没说。”他怎么能忘了还有贝晶涵呢?五年来程森一直保持单身,不还是因为忘不掉贝晶涵吗?真是脑子抽了,撺掇他和苏昕。这么好的一个姑娘,早知道还不如我自己留着。鹿哲是一百二十个后悔,但脸上却不能露出一点儿,还有个文轩呢。除了文轩,还有甄琪。要是甄琪那丫头知道了,该早找上程森的门了。想到甄琪,鹿哲唇角不觉得挽起一抹弧度。

    程家庄园,夜已深,程森的房间依然亮着灯。房间内,程森卷着袖子,坐在床为苏昕擦脸。由于喝酒的缘故,苏昕的脸很红,像熟透了的樱桃。脸上的温度很高,摸着有些烫手,担心她发烧,程森一遍一遍的给她擦拭着。

    门外,苏宸穿着睡衣,拖着拖鞋轻轻的走进房间,趴在门边瞅着。

    “进来吧。”程森回头看了苏宸一眼。

    闻言,苏宸急忙跑进来:“程叔叔,妈咪怎么了?”

    “没什么,回去睡觉吧。”程森又给苏昕换了条毛巾,摸了摸他的头。

    “知道了,程叔叔。”苏宸很想留在这陪苏昕,但他知道程森不允许,还是等明天再问妈咪吧。

    妈咪今天为什么不声不响的就走了?难道是因为今天上午来的妈妈吗?是不是他的妈妈来了,妈咪就不要他了,如果这样,他会告诉妈咪,以后再也不见这个妈妈了。

    清晨,窗外传来叽喳的鸟叫声,苏昕仿佛做了一场梦,她们家周围都是住家,哪有鸟叫声。

    睁开发沉的眼皮,苏昕才知道自己睡在哪,知道自己睡在哪,苏昕想起昨晚的事,低声骂了一句:“该死的鹿哲。”不用问都知道她之所以睡在这是谁的功劳

    起身到洗浴间洗了把凉水脸,清醒后,苏昕蹑手蹑脚的打开房门,小跑来到楼下,刚到一楼,大厅里传来熟悉的声音。

    “贝阿姨。”是苏宸的声音。

    贝晶涵来了,苏昕放慢脚步。

    “苏宸,你该叫我妈妈。”贝晶涵温柔的纠正苏宸的称呼。

    苏昕没有在听下去,后面苏宸究竟喊贝晶涵叫阿姨还是叫妈妈,她无从得知。

    一晃间,一个星期过去了,苏宸,程森,鹿哲等等像读了一本书,合上后,结束了。

    t市博物馆,办公室里,苏昕放下手中的资料,伸伸腰身,嗅了嗅桌上百合。

    “要咖啡还是要茶?”甄琪一手端着一杯咖啡,一手端了一杯茶进来。

    “茶。”苏昕上前接过茶深深的吸了一下:“谢谢。”

    “就知道你喜欢喝茶。”甄琪抿了口咖啡,嘚瑟。

    “我下班要去买东西,你去吗?”

    “不去哰,宝贝,我和方宽约好了。”甄琪笑靥如花,美眸如星。

    “你和方宽发展到什么地步了?”

    “放心,不带他见过我哥和我爸妈,得到他们点头认可,我会守好最后一道防线的。”甄琪笑着,双眸如夜空中的星星,璀璨亮眼。

    “我不关心这个。”苏昕服了她,丢给她一个白眼:“我没有这么八卦,我想问的是方宽这个人怎么样,你们也处有一小段时间了,你觉得他符合不符合你们甄家的标准?”

    “甄家的标准,别提那玩意。只能说男人的的标准,还行,就是和我哥比差一点。”甄琪两手抱着咖啡杯,一本正经的回答:“虽然他各方面都比不上我哥,但有点他一定比我哥强。”

    “别掉我胃口。”苏昕伸手打了她一下:“快说。”

    “他比我哥暖心,我哥整天冰着一张脸,最近更甚,像是从万年冰川下面刚挖出来一样,我见到他都躲着走。”甄琪做了个夸张的表情,抖了抖身子。

    “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带方宽见你爸妈和你哥哥?”

    “最近不敢,我哥也不知怎么了,我都给他愁死了,你说那贝晶涵有那么好吗?人家都不稀罕他,真丢我甄家的脸。”说起贝晶涵和她哥,甄琪就有些来气。

    “贝晶涵之前不是一直都是你的偶像吗?她要是做了你的嫂子,你不高兴吗?”贝晶涵,为什么这三个字会这么重呢?苏昕咬咬嘴唇。

    “那是以前,现在不一样了,再说了,我之前一直中意你做我的嫂子,哪成想。。。。?”甄琪放下喝空的咖啡杯,耸耸肩,不明白苏昕为何拒绝她哥。

    “哪成想没如你所愿。”苏昕接口道:“不说这个了,还是说说方宽吧。”

    “方宽家境不好。”甄琪踌躇一下:“不好到什么程度我也不知道,但据他自己所说,很差很差。他爸妈都没有正式工作,身体也不好,下面还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一个上高中,一个上初中。他告诉我他爸爸前两天来电话,在电话里郑重的告诉他,以后家里就交给他了。抛却这些,方宽真的是个很优秀的男人。”

    “你担心他的家境会成为你们之间最大的障碍,你怕伯父伯母和煜城哥不同意,是吗?”苏昕有些心疼,看甄琪的表情,她就知道说这些就想叫她给出主意。

    “是的。”甄琪撇撇嘴,似是难倒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