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学长,不好意思。”鹿哲已经上了车,发动了车子,开始倒车,苏昕不敢打这个赌,怕坚持下车会伤了自己。仇铮点头,面带微笑,表示没事。

    “文轩,你走不走,不走你就坐仇铮的车吧。”说话间,车子已经进了主路,文轩无奈,和仇铮点点头,快步上了车。苏昕没看到,在文轩转身后,原本面带微笑的仇铮立即晦暗不明。

    车上,鹿哲哼着歌,那副表情真让人看的牙痒痒。

    兰博基尼逆行开着,路上正常行驶的车辆都主动避让,苏昕默默的看着车外,心中一阵默然。

    “在想什么,这么安静。”鹿哲从后视镜看了她一眼,不哼歌了。

    “安心开车,前面是拐弯处,走右边。”文轩微皱眉宇,显然他不喜欢这个样子。

    “你不要指挥我,你说你都是什么事,竟然胳膊肘往外拐。”想到刚才的事,鹿哲就憋起一股气。

    “对付仇铮还需要我们两个人出手吗?那可不是你鹿哲。”文轩轻描淡写的瞥了他一眼,眸光飘向车外。

    “我靠,你早说啊,早知道就让你出手了,弄得我跟女人似的,你倒好,翩翩有礼,b大教授。把我名声搞坏了,我要是找不老婆,文轩,你的负责给我找老婆。”鹿哲砸了下方向盘。

    “你找不到老婆怨我吗?你艳名远播,声名在外,这我可没帮过你的忙。”文轩轻飘飘的一句话给鹿哲堵了回去,且都说到了鹿哲特点。

    听到这儿,苏昕才领教出文轩的厉害,沉默的人才是最可怕的,对文轩不禁起了几分远离感。

    “好好好,我说不过你。”鹿哲认怂,无从辩驳。

    到了‘青恋’,鹿哲带着苏昕和文轩来到他的房间,从酒架上取出一瓶红酒启开:“今天苏昕在,我们就喝红酒吧。”

    文轩接过鹿哲手中的酒看了一眼:“这酒,我记得你说过只剩三瓶了吧?”

    “苏昕过来,那些酒哪能拿的出手呢?”

    “今天要不你把剩下的两瓶全拿出来,要不你就等着程森吧。”文轩拿过酒杯,半是威胁半是调侃。

    “行,你狠。”鹿哲红着脸,憋了一会儿,挤出这几个字。

    苏昕看着他们,有些羡慕,本不想喝酒的她接过文轩递过来的酒,轻轻的抿了一口。也许是苏昕喝不习惯吧,酒虽醇香,她却不喜欢,因为她喜欢喝甜的酒。

    “这是这个月新聘来的厨师做的点心,尝尝,不好吃的话我让他们滚蛋。”

    “谢谢。”苏昕捏起一块乳白色的点心,放进嘴中。

    “我不喜欢听这个写字,我已经和下面说过了,以后你要是想来,直接来,来我的房间。”鹿哲拍拍她的肩膀,碰了碰她面前的杯子。

    苏昕举起酒杯,喝了一口。其实,鹿哲这个人还是不错的,不像文轩和程森,心思都太深沉了,让人捉摸不透。

    此时,文轩像是听到苏昕内心想的东西,沉眸看了看她,对上他的眼眸,苏昕忙举起酒杯,又喝了一口。

    程森和文轩的眼睛,是望也望不到底,不像鹿哲,他的眼眸熠熠生辉,如同黑夜中远处的一盏灯。

    “来来来,在碰一次。”鹿哲很兴奋,跟个小孩似的,对着苏昕的酒杯碰了碰。

    不想扫他的兴,苏昕仰起脖子,杯中的红酒见了底。

    “来,在斟上,今晚喝个痛快。”鹿哲为她倒好酒,这次比上次倒得多了不少,文轩微微皱下眉,拿起酒自行斟上。

    “我们三个碰一个。”鹿哲端起酒,走到苏昕和文轩的中间倾着身子,撅着屁股:“苏昕小姐,请。”

    苏昕哭笑不得,三个杯子‘叮’的碰在一起,这一次,苏昕又喝个杯底一滴不剩。

    鹿哲见状,转身又取来一瓶红酒,文轩动动薄唇,没说什么。

    第二瓶酒三个人喝完后,苏昕的脑袋开始大了起来,舌头,嘴巴,眼睛似乎也不听自己的指令了,眼泪控制不住的哗哗的留了下来。

    昨天,今天,为什么会这样?不是亲口答应我这件事交由我来处理的吗?为什么一转身他就去见了贝晶涵,带了贝晶涵来认苏宸。不是说好今天上午去领证的吗?为何成了他们一家三口的相聚?不是说给我订好了时间?为何我的手机响了,他却没有出现呢?

    心像是被谁紧紧的扼在手掌中,难受的快要无法呼吸。

    泪,像连线的珠子,一滴接着一滴的滑落。

    “你怎么了?”见苏昕哭了,鹿哲慌忙放下手中的杯子,抓来一包抽纸:“喝的好好的,怎么哭了?是不是我刚才做的过火了,你生气了?”手忙假乱的为苏昕擦眼泪,鹿哲头大了,他见不得女人哭。

    文轩惊愕一会,什么也没说。

    喉间像被堵住一般,苏昕说不出话来。

    “这样吧,要不我打电话给仇铮,叫他过来,我不是故意的。”鹿哲说着伸手去那手机,被苏昕阻止了。

    “不是,跟你没关系,我心里难受。”

    鹿哲一听,脸色松了一下,随即又紧了起来:“你为什么难受,谁惹你了,说出来,我去找他。”

    “没谁。”摇摇头,苏昕端起酒杯,被鹿哲给压了下来:“别喝了,你这样子要是被程森看到了,我可吃不了兜着走。”

    “让我喝一点吧,我比刚才舒服多了。”喝了酒才能肆无顾忌的哭出来,这要没喝酒,她怎么会在文轩面前落泪呢?

    “好吧,你喝吧,不够我再给你取。”回头看了眼文轩,文轩递给他一个眼神,鹿哲这才起身去取酒。

    “谢谢。”头越来越晕,脑袋越来越眩,苏昕想在自己失去意识前把自己喝醉,这样今夜就能睡个安静的觉了,昨天的,今天的,统统都去吧。程森,苏宸,贝晶涵,都散了吧。

    迷糊间,苏昕记不清自己又喝了几杯酒,只知道自己的脑袋越来越沉,越来越沉,接着就什么也不知道了。苏昕醉睡后,鹿哲擦了把额上的汗:“文轩,怎么办?”

    “打电话给程森,叫他来把人带走。”

    “是呀,我怎么给忘了,女人真是麻烦。”鹿哲一边拨电话,一边嘀咕道。

    十几分钟后,程森黑着一张脸,打开了鹿哲的房门。沙发上,苏昕歪着头,沉沉的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