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陷入的有多深,今天摔得就有多痛。

    或是自己太矫情了?

    她说不清楚。躺了一会儿,肚子咕咕的脚了起来,苏昕爬起来走进厨房,出来的时候才发现餐桌上留下一张纸条:妈出去工作了,下午回来,看到字条不要跑,等我回来。

    吃过饭,回到卧室躺在床上,家里真的冷清,怪不得妈出去找工作。

    迷迷糊糊中,苏昕又沉沉睡去,直到门口传来开门声,苏昕才起床。怕司秋菊看出什么,苏昕对着镜子笑了又笑。

    “你还直到回来,知道家里还有个老娘,还不错,还不错。”司秋菊放下手中的菜,啧啧道:“怎么样,那小崽子在那儿过得好吧?”

    “好,程森是什么人,怎么会过的差那。”苏昕接过菜,提向厨房:“妈,你什么时候上班的,怎么也不和我说一声。”

    “你沾家了吗?和你说,和你说有什么用。”司秋菊锤着腰,坐到沙发上:“为了给你赚点嫁妆,真是累死我了。”

    “我连对象都没有,你倒把嫁妆都想到了,可不愧是我的亲妈。”

    “对象没有你赶紧找啊!”司秋菊不满的瞪圆了眼:“你没对象你还有理了,我给你赚嫁妆还我不对了。”

    “没有,没有。”苏昕赶紧摇头:“我妈都是对的。”

    “得,别给我来这一套。”司秋菊一摆手,表示这招不管用。

    “妈,你做的什么工作。”

    “家政。”

    “做保姆?”苏昕停下手上的动作,伸出头来。

    “不是,说白点就是佣人,但是这份工作有和别的家政不一样。”

    “那你说说。”

    “我应聘的主家不是一般人,你说程森的住处是个庄园,我主家的住处也是座私人庄园,叫‘德泽’庄园,很大的,之前一直闲着,庄园的主人在国外,现在回国了,就应聘佣人打扫,一共聘了十二位,六男六女,还有一位管家,不过不是聘的,是庄园主人的管家。”

    “管家严苛吗?”

    “很好的,这份工作比一般的工作轻松,没人指手画脚,薪资比别人家的高。”司秋菊很满意这份工作:“你好好实习,争取找个好工作,忘掉程森,给我领回一个女婿,生个宝宝,我立马去辞了那工作。”

    “知道了,知道了,妈,我明天没事,去看看。”苏昕岔开话题,不管她说的什么样,明天她的和司秋菊去看看,要是工作繁重,当即给她辞职。

    “行嘞。”司秋菊打开电视,美美的靠在沙发上看起来了。

    吃好饭,司秋菊洗漱好上了床,没一会儿呼呼睡去,真的累了。苏昕洗刷好,没有一点困意,换好衣服,决定出去走走。

    庄园餐厅里,苏宸今天格外的安静,小家伙坐在餐桌前,双手托腮,一言不发。柏寒坐在苏宸的对面,脸面绷得笔直。

    二人旁边,程森沉着一张脸,墨黑的眸子忽明忽暗,不知道在想什么。

    半响,佣人上完最后一道菜后,退了出去,走在最后的刘婶面露难色,犹豫几秒,返身回来:“程少。”

    “刘婶。”程森薄唇微启,面上终于换了一种表情。

    “上午,我在后门看到苏小姐了,她走的很急,还和我撞到了,检查我没有大碍后,急匆匆的走了。”自从程森住在这个庄园起,刘婶就在这了,有些事,她也不老眼昏花,看的很清楚。

    “她有没有说什么?”

    “没有。”刘婶摇头。

    “我知道了,刘婶。”程森面上现出一丝凝重。

    刘婶点下头,转身忙活去了。

    饭桌上,三个人各自吃着饭,谁也不说什么,苏宸吃的比往常要快,但吃的很少。

    “程叔叔,柏寒伯伯,我吃好了,先上楼了。”

    程森点点头,柏寒笑笑,苏宸起身上了楼。

    苏宸走后,餐厅愈加的冷清,程森放下筷子:“柏寒。”

    “程少是不是觉得这件事没有这么简单。”

    “走,去找贝晶涵,问个清楚。”程森站起来,抄起身后的西装。

    “程少,要问也不能问贝晶涵,应该你去问苏昕小姐。”柏寒摇头,都说恋爱的人智商堪忧,看这个样子,程少怕是真的爱上苏昕了。

    程森愣了一下,缓缓的放下西装:“我知道了,柏寒。”

    不知不觉中,苏昕走的很远了,回过神来的她决定返回去,好好的睡一觉。

    还没走两步,一辆黑色的卡宴停在她的面前,苏昕停下脚步,警惕的往后退了两步。

    车门打开了,仇铮一脸受伤的说道:“苏昕学妹,你就这么防备我?”

    “没有,没有。”苏昕顿觉尴尬,笑着:“我不知道车上的人是仇学长。”

    “我开个玩笑,苏学妹不要在意。”仇铮边说边打开后边的车门:“学妹赏个光,我们去坐坐。”

    苏昕犹豫下,决定上车,与其回去睡闷觉,还不如去聊聊天,侃侃地。

    “苏学妹,请。”

    “哎呦,我说这谁,啊!”苏昕刚要抬腿上车,听到这个声音,就知道嘴欠的人来了。

    果然,红色的兰博基尼停在卡宴的车前头,鹿哲伸着头,一副不认识他们的表情,贱笑着。

    “你怎么这样停车,这是逆向行驶。”

    “我不喜欢把车停在别人的车屁股后面,逆向行驶又怎么了。”车门打开,鹿哲回头看了后面一眼:“我这叫车技高超。”

    “行行行,你车技高超。”她不是甄琪,不想和鹿哲掐个不停,更何况,今晚没心情。

    “鹿少。”见是鹿哲,仇铮谦谦伸出右手。

    鹿哲像是没看到,直接跨过,走到苏昕的面前:“走,上车。”

    苏昕刚要怼他,文轩从车上下来,走了过来。仇铮吹吹被鹿哲晾在一旁的手,又伸向文轩:“文少。”

    文轩点头,出手与仇铮相握:“仇少,好久没见你了。”

    “家里有点生意,去了国外一段时间,今天刚回来。”仇铮和文轩都是同一类人,面谦性儒,风度凛然,两人寒暄着。

    鹿哲撮嘴,抬臂揽上苏昕的肩:“走了,文轩。”

    “文教授。”文轩和仇铮寒暄后,这才看向苏昕。本想甩掉鹿哲的手臂,碍于文轩此时的身份和高文渊教授的那番话,苏昕还是有所收敛。

    “鹿哲。”文轩挑眉:“仇少先约了苏昕,招呼打过了,我们走吧。”

    “我说你个文轩,你什么意思,你不知道这个家伙对苏昕有意思,你就这么把她留在这。”鹿哲边说边用力,半推半拉之间,苏昕被他塞进了车里。

    坐在车上,苏昕才知道鹿哲的劲又多大,本想掰开他的手臂,却怎么也掰不动,犹如铁爪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