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里,静悄悄的,苏昕靠在床上,拿起手机,八点多了,程森怎么还没回来?握着手机,苏昕的不安慢慢扩大。

    “妈咪,你起床了吗?”门外,传来苏宸的声音。一听是苏宸,苏昕忙起来去开门。

    门一打开,苏宸伸开双臂,紧紧的抱着她:“妈咪,程叔叔呢?”说着,偷偷的往她的身后看了看,确认卧室里没人后,小家伙的圆眸中升起一阵失望。

    “程叔叔出去了。”苏昕抱着他,吃力的回到床上:“昨晚什么时候回来的,你有没有表演节目?”

    “有啊,有啊。”一听苏昕问起昨天的事,小家伙兴奋啄着脑袋:“妈咪,我唱歌了,同学们都说唱的很好听。”

    “那你唱什么歌?”

    “‘世上只有妈妈好’,我想唱给你听得,可是柏寒叔叔和金燕阿姨说你不能来。”说着,苏宸脸上弥上一层失落。

    “你为什么不提前告诉妈妈呢?你不跟妈妈说,妈妈都不知道啊!”苏昕伸手刮了刮他的小鼻子。

    “我想给你个惊喜吗?昨天早上上学的时候,我和柏寒叔叔说了,柏寒叔叔答应我了,可到下午,他说找不到你了。”小家伙很委屈。

    “妈妈昨天回去看姥姥了。”苏昕汗颜,昨天下午,柏寒根本就没有找她,她好像一直和程森在一起的吧?

    苏昕不敢看苏宸的眼睛,跟个孩子撒谎,真是没皮没臊了。

    “妈咪,我知道你昨天下午为什么不来?”苏宸骨碌着眼睛,神秘兮兮的趴在苏昕的肩上:“你昨天下午是不是和程叔叔呆在一起啊?”

    闻言,苏昕石化,不知道该如何回应苏宸的问题。

    “妈咪,你不要害羞,你看程叔叔多帅,妈咪,我喜欢程叔叔,你和程叔叔在一起好不好,这样你就不会离开我了。”苏宸窝进苏昕的怀里,声音越来越小。

    面对苏宸的请求,苏昕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

    程森是谁,什么身份,她想,苏宸第一次跟着他走就知道了,这些天过来,苏宸应该接受了自己的身份,接受了程森。。。。。

    “妈咪,程叔叔是不是我的爸爸?”

    苏宸打断了她的思绪,举起手臂抱着她的脖子:“妈咪,我想要爸爸,我也想要妈妈。”

    苏宸说到这,苏昕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苏宸,如果你的亲生妈妈想找你,你还希望我和程叔叔在一起吗?”

    苏宸的眼睛一亮:“妈咪,你是不是找到了我的妈妈?”

    “嗯。”苏昕点头,她不能骗孩子。

    “那我能见见她吗?”苏宸轻轻的问道,往苏昕的怀里缩了缩。

    “可以,她是你的妈妈,你想见她就见她。”

    “妈咪真好。”终究是个孩子,苏昕的问题他已忘记了,苏昕也忘记了追问。

    抱着苏宸坐了一会儿,苏宸又问道:“妈咪,我什么时候可以见到我的妈妈。”

    “今天吧。”见苏宸激动期盼的小眼神,苏昕只得投降,等下就和贝晶涵联系,约定见面的时间。

    “妈咪,真好。”苏宸翘起脑袋,在苏昕的脸上吧唧了一口。

    正和苏宸嬉闹间,手机响了,拿起手机一看,是个陌生号码,握着手机,心底升起一阵预感,这个电话肯定是贝晶涵打来的。手机一直响个不停,苏昕徘徊在接与拒接之间。

    在音乐快要结束前,苏昕划开了接听键。

    “苏昕小姐,你藏得可真深,要不是阿森告诉我,我还在等你的消息呢!”果然,手机里传来贝晶涵的声音,她接着说出来的话,让苏昕听得彻底寒了手脚。

    程森不是答应这件事交给她处理的吗?为什么,为什么他要出尔反尔?怪不得到现在还没回来?

    “苏昕小姐,我听阿森说,苏宸今天不上学,我现在能去庄园见见孩子吗?”

    “你随便。”木然的举着手机,苏昕挂了电话。

    “妈咪,怎么了?”见苏昕异常,苏宸站起来:“妈咪,你说话啊!”

    苏昕收起手机,勉强的笑道:“苏宸,回你的房间的收拾一下,你不是要见你的妈妈吗?她来看你了。”

    为什么心这么难受?仿若被人扼住喉咙,喘息艰难。

    苏昕紧紧的攥着手机。

    “她来了?”苏宸咬咬唇:“妈咪,我今天不想见她,你告诉她见面的事以后再说吧。”小小的眉宇拧在一起,出卖了苏宸的心事。

    苏昕欣慰些,收紧手臂,紧紧的抱着苏宸:“答应的事不能反悔,你回去换身衣服,她可能马上就来了。”

    “妈咪。”苏宸在犹豫。

    “快去,你不是很想见她吗?妈咪告诉你,她长得很漂亮。”苏昕起身准备洗漱。

    “那我去换衣服了。”苏宸走了,苏昕的心也飘了。

    口号胸前最后一颗纽扣,苏昕来到阳台,俯在扶栏上望着下面。楼下,烟灰色的劳斯莱斯和白色的宾利一前一后的缓缓停下,两秒后,程森,柏寒,贝晶涵和哪个光头的女人从车里下来。四人相视几秒,柏寒嘴唇跳动,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冷意从脚底一阵一阵蔓延全身,苏昕垂着冰冷如霜的手臂,仿佛被冰冻在那儿。

    楼下,程森已先迈步往楼里走来,直到光头女人从苏昕的视线中消失后,苏昕才反应过来,把腿就走。

    现在,她只想离开这里,一刻也不要多留。

    为怕和他们迎面相对,苏昕匆匆从后门的安通道离开。一路疾步,到了庄园大门,才发现手机落在房间里,权衡之后,决定回去取。

    半个小时后,苏昕返回到后门的安全通道,悄悄的上了楼。走到二楼的拐弯处,楼下大厅传来贝晶涵和苏宸的声音:“贝阿姨。。。。。”

    没心听他们聊什么,苏昕急急去房间拿起手机,又急急离开。由于走的太快,到了一楼时撞到了刘婶,查看刘婶无碍后,快步离开,留下一脸不知所以的刘婶。

    到了家后,司秋菊出去了,苏昕打开家门,疲惫的躺在沙发上。此刻,神情木然的她跟个布偶小丑一般。自嘲的腹诽自己,却不知该诽骂自己什么。

    傻,不知天高地厚,垫不清自己几斤几两,想攀上枝头做凤凰。。。。。。统统都不为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