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昕刚说完这一句话,贝晶涵着急了,张嘴想要说什么,被苏昕阻止了:“你先听我说。我不能就凭一张照片和你的一番说辞就认定这个孩子是你五年前丢失的孩子,万一你的人弄错了,怎么办?带大这个孩子,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这里面还有我妈妈的付出,我要回家和我妈妈商量一下,如果可以的话,我会带孩子的头发和你去做个dna。毕竟都是五年前的事情,我们一切都以事实说话,好吗?”孩子在程森的手上,贝晶涵找来,她哪能随意应允呢?再说了,程森好像不愿意苏宸知道贝晶涵是他的妈妈,这是他们的事,她没有权利决定什么。

    等她见到程森后,在说吧。苏昕琢磨自己的话,觉得没毛病。

    “好吧,我尊重苏小姐的意见。”贝晶涵收起卡:“真没想到,苏小姐是这么心细之人,若是早知道孩子在你这,我也就不用经常睡不好觉了。”

    “谢谢,我也不是什么心细之人,都是我妈妈照顾的多。”听贝晶涵一说,苏昕有些汗颜,如果不是碍于程森那,她肯定忍不住说出来了。

    贝晶涵没找到她之前,她对贝晶涵有敌意和抗意,可现在面对坐在自己面前的贝晶涵,她真的敌意不起来了。虽然贝晶涵对她有所隐瞒,但她确确实实是苏宸的妈妈,这一点从程森那证实了。五年没见到自己的孩子,这个中滋味,旁人无法体会。

    这时,贝晶涵似乎很轻松,也是,找到了她的孩子,心总算是落地了吧?苏昕坐不住了,拒绝贝晶涵的挽留,匆匆赶往庄园。

    路上,苏昕望着车外,心中一片茫然,贝晶涵的找来,彻底推到她心房中的那扇门,使她像个无家的孩子。

    苏宸,还有程森真的要离她远去了吗?

    快到庄园时,苏昕心头突然升起一个疑问,苏宸是在医院被护士抱走的,那孩子怎么会被丢在大雨中的路边呢?护士偷他难道就是为了丢了他吗?难道不应该卖掉或是给人吗?护士抱走孩子在丢在路边,她图什么啊?还有,她在哪儿捡到苏宸,贝晶涵怎么知道这么清楚,难道护士被抓到了?

    带着疑问进了庄园,直到走到程森的房间外,苏昕才压下这些疑问。

    抬手敲了两下门,里面传来一道低沉的男声:“进来。”

    听到这个声音,苏昕一恍惚,呆立在门外。

    房间里,等了一会儿没见苏昕进来,程森放下手中的东西,来到门口拉开木门。

    门外,苏昕呆呆的站着。见苏昕没有反应,程森靠在墙上,黑眉蹙起。

    半响,苏昕回过神来,见程森倚在墙上,眼睛眯的细长,直直的盯着她,顿觉尴尬。

    “在想什么,想的这么入神?”嘶哑的嗓音略带慵懒,听得苏昕喉间犹如羽毛在撩动。

    “贝晶涵找我了。”苏昕垂下脑袋,嗫嚅道。从进庄园大门那刻起,她

    沉寂,程森没有说话,漆黑的眸子里站着一个低着头的人儿。

    半响,程森问道:“你准备怎么办?”

    闻言,苏昕抬头:“你是苏宸的爸爸。”说话间,苏昕看到面前人眸中的她,不禁睁大眼睛,她要把程森全部收进眼睛里。

    对于苏昕的动作,程森看在眼中,唇角不觉噙起一丝笑意。

    “可你是苏宸的妈妈,权利和义务和我是一样的。”

    “贝晶涵才是他的妈妈,从你第一次出现在苏宸的面前,我的责任就已经交给你了。现在,他的妈妈也找到他了,这里就更没有我的事了。”她的心随着她的唇,每说一句话,就抽搐一下。苏昕垂下睫毛,卷翘的睫毛一颤一颤,出卖了她。

    “我们明天去把证领了吧,我是认真的。”程森直起身体,抬腿向前迈了一步,拉近了他们之间的距离。

    程森的话,似平地惊雷,苏昕呆立原地,大脑一片空白。虽然这句话不是第一次从程森的最终说出,但是现在听在耳中,仍是让她惊慌失措,难以置信。

    程森没有出声,他在给苏昕时间,也在给自己时间。和苏昕领证,成为合法夫妻,他从一开始单纯的只为苏宸,到现在说不清为什么,这中间经历了什么,他也得细细的捋捋。

    时间过了许久,窗外渐渐的暗了下去。程森回头看了眼窗外,决定明天一早去把证领了,不管苏昕今晚同意不同意。

    视觉上意识到窗外的夜幕降临,苏昕慢慢的清醒:“程森,请你以后不要在和我开这样的玩笑。我承认我喜欢你,爱你,所以,请你看在这点薄情面上,不要和我再开这样的玩笑,我怕我会当真。”怔怔发懵的时候,苏昕真想点头答应,幸好黑夜来了。

    此刻,她多想提一把刀划开程森的胸口,看看他的心到底是怎么想的,但是,她又舍不得。

    “在想什么?”程森没有接她的话,抬手轻轻的抚上她的脸颊:“领了证,我带你回程家老宅,商议我们的婚礼。”此刻,再多的承诺和保证都不如有力的行动,他知道苏昕的担心和退缩,只有让她看到一切,她才不会逃跑。

    温热的大手贴在她的脸面上,苏昕清晰的感应到两个人的心跳声。程森的话她听到了,该往前踏一步呢,还是转身就逃呢?

    程家老宅,是个什么样的地方?苏昕想也不敢想,如果她真的和程森去了程家老宅,宅子里的人会怎么对她呢?他们都是谁?。。。。。。

    脑海里翻江倒海间,苏昕趴在程森的肩头。程森的怀很热,苏昕很喜欢这个温度,两颗心一下一下的跳动着,紧紧的贴在一起。

    怎么结束的,苏昕的脑子里断了片,等她接上片儿的时候,整个人已置身在程森的床上。房间里寂静无声,阳台上的窗户半开着,从窗外有一声没一声的传来虫鸟叫声。苏昕坐在床边,盯着刺眼的吊灯,一遍一遍的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事。

    “起床把晚饭吃了。”听到声音,苏昕才惊觉程森来到了床前。

    “嗯,谢谢。”苏昕不敢看他,生怕刚才的一切只是一场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