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边,苏宸不同意了:“妈咪,跑步。”不能让爸爸觉得妈咪太懒了。

    “我不跑了,我在这看着你,陪着你。”苏昕连连摆手,向苏宸抗议。

    “妈咪,你才跑多会就累了,你也太懒了。”苏宸气其不争。

    “懒就懒吧,反正你说什么我都不跑了。”苏昕往跑步机上一躺:“还是这样舒服。”虽然很没形象,但是比起跑步来,还是不要形象了。

    “妈咪。”苏宸皱起小鼻子:“小心长胖。”

    “长胖就长胖,长胖也不跑,反正你妈咪我长不胖。”为了不跑步,苏昕觉着自己的脸皮也真是够可以的,想到程森也在,起身做了起来。

    苏宸悄悄的看了程森一眼,发现他正在深蹲,带着耳麦。

    苏宸一下子泄了气,瞪了苏昕一眼。

    时间说快不快说慢不慢的走着,离实习只剩下两天的时间了。早上,苏宸去上学后,苏昕准备回去一趟看看司秋菊,另外再去实习的公司看看。

    停车后,苏昕对柏寒道谢后,往家里走去,在拐弯处,被两个人男人拦住了:“请问,您是苏昕小姐吗?”

    看着这两个陌生的男人,苏昕往后退了几步,警惕的问道:“你们找她做什么?”

    “您别误会,我们不是坏人。”其中一个男子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递过来:“我们老板想找您聊聊,她说您看过这张照片,就明白了。”

    苏昕接过照片,只一眼,确定这两个男子的身份了:“我知道了,走吧。”照片上,一个红彤彤的婴儿裹在包被里,和她五年前在大雨夜抱起的婴儿一模一样。

    找她的人会是贝晶涵吗?跟他们上了车,十几分钟后,车子停在一家茶馆。

    “老板在二楼右首边第一间茶厅等你,苏小姐,我们就在这等您。”

    “谢谢。”

    二楼,轻轻的推开茶厅的门,里面的人显然等候多时了。

    “苏昕小姐,我们还真是有缘分。”贝晶涵的面前摆好功夫茶,茶香飘满不大的茶厅。

    “你好。”此时的苏昕对她充满了敌意,不知为什么。

    “请坐。”

    “谢谢。”

    “苏昕小姐,请喝茶。”贝晶涵端起茶,优雅的抿了一口。

    “谢谢。”苏昕没有喝茶“贝小姐找我来有事吗?”苏昕没有提照片和孩子的事,她要贝晶涵先开口。

    “苏昕小姐,听说你五年前在马路边抱回一个婴儿,不知是否有这事?”贝晶涵放下茶杯,抿了抿红唇。

    果然,该来的还是来了,苏昕深吸一口气:“请问这件事和贝晶涵小姐有什么关系吗?”

    贝晶涵扬起唇角,笑了笑:“苏昕小姐好像对我很有敌意。”

    听到贝晶涵的话,苏昕一惊:“谈不上敌意,只是您突然找我我很意外。”

    “意外吗?我觉得一点也不意外。当年你抱起这个孩子时,就应该想到会有这天。”贝晶涵微笑,话中有话。

    “这个孩子和你有有关系吗?”苏昕忽略她的话中带话,她不能和贝晶涵绕圈子,从一进门开始,她就知道她不是贝晶涵的对手。现在,最让苏昕担心的是贝晶涵在来之前会不会知道那天晚上求救程森的人是她,这样,她该怎么和她谈下去?

    “我是他的妈妈。”贝晶涵收起脸上的笑意,神色痛苦:“苏昕小姐,我的人已经查清楚是你在五年前把他抱回家抚养的,苏昕小姐,我求求你,能不能让我见见这个孩子。”

    “你别这样。”苏昕手脚慌乱的站起来,去扶跪倒在地的贝晶涵。

    “苏昕,苏昕。”贝晶涵一把抓住她的手:“你能让我见见这个孩子吗?我只要看看他,就行,我不带走他。我知道,你抚养他五年,这其中的辛酸我是不知道的,我也没有资格把他带走。但是,这五年来我真的很想他。”

    手腕被贝晶涵抓的生疼,苏昕有些为难,她该怎么和贝晶涵说呢?苏宸不在她这了:“贝小姐,你先起来,我们坐好谈谈可以吗?您今天来找我,事先没有一点征兆,对我来说有些突兀。您说你是我抱回来的孩子的母亲,可我不能就凭您拿出的一张照片,就证明您是孩子的母亲,是不是?您先坐好,我们先谈谈。”苏昕说道后面,贝晶涵抓着她的手慢慢的起来坐了下来。

    “你说的对,我们该好谈谈。”

    见她这样,苏昕松口气,回到座位上,静静的等贝晶涵开口。

    此时的贝晶涵,神情落寞,懊悔,自责。

    见苏昕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她看,贝晶涵忽然低下头:“苏昕小姐,我这个样子是不是很狼狈?”

    “没有,没有。”苏昕连忙摆手:“我这是在等贝晶涵小姐开口。”此时,苏昕想起了甄煜城,内心感慨不已,也不知甄煜城要是知道自己喜欢多年的贝晶涵早就有了程森的孩子,会做何想。贝晶涵拿起照片:“这个孩子是我五年前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当时因为年轻,没有什么经验,去了一家不太正规的医院。孩子一生下来就被里面的接生护士给抱走偷卖了,等我知道的时候,孩子和护士都不见了。当时虽然报了警,但是警察没有抓住他们,孩子就这样从我的身边消失了,我甚至都没有来的及看他一眼,幸好刚生下来时医院给照了相,不然,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拿什么找孩子。”

    “那孩子的爸爸呢?”问完,苏昕才觉得问得唐突了,不过,贝晶涵说的也太表面了,要不是她提前知道苏宸的爸爸是程森,今天,就真的相信了贝晶涵的说法。

    贝晶涵一愣:“苏昕小姐,这个问题我可以不回答吗?这里面涉及到我的个人感情问题。”

    “可以,可以,我就是随口一问。”苏昕歉然的笑笑,对于她问的问题,贝晶涵也算没有骗她,她不愿说,就不说吧。

    “苏昕小姐,孩子我什么时候可以见面?”说着,贝晶涵的手里多出了一张卡:“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请你收下。”

    贝晶涵手里的卡,把苏昕对她的好感冲的一干二净,和程森的做事方法还真的一般无二。

    见苏昕不说话,贝晶涵把手里的卡递到苏昕的手上:“这是我对你和孩子的补偿,不多,希望你不要嫌弃。”

    苏昕接过卡,轻轻的放在桌上:“这卡我现在不能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