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干什么?”苏昕担心。

    “不干什么,就是让我妈妈天天耳提面命的催着他,找媳妇。我妈早就想抱孙子了,这样我爸妈的眼睛就不会整天定在我身上了,我哥也顾不上我了。”甄琪越说越乐。

    “你就可以和方宽好好去腻歪了,是不是?”苏昕抬手刮了下她的鼻子。

    “哎苏昕,昨晚仇铮找我了,他对你还挺上心的。”甄琪突然想起。

    “仇铮,我对他没感觉。”苏昕摇头,自从上次音乐会,又好些时间没出现了。

    “我知道,这个家伙向我打听你,说你怎么没来参加晚宴,让我转告你,他前段时间出国谈生意去了,还向我要你的手机号。”

    “你给了吗?”

    “给了,不过故意说错了一个数,这辈子也别想打通。”甄琪挑了挑眼神:“怎么样,我聪明吧?”

    “你聪明。”苏昕无语,白了她一眼:“你在遇到仇铮怎么办?”

    “就说他听错了呗,这是场面话,他也是个生意场上的人,不会再要第二次了。”

    “好吧。”苏昕拿她没招,真有些为方宽担心。

    和甄琪在北山公园叽喳了一天,直到二人饥渴难耐才离开。和甄琪茶足饭饱后,各回各家。

    当然也各找各妈,看到司秋菊那刻,苏昕决定不提昨晚的事,爸爸走了五年,她的心情和生活也慢慢正常了,不在沉浸于和爸爸的往事,没必要为一张只是和爸爸很像却又八竿子打不着关系的人,去翻痛妈妈的的心。

    “妈。”司秋菊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见苏昕回来站起来:“吃了吗?没吃我去给你热饭.”

    “吃了,妈,你坐,让我抱你一会儿。”苏昕张开手臂黏住司秋菊的脖子,悬空的心终于有了着陆的踏实。

    “怎么了?”司秋菊有些不习惯,多久没见到苏昕这个撒娇的样子,她也记不清了:“失恋了?”

    “妈,你别说话,成吗?”苏昕稍微用力圈紧司秋菊的脖子,她现在只想静静的趴在她的身上,就像小时候妈妈搂着她睡觉。

    多久没有这个样子了,五年了,自从爸爸走后,她们各自坚强,家里没有家的暖意,就连在襁褓中的苏宸都像是知道这个家曾发生过什么,很少哭泣。

    如今,苏宸离开了,对这个五岁的孩子来说,是件好事。

    司秋菊没有在说什么,伸手搂着她倚在沙发背上。

    过了一会儿,苏昕才想起贝晶涵来:“妈,苏宸的妈妈我找到了。”

    “这下你该放心了吧!”司秋菊拍拍她的背,没有多说什么。,

    “放心了。”苏昕把脸贴在司秋菊的脸上,眼里的东西越来越模糊。

    这一夜,苏昕时醒时睡,第二天早上,她拨通了程森的手机。挂了电话后,苏昕起来收拾了几件衣服走出房间。

    客厅,司秋菊已做好早餐。

    “妈,我想去程森那住几天,等放假了就回来了。”

    “还有十天就到假期了吧?”司秋菊瞅了眼她手上的包:“用完早餐在去吧。”

    “嗯。”

    庄园内,柏寒接到程森的电话,本有事外出的他停好车后步履急快的来到程森的书房。

    “程少。”柏寒现在真是越来越搞不懂程森了。

    “柏寒,刚才的事先放一放,去把苏昕接来。”

    “苏小姐要过来?”

    “叫人把她的房间重新打扫一遍。”

    “知道了,程少。”柏寒内心一万个不可思议,在程少的眼里什么时候一个女人比工作重要了。

    苏昕和柏寒到时,程森出去了,连柏寒都不知道他去哪儿了。

    柏寒安排好一切,去忙手上的事,留下苏昕一个。苏宸这会儿还在上学,无事的苏昕进了程森的书房想找几本书打发打发时间。

    书架上,一排书籍中间,那个盒子静静的站在书架上。苏昕轻轻的打开盒盖,玉章静静的躺在里面。

    看了一会儿,苏昕把盖子合上,拿了几本书去了楼下。

    直到了苏宸放学,这幢房子才有了生机。和苏宸皮闹到了晚饭时间,程森回来了。用好晚餐,苏宸神秘兮兮的拉着苏昕来到顶层。

    “苏宸,你要做什么?”看着面前各种各样的健身器材,苏昕有种不好的预感。

    “妈咪。”苏宸拉着她,径直的走到一架跑步机面前:“我要你陪着我一起锻炼。”

    “你让我跑步?”苏昕摸着跑步机,讪讪的笑着。她不喜欢运动,这小家伙要干嘛?

    “我打沙袋,你是女生,跑步。”苏宸比了一个手势:“妈咪,你不会连跑步都不想跑吧?”

    “想跑,想跑。”苏宸的手势,让她有种被小孩子比下去的感觉,苏昕咬着牙上了跑步机。

    “妈咪真棒。”苏宸向她投了一个‘妈咪厉害’的眼神,挥动着小拳头攻气十足的开始了。

    面前的苏宸,忽然之间好像长大了许多,在程森这的变化太大了,苏昕不得不承认,这儿才是苏宸的天空。

    门外,一道修长的身影由远而近,苏宸听到脚步声,手臂慢了慢,然后又用力的打着。

    苏昕没有注意到门外,她的心此时全都放在了苏宸的身上。

    门口,在看到那一大一小两个人后,程森停住脚步,立在门口。这刻,程森动容了。

    过了许久,程森收回思绪,走到苏宸的身边:“架势很足,但是臂腕的力道还是不够。”

    “程叔叔。”苏宸回头看着程森,大声叫道。

    被苏宸的声音打断,苏昕才收回自己的神来,见程森来了,关掉跑步机:“程少。”

    明知道没有有结果,就不要往里钻了,苏昕收起情绪。

    在这声‘程少’落地后,程森唇角的浅笑刹那间冻结,然后消失无痕。

    气氛一时间怪异起来,苏宸眨巴眨巴眼睛,不明白事情怎么变成这样,这不是他预期的呀!

    “妈咪。”苏宸解下拳套,拉起苏昕的手。此时,他很想把苏新的手放到程森的手里,但不知道是不是时候。

    苏宸想干什么,要干什么,尽收在程森的眼底,眯起双眸,盯在苏昕和苏宸的手上。

    最终,苏宸没有把苏昕的手放到程森的手上,现在,他还把握不好,不知道妈咪和爸爸的感情发展到哪一步了。要是惊着妈咪了,可就不好办了,还是在等一等吧。

    小家伙的鬼心思,苏昕一点也没察觉。

    程森的目光一直放在苏宸的手上,见苏宸几次举起苏昕的手,又放了下去,真想一把抱起苏宸回到房间,扒开他的裤子拍几巴掌。

    苏宸和程森健身了,苏昕一屁股坐在跑步机上,不跑了,还是坐在这看着他们挥汗如雨吧,这滋味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