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在这。”程森伸出带茧的大手,掌心躺着苏昕的手机。

    “谢谢。”接过手机的苏昕忘记了这手机原本留在了甄煜城的车上的:“我先走了。”

    “听了那么久,找到你想要的答案了吗?”

    “找到了。”被程森揭穿,苏昕反而释然了:“既然你早知道贝晶涵是苏宸的妈妈,你为什么刚才不告诉她孩子在你那?”他们的感情,他们的事真让人费解。

    “你记住,苏宸只有一个妈妈,那就是你。”程森忽然捏起她的下巴,迫使她仰视着他。

    “你神经病啊!”下巴被捏的很疼,苏昕心底的火一下子蹿了上来:“你虽然是苏宸的爸爸,可贝晶涵是苏宸的妈妈,你有什么资格阻止孩子认回她的妈妈。还有,你们之间的那些感情破事,麻烦不要让你们的孩子为你们收拾烂摊子,行吗?”

    “我的事,不用你操心,你要操心的是怎么当好这个妈妈。”程森松开手,沉冷如冰,拒人万里。

    “我知道了,我要回去了。“苏昕心里装着事,她要回去找司秋菊问清楚。她现在知道苏宸的妈妈是贝晶涵,今晚的目的达到了,管他程森和贝晶涵之间有什么缠绵往事,这些,和她有关系吗?

    没有,可为什么她会难受呢?

    今晚见到的事太多了,苏昕一边逃避着自己的内心一边又挥之不去监控里那张已经模糊的脸。

    五年了,他不是死了吗?当年亲自捧着他的骨灰,把他安葬在北山的陵园。

    “这个人你认识。”不知何时,程森把频幕上那张脸放大了。模糊的记忆开始清醒,童年的一切都在复苏,恍惚片刻,苏昕点头:“我不认识这个人,但他长得和我五年前死去的爸爸很像。”这是她第一次对一个男人谈到自己的爸爸,自从五年前妈妈撕心裂肺和她火化过爸爸后,苏昕就把他藏到了心底。

    程森沉默,从苏昕第一眼看监控起,他假设了好几种可能,他甚至认为。。。。。

    “所以,我要回去问我妈妈。毕竟五年前我爸爸死时已是面目全非,他的老板让我们远远地看一眼,然后我们就送去火化了。这个人和我爸爸长得真像,加上他今晚上算是有意接近我,我想弄清楚。”心里想的全都和程森说了,苏昕渐渐的平和下来,或许就是和她爸爸长得很像而已。

    苏昕说完,程森的手机响了一声,拿出手机,程森扫视了一眼:“他不是你的父亲,柏寒刚才查过了,他是我们上次参加那个慈善拍卖会的幕后老板。”

    “就是那个国际收藏家?”苏昕有些失望,毕竟这世上有这么多人,偶遇一两个长得很像的人也很正常,人的五官长来长去总会撞脸的。

    程森仿若未听到苏昕的话,在沉思。在他看来,事情也许没有这么简单。既有身份,为何来参加宴会却不禀明,还有,他的脸是巧合还是有意为之,为何要跟着苏昕?

    嗅觉敏锐的程森闻到一股异常,但说不出来,因为这些根本就联系不到一起。

    苏昕不认识他,他也不可能认识苏昕。

    唯一有联系的就是哪张很像的脸。

    苏昕没有打扰程森,安静的站在一侧。

    几分钟,程森深深的吐口气:“走吧,我送你回去。”

    车上,苏昕系好安全带:“苏宸,乖吗?”知道贝晶涵是苏宸的妈妈后,她对苏宸有种风筝断了线的感觉。

    “很乖,就是会想你。”程森启动车子,双目盯着前方。

    “谢谢。”苏昕闭上眼睛,靠在车背上。

    今晚太累了,虽然宴会还没结束。

    车子开得很稳,不快不慢,苏昕没有会儿睡着了。以往,有点零星大事,她都会彻夜不眠,今晚,却入梦这么快。

    这一觉睡得很沉很香,苏昕醒来后愣了几秒,她这是在哪儿,她好像不认识这个房间吧?不是自己的房间,也不是在程森那住的房间,更不是苏宸的房间。

    “醒了?”程森西装笔挺推门而入,自然的打开衣橱,拿起领带。

    看着程森打好领带,苏昕的脑袋终于转过来了:“这是你的房间?”

    “你才知道?”程森走到床边,突然弯下上身,将她压在怀中:“昨夜,是你抱着我不松手的。”

    “那我没对你说什么或做什么吧?”苏昕脱口而出,问完才反应过来,连人带头往被子里缩。

    “你想对我说什么?对我做什么?”眸中的笑如水中的涟漪一圈一圈荡漾开去,程森伸手挑起她的下巴:“身材很好,腰很细,下次不要这样了,不然我可就吃干抹静了。”

    “你昨夜也睡在这?”苏昕忙伸出脑袋,睁大眼睛,怀里像揣了只小兔子,乱抓乱挠。

    “这是我的床,我的房间,我不睡在这,我该睡在哪儿?”程森说完,忽然低头在她的唇上轻轻的蹭了一下,如蜻蜓点水。

    一阵异样的电流从唇间涌向四肢,心颤栗不停,苏昕怔怔的凝视着头顶上的脸庞。

    同时,心底不断响起一个声音来:“赶紧离开他,离开他。。。。。”

    苏昕很想把他推开,大脑却始终没有传达指令

    程森何时离开的,苏昕不知道,等她起来后,房间里已没有一点他的温度。

    走出程森的卧室来到外间,柏寒一头闯了进来,看到苏昕,先是一愣,接着神色微异,比之前有过之而无不及。

    苏昕说不清柏寒是何意。

    “我下次进来会先敲门的。”柏寒眼角含笑,隐藏的很深,苏昕没有看出来。自从柏寒进来后,她就没怎么敢抬头。

    “不用,不用。”

    柏寒走到文件柜前取出东西:“程少没说房间里有人,我下次会注意的。”

    “我昨晚上只是太累了,所以,所以。。。。。”苏昕想说清楚,可越说越乱,柏寒脸上的表情更深了。

    柏寒走了,苏昕一个人凌乱了。

    车上,柏寒把手里的东西给了程森:“程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