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中,程森抬腿刚要离开,听到苏昕的叫声后,仅用零点零一秒时间判断出声音的来源方位,然后原地瞬间没了他的踪影,身形一晃,湮没在黑夜中。贝晶函呆呆的看着空空的对面,像是做了场梦。

    苏昕拼命的跑着,脚底被震的生疼,也不敢停下,更不敢回头,心中只祈祷程森快点来救她。慌不择路的她,离程森越来越远,前面越来越黑,也越来越看不清路面,苏昕回头望了身后一眼,黑影没有跟来,慢慢的放慢了脚步。

    这儿,更加渗人,看不清周围的情况,苏昕停下脚步,思虑再三,决定往回走。

    脚底生疼,火辣辣的,苏昕踮起脚,用脚后跟走。

    心高高的提着,睁大眼睛看着前方,一边往前走一边不住的责怪自己,不该偷听人家的谈话。

    周围一片漆黑,苏昕竖着耳朵,不时的左边瞅瞅右边瞅瞅,然后在回头望望。刚才那个人是谁?什么时候到她身后的?她怎么一点察觉都没有?他是什么人?又有什么目的?该不会和她一样想要偷听程森和贝晶涵的谈话?那他又会不会是程森的人或是贝晶涵的人呢?苏昕的脑袋冒出许多圈圈,把她绕晕了。

    糟了,苏昕突然想起,刚才她慌不择路的时候叫的是程森,他会听出她的声音吗?如果听出了,不就知道她在偷听他们的谈话?

    从刚才的谈话中,她得出结论,程森根本不想让贝晶涵知道苏宸的事。当然,肯定也不允许她知道苏宸妈妈是贝晶涵,要是程森知道她偷听这些知道一切后,程森会怎么做?

    想东想西的,苏昕渐渐放松了警惕,沮丧的低着头往前走。

    身后,几米外,一道长长的黑影不紧不慢的走着,她丝毫没有察觉。

    走了好久,察觉到自己在转圈圈,苏昕一个转身,准备另找出路,身后的黑影淬不及防,停在原地。

    看到黑影,苏昕直接懵掉了,大脑进入黑屏状态。

    她真是太大意了,这个人到底要干什么?看这架势,他的目标不是程森也不是贝晶涵,貌似是她。

    周围一片静谧,苏昕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除此之外,她什么也听不到。黑影不动,静静的对着她,苏昕更是不敢动。黑夜中,她就这看着对面的黑影,黑影就这对着他。

    终于,苏昕受不住了:“你是谁,跟着我做什么?”

    黑影没有回声,突然动了起来,苏昕刚刚平缓的心猛地窜出心房,张嘴就要喊。奈何,黑影比她还要快,她还没喊出来,黑影已到了她的面前,顿时,鼻尖传来熟悉的气息,到了嘴边的‘救命’二字吞了回去。

    这一刻,苏昕瘫了,一直紧绷的神经彻底松懈下来,身子软软的往地上倒去。

    还好,这个人不是刚才的黑影。

    此时程森长臂一伸,苏昕已到了他的怀中。温热,带着淡淡的烟草味的男人气息包裹住她,心在这一刻异常的安宁。

    如果这辈子能一直沉睡在这,她愿意永远都不要醒来。

    这种感觉令她害怕,每当她怀疑起来都心有余悸。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回来的,只知道在明晃的灯光下回过神来后,鹿哲和文轩都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对上他们充满疑惑和探寻的目光,苏昕垂下眼眸,当他们不存在。

    程森也在房间,倚在墙上一言不发,目光沉郁。

    过了半响,鹿哲忍不住了:“苏昕同学,说说吧,这到底怎么回事?”他的自我感觉越来越像文轩靠近,苏昕就是他的学生。

    苏昕下意识的抬头瞄了程森一眼。

    “你不要看他,你回答我的问题。”鹿哲被苏昕的眼神和表情逗乐了,心情大好,这两人有戏。

    “没什么,我刚才去找甄琪,走着走着被绕晕了,加上夜很黑,饶了许久都没绕出来,后来就遇到他了。”苏昕说完,尴尬的蜷起双腿,把脚盖在裙摆下。

    “遇到他,这么巧?你怎么没遇到我或是遇到文轩呀?”鹿哲瞅了程森一眼,决心逗逗苏昕,也好激发激发程森。能看到程森吃瘪的样子,就是在牺牲他十瓶收藏的红酒,他也乐意。

    文轩睥睨他一眼,若有所思的看着苏昕。

    “你们不出来,我怎么遇到你们啊?”她终于知道甄琪为什么一见到鹿哲总要和他掐仗,因为他这个人真的真的很欠扁。

    看着苏昕咬牙切齿又发不出来的样子,鹿哲终于知道自己很也厉害。虽然他们两个一个沉稳博学,一个舔枪嗜血,但是都没他会对付小姑娘,这一点还真对得起他的声名在外。

    没人知道鹿哲在想什么,也没人知道他此刻在得意什么,如果苏昕知道的话一定会吐口老血。

    “听程森说你遇到坏人了?”一直未说话的文轩打开桌子上的电脑:“这是鹿哲调出的山庄监控,你看看。”

    苏昕一怔,用复杂的眼神看了看程森。

    程森眸光抬起,与她对上,几秒收回。他的眸光,层层隔离,虽然近在咫尺,却比天边。

    “这是我调出的监控,你看看这个人你认识吗?他就是跟在你身后的人。”鹿哲收起嘻哈的笑脸,指着电脑频幕问道。

    苏昕又看了程森一眼,才看向电脑。这一看,像被雷击一般,整个人懵住了。

    苏昕的反应,令程森,文轩和鹿哲意外,三个人相互对视一眼,等着苏昕。

    过了许久,苏昕才一点点醒过神来:“我不认识,我要回去了。”她得回去问司秋菊,这张脸或许只有司秋菊才会知道。

    三个人互相交换下眼神,鹿哲抢先开了口:“也好,那就让程森送你回去吧,这样安全。”让甄煜城那小子找去吧,找到明天也找不到苏昕。

    文轩没说什么,嘱咐了苏昕两句,离开了,鹿哲见状忙着跟了上去:“等等我,我们在去和贝晶涵喝两杯。”看来鹿哲也不是那没识趣。

    听到‘贝晶涵’三个字,苏昕打了个激灵。

    ,文轩和鹿哲走后。房间里安静的令人压抑,苏昕揉揉发酸的小腿:“我不用你送,我去拿回我的手机会和甄琪一起回去的。”她确定程森肯定知道她偷听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