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找不到回去的路,苏昕敢紧回头,沿着来路往回走,可走着走着,这周围的景物越来越陌生,灯光越来越少。停下脚步,苏昕站在那儿大呼:完了完了,还是迷路了,怎么办?远处,隐隐约约传来宴会上的音乐声,苏昕虽能辨认出来宴会场地在什么方向,可她就是绕不出去。走来走去,像是在兜圈子。

    因为穿的是礼服,所以手机放在了甄御城的车上了,也没法打电话求救,现在只能祈祷鹿哲他们谁个发现她失踪了,出来找她。

    穿着高跟鞋,脚下有些痛,苏昕坐在石凳上脱下鞋,按摩按摩自己的脚。

    前面,隐隐的传来脚步声,苏昕立即穿上鞋,循着声音蹑手蹑脚的靠近。脚步声越来越清晰,苏昕加快了步伐,管他来人是谁,跟着他先绕出这里再说。

    担心会跟丢了,苏昕刚要张口喊,在听到前面说话的声音后,硬生生的捂住了自己的嘴,把喊到嘴边的话憋回了肚子里。

    是贝晶函,这是她的声音,不会错的,不知她在和谁说话。

    苏昕支起耳朵,脱下鞋子,慢慢的往前猫着腰。虽然偷听很不光彩,但她管不住自己的脚,要是听到了什么不该听的,她就当做没听见,总不能白来一趟。

    越来越靠近,在完全能听清贝晶函的说话声后,色苏昕蹲了下来。

    “五年了,你就没有什么要和我说的吗?”贝晶函的声音,在这黑夜中,让人心疼。

    接下来一片寂静,苏昕着急。

    过了片刻,贝晶函又开口了:“你那天约了我,为什么后来又不来见我?你知道我当时的心情吗?过山车,我们曾经做过的过山车,就是那种感觉。”

    接下来,又是一片寂静,苏昕蹲的脚有些麻了,又觉得自己这样做很没道德,正犹豫要不要离开,却被贝晶函下一句话定在了地上。

    “阿森,你是不是恨我,恨我五年前不声不响的离开你,去了m国。”

    阿森?难道是程森?苏昕换了个姿势,竖起耳朵,身子绷得紧紧的。

    “阿森,我。。。。。。”贝晶函梗咽。

    一阵沉默,苏昕睁大双目望着前面,她很想知道贝晶涵口中的阿森是何人,却什么也看不见。

    过了一会儿,贝晶函平复下情绪,又道:“我在m国这几年,无时无刻不想你。在那边很苦,我能撑下来,完全是因为我期盼回国见到你,我要让你看到,我不是媒体上报道的那样是个娱乐小歌星,我要优雅,完美的站在你的身边。这是我撑下来的信念,不然我早就跑回来了。”

    然后,然后又是一阵沉默。

    贝晶函这番话,听的苏昕心一点点往下沉。

    阿森?此刻,苏昕两手紧握,脑海里不住的冒出一道声音来,贝晶函口里的阿森不是程森。

    “阿森,你说句话行吗?”贝晶函带着乞怜,动情,令人心颤。高高在上的贝晶函为了自己的爱人也能低声下气,这要是被娱乐记者知道了,苏昕不敢想象,又蠢蠢欲动。

    “五年前,你是贝晶函,我是程森,五年后,你还是贝晶涵,我还是程森。”终于,程森回应了,要不然苏昕还以为贝晶函一个人对着空气说话呢!

    不过,听到这个声音,她的心瞬间揪了起来。

    贝晶函没有立即回应程森的话,过了一会儿才僵硬的问道:“五年,只是五年,你成了程森,我成了贝晶函,为什么?”

    程森没有回答贝晶函的问题,而是问起了苏宸的事,显然这是他今晚的主要:“五年前,你是不是怀过孩子?”他的声音比刚才冷了,沉了。

    “阿森。”听程森这么问,贝晶函声音平静,却有饱含深情和痛苦:“他是个男孩,在医院刚出生就被人给偷走了,我不敢告诉你。我在国外这五年一直没有停下寻找他,这次仓促回国,也是因为有了他的线索。我知道你怪我不告诉你我怀了你的孩子,又偷偷的生下来。那是因为我害怕,我怕你你对我也像对其他女人一样,不准我给你生孩子。可我太爱你了,所以就偷偷的怀了孕,偷偷的生了下来。我想等我生了下孩子在告诉你,这样我就能真正的抓住你,拥有你了。可我哪料到,我在生下孩子痛的晕过去后,还没来的及看一眼孩子,孩子就被人给偷走了。所以,所以我才不辞而别。”

    贝晶函说完,苏昕直接懵掉了,虽已根据戴警官提供的推测出贝晶函是苏宸的妈妈,可她没想到这中间还有这些曲曲绕绕。

    “什么时候能找到?”被偷走的孩子好像不是程森的孩子,贝晶涵说完后,他的声音没有一丝波动,沉冷的可怕。

    “快了,我的人告诉我,他曾在t市sx区出现过。”

    sx区,这不是我住的地方吗?看来那两个人还真是贝晶函的人。苏昕嘀嘀咕咕着,开始梳理贝晶函刚才说的话。

    “找到孩子,你准备打算怎么办?”

    “我,我听你的,阿森,这是你们程家的孩子。如果老爷子,老太太和伯父伯母知道有这么大的孙子,一定会高兴坏了的。”

    “你确定孩子在sx区出现过?”

    “嗯,是的,阿森,你叫柏寒去吧,他去的话肯定比我的人找的快。孩子五年没在爸爸妈妈身边,我真想现在就见到我的孩子。还有,一定要找到当年偷走我们孩子的人。”

    贝晶涵说完,苏昕站起来活动活动腿脚,对于他们的对话,她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跟不上。苏宸在程森那,程森为什么不直接和贝晶函说呢?程森在想什么呢?苏昕拍拍脑瓜,轻声道:“你呀,还是太简单了,看着吗,跟人家学着点,别让你的主人做人做事那么费劲。”

    “你回去吧。”那边,程森又说话了。“阿森。”贝晶涵的声音有些颤抖,害怕了。

    没有回声,程森似乎离开了,只剩下贝晶函了。苏昕慢慢的转过身子,该听的都听到了,她也该走了。

    身后,一道黑影堵住了她的去路,惊得苏昕连退好几步,才停住脚步。黑影背对着幽暗的灯光,面庞隐藏在黑夜中,看不清来人是谁,更判断不出他是好人坏人,有何目的,来了多久,。黑影一动不动,像个没有生气的死人。苏昕站在黑影的影子里,害怕了,转过身子撒丫子就跑,高跟鞋也不要了,直接赤脚,一边跑一边大喊:“程森,救我。”程森应该没有走远,管他呢,先喊再说,脸皮不算什么,命才重要。就算程森知道她在偷听,对她应该不会怎样,就是被贝晶函知道有点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