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教授。”在这里见到文轩,苏昕有些拘谨。

    “切,苏昕,这里不是b大,不用这么循规寻矩,叫文轩就行。”鹿哲伸手揽上苏昕的肩,一脸的得瑟劲。

    苏昕低头瞟了瞟鹿哲的手,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和他很熟吗?这家伙脸皮还真是特别啊!

    “程森,丫的你又换女伴了?”鹿哲揽着她,不给她一点后退的空间,迫使她不得不和程森正面相对。

    深邃的黑眸,如一汪见不到底的古井,苏昕仿佛坠入井中。。。。。。

    身不由己又无可奈何,井口离她越来越远,她还能爬上来吗?

    察觉到苏昕身体的僵硬,鹿哲用力的把她往怀中揽了揽。

    “只许你经常换女伴,就不许我偶尔换一换了。”程森晃晃手上的酒杯,嘴角噙起一抹浅笑,意味不明,不知是讽他还是夸他。

    “这话我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啊?”鹿哲听的不得味儿。

    “夸你呢,我们三儿就你最有魅力,有魅力的男人哪个女人不喜欢。”文轩补了一句,鹿哲瞬间不干了。

    “哎哎哎,一个个得了,别欺负我读书读的少,以为我听不出来,你说你们一见面不损我就不舒服吧?”

    “你不是读书读的少,你是读书不用功,在国外那几年你都干了什么,我和程森可都记着呢。”

    “行行行了,你赶紧喝酒吧你。”

    鹿哲的话刚落音,身后传来一声优美熟悉的声音:“各位在说什么,这么开心?”

    听到这声音,苏昕下意识转过身子。贝晶函面带盈盈笑意,站在他们面前。苏昕注意到了,也庆幸转过来及时,她捕捉到贝晶函的目光,略过她和鹿哲,落在了程森的身上。虽然只有那么几秒,这就够了,因为后来苏昕没有发现她的目光在为谁而停留。

    “一别五年,这美的我都不敢认识了。”鹿哲松开苏昕,张开双臂给了贝晶函一个拥抱,接着文轩也礼貌性的和她拥抱了一下。到了程森,他看也不看贝晶函,只举起手里的酒杯示意一下,只字未说。

    贝晶函精致的脸上明显的失落着,随即恢复如初,接过鹿哲递过来的酒杯,同程森碰了一下。

    这迷一般的气氛,连鹿哲都哑言了。

    过了一会儿,鹿哲突然拉起苏昕的手:“这是你的粉丝,苏昕,她想要你的签名。”太他妈的尴尬了,鹿哲没想到再次见面会是个样子。他刚知道贝晶函把宴会开在这儿时,内心激动,怎么都没想到会是这幅场面。连以前充当贝晶函半个导师的文轩都选择沉默在一边,更别说程森了。难不成?鹿哲看了看程森,又看了看贝晶函,心里暗暗的摇头否定了。苏宸那孩子,他还没看出有哪里和贝晶函相像的地方。

    “苏昕,你是和甄御城一起来的吗?”贝晶函这才看着她,问道。

    “嗯,我是和御城哥一块来的,他去找甄琪了。”

    “你们认识?”鹿哲狠狠的瞪了苏昕一眼。

    “认识,她是御城的女朋友。”贝晶函反而介绍起苏昕来:“他们很般配。”

    “哈哈哈,般配,般配。”苏昕打着哈哈,忘了这一茬,她是帮甄御城演戏啊,般配个什么呀!但又不能说出来,真是憋死了。背上,如有蚂蚁在爬,苏昕想逃离这,却没有借口。

    “你什么时候成了甄御城的女朋友了?”鹿哲挑了挑眼神,那样子好像谁抢了他媳妇似的。

    “回在和你说。”苏昕瞟了他一眼,警告他不要乱问。

    鹿哲自动忽视她的警告,势要问个清楚,被文轩甩个眼神给制止了。

    苏昕终于松了一口气。

    贝晶函抿唇,眸光来回转动,见鹿哲终止了这个话题,才提签名的事情:“苏昕,我现在不方便给你签名,等会我会让我的经纪人给你送过来。”

    “谢谢贝小姐。”

    气氛陷入微妙中,贝晶函站在那儿,时不时瞄程森一眼,似乎在等他开口。

    程森把弄着手中的杯子,开始沉默以来的初次开口:“在国外过得好吗?”

    贝晶函眼底闪过一丝惊喜,刚要开口,一位画风清奇,着装怪异的红唇女人走过来,伏在贝晶函的耳边不知说什么。

    苏昕看着她那剃得光光的脑袋,半天没回过神来。原谅她的眼界有限,实在接受不了留着光头,抹着大红色唇膏的女人。

    女人说完,刻意的看了苏昕几眼。贝晶函歉意的笑笑:“不好意思,我有点事,等宴会结束了,我请大家喝一杯,苏昕小姐也要去,我们好好叙叙。”

    “我们等着,我来请。”鹿哲看了看程森和文轩。

    贝晶函离开后,苏昕也想离开,没想到鹿哲一把抓住她:“你真和甄御城在一起了?”

    “算是在一起了。”不知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总不能在他们的面前拆甄御城的台吧?

    “什么叫算是?在一起就在一起,没在一起就没再一起。”鹿哲很不满意。

    “这事我以后在和你说,反正不是那个样子的,你不要乱猜乱说,听到吗?”苏昕怕越描越乱,佯装凶鹿哲。他不是甄琪口中风流潇洒的鹿家少爷吗?怎么这么八卦?这么烦人?真是要了命了。

    “奥。”鹿哲摸摸鼻子,瞪了程森一眼。

    文轩笑着摇摇头。

    身边的人越来越多,鹿哲,文轩和他们交谈着,程森在一边,只听不说。苏昕心中有事,趁着鹿哲不注意,悄悄的走了。她得找个机会,试试贝晶函。

    在贝晶函周围转了几圈后,一直没有接近她的机会,反而引起那个光头红唇女人的注意。怕引起她的误会,苏昕端起一盘点心,去找甄琪和方宽。

    找了一圈没找他们,苏昕离开宴会场地,向外走去。

    鹿哲这山庄还真不是一般的大,没走一会儿,苏昕被绕晕了。看着三五百米立着一个侍应生,虽迷路了,她也不担心,想回去的时候问他们就行了。

    走着走着,离宴会场地越来越远,苏昕突然发现,这条小道上,没有侍应生了,在这个看似花园的地方,好像只有她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