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找谁?”这一切,鹿哲可看的真切。. .

    “没找谁。”苏昕低头将耳边的发丝往后耳后拂去,怕鹿哲看出脸色的变化。

    “不会是在找程森的吧?”鹿哲试探,整个人微微紧张着,好像苏昕刚才找的人是他。

    “我在找甄琪。”苏昕给他一个微笑,开始搜寻甄琪和方宽的身影。

    “那丫头也来了?”一听说甄琪来了,鹿哲嗷了一声,那股紧张抛到云层,双眼亮了。

    “来了,和她的男朋友。”苏昕没看到这些,鹿哲和甄御城不对付,也不担心鹿哲会和他说,就直接说了出来。

    “男朋友?”鹿哲一副见到外星人的口吻:“那丫头也有人要?谁呀,这么大胆,我得要认识认识,给他打打气。”

    搜寻了一圈,没找到他们两个,怕是又到哪去唧唧我我了吧。听到鹿哲这么说甄琪,苏昕忍不住呛道:“追我们我们家甄琪得要排队,你说你一个大男人,不损人你嘴巴难受吗?”

    鹿哲听后,摸摸鼻子,一副吃灰的样子:“我不就是过过嘴瘾吗?也想给那丫头把把关,免得她眼睛不好使,看错了人。”

    鹿哲说完,苏昕奥了一声,若有所思的盯着他,盯的鹿哲心里毛毛的。

    “你这眼神什么意思?”没想到他一个整天穿梭女人堆的花心富少也有被女人盯怂的时候。

    “你给甄琪把把关?”苏昕重复这句话,寻摸出深的含义:“你以什么身份给甄琪把关啊?再说,她谈恋爱,跟你有什么关系,你不会是喜欢我们家甄琪吧?”鹿哲不会把目光瞄到甄琪的身上了吧?他能认真吗?

    想到之前鹿哲和甄琪一见面就掐的画面,苏昕还真不敢下定论。

    “哪有。”鹿哲拍拍酒红色的西装,天方夜谭的表情:“我身边的都是淑女,闺秀,她,算了吧,虽然甄御城是她哥哥,但他这个哥哥可没当好,把自己的妹妹教成这样。”

    “这样是哪样?”鹿哲那副表情,苏昕看在眼里不舒服:“甄琪那叫率真,你说的那些淑女,闺秀能跟我们甄琪比吗?”

    “好好好,你的甄琪好,我们不讨论这个了。说了半天话,你渴不渴,我们去那边取些饮品,然后找程森和文轩,他们两个该来了。”见苏昕一副快要炸毛的样子,鹿哲敢紧止住这个话题。

    “不好意思。”一瞬间,苏昕觉着自己有些过了,想想鹿哲为自己的事费了不少心神,也许他就是随口一说,她怎么能叫真来呢?

    “不说这个,走,今晚得让程森和文轩看到你。”

    “贝晶函还没来吗?”苏昕跟在他的身边,回头像入口处望去。

    “怎么,你是她的粉丝?”鹿哲一边和远处的几个男士回挥手招呼,一边问道。

    “嗯,是的,我想找她签个名。”

    “行,等会我陪你去。”鹿哲以为她不认识贝晶函,怕她被拒。

    “不用,我见过她,上次她的演唱会我去的,第一次见到她,紧张的忘了向她要签名了。”苏昕立马拒绝他的好心。鹿哲今晚很悲催,两次好心都被苏昕当成驴肝肺了。

    苏昕心里默默的抱歉。

    “那行。”

    和鹿哲取了饮品,还没有看到甄琪和方宽,连甄御城都没出现。正和鹿哲喝着东西,几个身着黑色礼服的男子挽着女伴举杯过来:“鹿少。”

    “张总,摸总。。。。”鹿哲与他们一一碰杯,寒暄好转身向众人介绍道:“这是苏昕小姐,我今晚的女伴。”

    众人一听,纷纷举杯:“苏小姐,很高兴认识你。”

    “苏小姐,你好,你好。”

    苏昕连忙举起手上的橙汁,一一回应。

    一圈下来,他们和鹿哲交谈起来,苏昕端着橙汁,悄悄的退到一边。

    有人见她孤身一人,上前搭话,被苏昕婉拒,她在等贝晶函,不想被这些不相干不认识的人分了精神,她要好好思索思索,该怎么向贝晶函问清苏宸的事,既不能唐突,又不能露底。万一她不是苏宸的妈妈,也好抽身而退大家互不尴尬。

    贝晶函的身份摆在那,必须弄清一切,才能和她交底。

    远处,一个身材高大,面目慈善,五十多岁的男子一直在关注她,苏昕也感觉到了,但是她不确定这道目光来自何处,因为每当她找寻,那道目光就消失了。

    就这样反反复复,苏昕烦了,不在理会。这时,宴会入口处传来一阵嘈杂声,众多客人围向那边,苏昕望去,看到那张脸,心在这一刻停跳了。

    程森一身绛紫色西服,挽着身着蓝色礼服的女子在众人迎接下出现了。同时,一身白色西装的文轩挽着身着白色拖地礼服的女子慢慢步入宴厅。

    苏昕把头别像一边,正迎到那道目光。被苏昕抓个现行,男子也不觉得尴尬,反而向她举起酒杯,点了点头。

    苏昕举杯回应了一下,将这个人的面孔记住了,她确定刚才那道目光一直都来自这个人,回去后得要让甄琪给查一查,这人什么来历。

    她现在草木皆兵,深怕错过和苏宸有关的。

    程森来没有一会儿,入口处又出现一阵骚动,苏昕看去,今晚的主角登场了,虽然是姗姗来迟,可主角不都是这一个样子吗?

    今夜的贝晶函太闪耀了。一身纯白色高定长裙,上身缀满了珍珠,裙摆上满是白色的鸵鸟绒毛,像踩在云堆里。一头黑色的秀发挽在两侧,头上戴着一顶粉红宝石王冠,荧荧生辉的玉颈挂着一条粉红宝石项链。看的身为女人的苏昕也难以移开目光。

    贝晶函在众人的簇拥下缓缓走来,把苏昕刚才预备好的措辞打乱了。

    苏昕有些后悔来参加宴会,今晚的贝晶函太耀眼了,她都不知道能不能接近她。

    贝晶函的后面,甄御城出现了。苏昕替他惋惜,这样的贝晶函,他和她还真差了一截。

    “走,程森来了。”鹿哲突然出声,吓了苏昕一跳。

    “我不去。”被鹿哲吓断思绪,苏昕很烦。

    “我今晚没有女伴,给我个面子,做我的女伴,不然他们还不得笑死我。”

    “好吧。”见鹿哲说的可怜兮兮的,苏昕挽起他的手臂:“你没有女伴就没有女伴呗,管人家笑不笑话了。”

    闻言,鹿哲挺挺胸,直直腰:“那不行,我鹿哲是谁,谁么都行,就是这宴会上身边没有女伴不行。”

    苏昕无语。

    见到苏昕,文轩意外:“苏昕,你也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