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苏昕听了甄琪的建议,盘起了长发,带着水晶头饰,优美白皙的脖子全呈现在外。一身鲜绿色抹胸首要的长纱裙,佩戴水晶项链,与头上的发饰相映成辉,简单,清新,带着一抹自然的绿色,如雨后的绿百合。

    “御城哥。”苏昕走近他,微笑着喊道。

    甄御城很快神色如常:“走吧。”也不问甄琪,看样子他们兄妹说好了,个去各的。

    车上,苏昕想找话说,找了几个话题,到最后,嘴唇张了几次,却没出声。算了,他不说话,你就安静的坐车吧。

    车子开的很快,车外的景色模糊不清,像一幅幅抽象画作。

    迷迷糊糊中,车子停了下来。苏昕睁眼看去,外面很陌生,但景色优美,怡人。不远处,一块巨大杏黄色的牌子立在风中,六个行云流水般的黑色大字‘鹿云度假山庄’傲视着前方。

    “这是什么地方?”揉揉带着倦意的眼睛,苏昕深深的吸了口气,太美了。脚下,绿草如茵,远处,绿波如浪。头上时不时掠过一只两只没见过的漂亮鸟儿,欢快的叫着。前面,传来潺潺的溪流声。

    “北郊的鹿云度假山庄,现在的主人是鹿哲,今晚的宴会在这举行。”甄御城走到溪边,凝望前方。

    “奥。”山庄大门,一辆两名车缓缓使了进去。苏昕应了声,轻轻走到溪边蹲下,看着水里的石子,水草,游鱼。后来实在忍不住了,伸手撩起冰凉的溪水,惊得水里的鱼儿四下乱窜。

    甄御城一动不动的站了很久,苏昕没有打扰他,蹲累了,索性坐在草地上。溪里的鱼儿也看到了她,三五条停在她的面前,像是要讨吃的,苏昕歉然的笑笑。

    太阳渐渐西沉,染血一般的红艳。苏昕回头看甄御城,恰在此时,甄御城回头,与她四目相对。

    苏昕别开目光:“御城哥,我们进去吧。”那双眼眸,太深了,她看不懂。甄御城为什么一来到不选择进去,而站在这,站了这么久,他在想什么呢?

    苏昕像只好奇的猫,很想知道。

    “走吧。”甄御城放下双臂,扶起她,并牵住她的手。

    山庄门口,苏昕和甄御城刚到,碰上了鹿哲。这家伙一手插在裤兜里,一手夹着雪茄,见到苏昕,立马掐了雪茄:“哎呦,苏昕同学,真是稀客,我看看我鹿家的招牌今天是不是放光了。”说着,真的踮着脚伸着脖子往苏昕的身后看。

    “。。。。。。”当着甄御城的面,苏昕想笑却又不能笑出声来,只得微笑点了点头。

    手上传来一阵轻微的收力,有些痛。

    “今天真漂亮。”鹿哲上下打量她一番由衷赞叹,说完又连连摇摇头:“奥,不,说漂亮太俗气了,今晚我们的苏昕同学真是与众不同,清新亮眼。”这鹿哲在国外留学大概就是为了混日子的吧?苏昕忍不住腹诽。

    鹿哲一边费劲想着赞美的词语,一边用眼角的余光瞄向苏昕和甄御城扣在的一起的手。

    “谢谢。”苏昕低头看着自己,哪有鹿哲说的那么夸张,不过是人靠衣裳马靠鞍罢了。

    “甄先生。”鹿哲眉心频频跳动,伸出右手,对苏昕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苏昕小姐第一次来我的山庄,我作为山庄的主人请她去参观参观我的山庄,不知。。。。。。?”

    手上又传来一阵收力,旋即慢慢的松开。自始至终,甄御城都没有开口,这种气氛很怪异。

    “走吧。”鹿哲见他松开手,管他理不理自己,挽起苏昕的手臂,带着她往山庄右边走去。

    苏溪回头望了一眼,甄御城正被侍应生领着离开。

    “不要担心他,甄御城对这里很熟悉的。”鹿哲松开她的手臂,戏虐道,心底却不停地念叨着:完了完了,程森那家伙晚了,没机会了。

    “我没有担心他。”苏昕认真的看着鹿哲,觉得有必要说清,免得被鹿哲误会。

    “那就好。”鹿哲没头没脑说道,心底的念叨又改了词:看她的表情这么认真,就是不想让我误会,不想让我误会就是不想程森误会,这么说来,那家伙还有机会。

    和鹿哲慢慢的走着,夕阳的金辉洒在他们的身上,周围的鸟开始归巢,叽叽喳喳的叫着。庄园里的景色比外面更加精致,独具匠心。绿绿的草地踩在上面柔软舒适,篱笆上,屋檐下满是盛开的蔷薇花。远处,近处,认得的,不认得的花草树木静静的守在自己的地盘上,像待嫁的少女,将最美的一面绽放出来。一间间立在红霞的房子,雕龙画凤,古色典雅。。。。。。

    “晚宴结束,送你一张贵宾卡,没事话过来玩。”走到一个小花园边上,两人停下脚步,鹿哲折下一株浅绿色的百合,插在她的头上。

    “不用了,谢谢,我平常也没时间过来,太远了不说,马上我也要实习了。”苏昕心里惦记着事儿,婉拒了鹿哲的好意:“宴会开始了吧?我们过去吧。”

    “主角还没来,不算开始,不过程森那家伙该来了。”

    “贝晶函还没来?”

    “主角肯定最后出场,或许现在已经来了,要不我们过去看看。”鹿哲抬起手臂,示意苏昕挽着他。

    还好今晚选的高跟鞋鞋跟不高,不然可真够呛的。挽着鹿哲胳膊往宴会厅走去,苏昕暗暗的庆幸。

    一路上,总想问鹿哲关于贝晶函五年前的一些问题,但怕被鹿哲看出什么,想想还是作罢,别被他看出什么了。

    今晚的宴会是露天宴会,到了宴会场地,苏昕才知道这白天和黑夜是没有差别的,甚至比白天更绚丽。

    苏昕挽着鹿哲一进场,许多男士频频把目光投向这边,鹿哲低头伏在苏昕的耳边笑道:“我们这边的灯光可真亮。”

    苏昕知道他指的什么,微笑不语。至于女人,这目光可就复杂的多了,有欣赏的,有惊讶的,有赞叹的,有不屑地,有讨厌的,有嫉妒的,还有一种吃人的。。。。。。

    苏昕说不上来,太多了。

    苏昕自动屏蔽这些,开始在人群中搜寻起来。一圈后,并没有看到程森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