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入b大的对大学生活的憧憬,军训时,男生女生暗生情愫时,那个人是什么样,她早已忘记了,也许只在相互对视的那一刻,她动过心吧。甄琪,不觉间和她在b大走过了三个年头,接下

    来还能在一起实习,真好。。。。。。。

    种种,种种,太多了。

    “苏昕。”思绪飘渺间,被甄琪给拉回来了。听到她的声音,苏昕训着有些声音望去,不远处,甄琪挽着方宽的手臂,二人笑意盈盈的走来。

    苏昕有心捉弄她一下,随即本着脸,佯装生气:“你喊我干什么啊,有了男朋友几天都见不着影儿,重色轻友,以后,我们不要来往了。”

    甄琪没有着急,也没有惊慌,和方宽不紧不慢的走着:“你呀,生气的样子真是太可爱了。”说着,来到她的面前,抱着她吧唧亲了一口。

    苏昕推了她一下,略略有些尴尬。以往,他们嬉闹时,没有第三人在场,现在方宽堂而皇之的站在这,以前的日子真的是不复存在了。

    “你怎么舍得生我的气呢?”亲完,甄琪觉着不过瘾,伸手又捏起她的脸颊来:“看在你为我吃醋的份上,我就不惩罚你捉弄我了。”

    “方宽在这,谁为你吃醋啊?”苏昕一把拍掉她的手,退后了两步。

    “方宽,这是我闺蜜,你以后可要对我们俩一视同仁啊!”甄琪顺势揽上她的肩,笑嘻嘻的对方宽说道。

    “苏昕,我可以这样叫你的你的名字吗?”方宽礼貌性的伸出右手。

    苏昕见状,连忙伸出自己的手:“别这么客气,甄琪叫我什么,你就叫我什么。”近距离站在一起,苏昕把方宽看个遍,她真的没想到,天不怕地不怕的甄琪最后会选上一身书卷气的方宽

    。他的身上有理科生的一切特征,身材虽高,却瘦瘦的,面容虽英俊,却白白嫩嫩的,带着一丝大男孩的腼腆,话语不多。

    “苏昕,我有件事你要帮我。”甄琪看着方宽,一脸幸福。

    “说吧,只要我能力所及,一定义不容辞。”苏昕感慨,她从没见过这样的甄琪。

    “明天晚上,贝晶函举行一场晚宴,准确的说是她的公司为她举办的,邀请了t市所有有头有脸的人物,为贝晶函以后在t市发展准备的。我哥和我都去,我已经另外搞到两张请柬,苏昕,

    你可不可以和方宽一起去?”

    “没问题。”能说什么呢?甄琪很少找她帮忙,苏昕听完一口答应,她知道,甄琪这是在试探甄御城。

    一箭双雕,甄琪的脑袋瓜子选历史系,真是浪费啊!正好,趁此断了甄琪撮合她和她哥的念头。

    “当然,你和我哥说的话一定得说是普通朋友。”

    “我知道。”甄琪有些哭笑不得,这种事情,要不是和甄琪的关系,她才不帮呢!

    “好苏昕,乖苏昕,来亲一口。”猝不及防的又被甄琪亲了两口,方宽站在旁边,一脸宠溺的盯着甄琪。

    第二天上午,苏昕赶着处理手上的功课,为了晚上提早的去拾掇拾掇,陪甄琪和方宽参加晚宴。

    中午,苏昕一边吃着午餐,一边还要吃他们撒的狗粮。

    饭后,手机响了,是甄御城打来的,要她去b大门口,他在那等着她。

    苏昕踌躇一下,去了。

    b大门口的对面,一条梧桐巷子,甄御城的车赫然的停在那。苏昕穿过马路,离车子还有十几米远时,甄御城就从车里下来了。

    “御城哥。”甄御城双手插在西服裤的口袋里,看着她。

    “下午别去学校了,晚上陪我去参加贝晶函的晚宴。”

    “啊,不行。”苏昕摇头。

    “怎么了?”

    “我已经答应和别人去了?”苏昕慢慢的走到他的面前。

    “和谁?”甄御城问道,声音沉了几许。

    “我同学。”

    “叫什么?”甄御城追问道,一双锐目直射到苏昕的脸上。

    苏昕进退两难,这兄妹两怎么一个德行,都那么难伺候。

    甄御城见她不说话,长臂一伸,从车里拿出两样东西,扔到地上:“是因为这个理由才不和我去的吗?”

    见到地上的东西,一束干掉的雏菊,和一件脏掉褶皱的西服,苏昕连退了几步:“御城哥,你?”那晚上甄御城去而复返了?苏昕揣揣难测。

    那他会不会看见他和程森做的。。。。。。?

    苏昕很不舒服。

    “苏昕,离开程森,他不会和你认真的,你不要绞进他的生活中。还有苏宸,你放手吧,他是程森的孩子,不用你来操心。”甄御城说的话开始难听起来。

    苏昕咬着唇,没有吱声。

    “你现在不退出,过了今晚,你在想退出可就难了,苏昕,我不想看到你受伤害。”地上的雏菊安安静静的横滞在他们的中间。

    “我真的不是和程森去的,我和我的同学方宽一起去的,甄琪也认识,我也不会绞进程森的生活中。”最后一句话,苏昕说完身子凉了一下。

    “方宽?”甄御城拧起眉头,不太相信。

    “是的,方宽,还有甄琪,我们三个人原打算一起去的,但是甄琪说要陪你去,所以我就和方宽去了。”苏昕琢磨着,她得让甄御城知道,甄琪和方宽也是认识的。

    “我知道了。”甄御城转身上了车,什么也没说。

    苏昕愣愣的站在原地,直到甄御城的车走远了,才想起回校。

    找到甄琪后,苏昕掐掉有关程森的,和甄琪说了刚才的事。甄琪听后满脸懊恼:“苏昕,对不起,我光想着自己,把我哥这事给忘了。”

    “你是真的忘了?”苏昕才不信呢!

    “我还没来的及和我哥说今晚的安排,他就来找你了。”甄琪挠了挠头:“这样吧,你和我哥说,既然他不稀罕我,我也不要他,正好我和方宽一起去。”

    “这么快?”

    “没事,你不是和我哥说了吗,我也认识方宽,他把你抢走了,总不能叫我一个人去吧。”

    “你和方框可以名正言顺的去了,我就不去了。”想到甄御城那天夜晚折回,苏昕心从底觉得怪怪的,不在像以前那般见到甄御城。

    “不行。”甄琪立马不干了:“你不去,我哥怎么办了,你不好意打电话,我去打。”说完,风一般的开始拨号,怕苏昕阻拦,她跑的离苏昕远远地。

    苏昕想追上去,但又想到苏宸的事,便作罢。

    今晚是个不错的时机,她不该错过。

    下午的课他们没上,甄琪陪她收拾好后把她仍在美容会所便和方宽先走了。走时告诉她,她哥还有五分钟就到。

    不过,苏昕足足等了半个小时,甄御城才来。

    姗姗来迟的甄御城进了会所后,一眼定格在苏昕的身上,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