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了,妈。”趴在司秋菊的怀里,苏昕的心渐渐的静了下来,现在,她困了。

    “好了,不说了,回去睡觉吧,明天还有课,不过妈建议你放掉这段感情,过段时间后重新开始。程森,算了吧。”

    “我知道了,妈,你也快点睡吧。”苏昕使劲的抱了抱司秋菊,嗅嗅她身上的气息,起身走进卧室。

    早上,苏昕早早的起来了。外面,司秋菊还没起床,昨天说的太晚了,苏昕简单做好早餐,留在保温桶里去了学校。

    一连几天,程森没有再来找她,也没有打电话给她,失落在心底越升越高,每当想到那些吻,苏昕仍有种无法呼吸的感觉。甄琪这几天异常的文静,简直不像她,也不黏着她,除了必要的课程会留下来听听,其余的时间则很难见到她的身影。

    当然,很难见到的人还有另外一个,方宽。

    苏昕坐在湖边,有种全世界都舍掉她的萧瑟感。

    好几天也没见到苏宸,总是担心他吃没吃好,穿没穿好等等,该死的程森。

    正在苏昕腹诽时,手机响了,是戴警官的。

    划下接听键,里面传来戴警官刚严的声音:“苏昕小姐,那两个人我们查出来了,是‘古风’文娱公司的,身份是贝晶函的私人保镖。”

    “什么,贝晶函?”苏昕以为自己的耳朵出错了。

    “是的,是贝晶函的私人保镖。”戴警官又重复一遍,然后问道:“苏昕小姐,怎么了,你认识贝晶函?”不愧是警察,一点异常都被听出来了。

    “不认识,只是和甄琪,我得闺蜜去听过她的演唱会,远远见过她一面,很漂亮。”苏宸的妈妈是贝晶函?听起来怎么像是天方夜谭啊?她怎么也没法把那个美艳,优雅的贝晶函与这件事联系在一起。

    “苏昕小姐,我想程森肯定知道这个,他不说,不认,一定有他的缘由。我等会儿会发给你一些链接,都是五年前关于五年前程森和贝晶函的新闻,你看后在做决定吧。”

    “谢谢了,戴警官。”

    挂断电话,接着收到几条信息,都是戴警官发来的新闻链接。

    打开链接,屏幕上跳出一条条新闻,都是五六年前的。一个个醒目的标题:程氏家族长子程森与新晋歌星贝晶函秘密出入程家庄园,程家掌权人程森与挚爱贝晶函携手出游香山,疑似求子,贝晶函小腹微隆,传要退出歌坛,嫁于程森,实力企业家程英长孙程森带贝晶函回程家老宅。。。。。。。等等等等,都是关于程森和贝晶函的。

    苏昕一口气看完后,好一会儿才给消化完,这信息量太大了,要是真的,苏宸岂不是脚踩两座珠穆朗玛啊?!

    贝晶函和程森,她一直以为贝晶函和甄御城有什呢。

    怎么办?要不要去找贝晶函试探下她呢?脑海里似有两个小人在打架,一个喊着去,一个吼着不去。不过,去了她该说什么呢?不能一见面直就接就问五年前你是不是扔掉了自己的孩子。万一戴警官的信息有错的话,不仅自己出丑出大了,还会让贝晶函难堪啊!

    苏宸也是,为什么长得和程森那么像,在他的脸上,她一点都找不出有贝晶函的特征,真难以判断。

    小人打完架了,苏昕那双眼睛在她的面前忽明忽暗,苏昕决定走一趟‘古风’文娱公司。

    管他怎么样,先走一趟再说!

    满怀期待的来‘古风’文娱公司,却被拦在了门外。门口的保安不给进,尤其听到苏昕说是找贝晶函的,更是满脸厌恶的往外轰。苏昕想问保安贝晶函的住处,保安轻蔑的藐视她一眼,大手直挥,示意她赶紧走。

    碰了一鼻子灰的苏昕愤愤不平的回去了。

    晚上,苏昕坐在沙发上还在生白天的气,手机响了,是程森发来的,只有两个字:出来。

    和司秋菊报备一声,苏昕出去了。

    天还没黑,今天程森换了车,是辆银灰色的劳斯莱斯。程森一身藏蓝色的休闲服斜靠在车上,引得来往的路人频频回头,还有几个年轻的小姑娘拿出手机拍了起来。

    程森皱皱眉,绕到另一面,背对着她们,几个姑娘只得作罢,悻悻的走了。

    苏昕走到他的面前,还在生气,比刚才更甚。

    “上车,苏宸想见你,明天是休息日,他要你把他接回来。”

    “我不去了,你明天把他送来吧。”见到程森,苏昕想要求证贝晶函是不是苏宸的妈妈,想想还是作罢。

    已经冷静下来的她觉着戴警官的话是对的,这是他们的私事,这么贸然的询问,确实不合适。重要的是,戴警官判断程森知道一切,可程森却不愿意为苏宸找他的亲生妈妈,这中间肯定不是三言两语的事。

    算了,她还是自己慢慢来吧,不能唐突,不能让程森察觉,还要查清这中间缘由,更不能让苏宸受到伤害。

    “上车。”程森打开车门,几近命令。

    “不去。”说实话,她是想去的,真的想苏宸了。可心底有个声音一直在提醒她,这不是你去程森庄园的理由。

    “不上车的话,明天我会带你去民政局把结婚证领了。”程森没有勉强她,抛下这句话上了车。

    苏昕想也没想的跟着上了车。

    一晚相安无事,程森似乎很忙,苏昕陪苏宸睡着后出来已十点了。程森的书房还亮着灯光,柏寒正好送了热牛奶过来,见到她微微的点点头。

    苏昕回到房间趴到床上,胡乱的想会东想会西,不知不觉中沉沉睡去。

    第二天早上起来,程森和柏寒都不在庄园,带着苏宸吃好早饭就回去了。一进家门,把司秋菊乐坏了,抱起苏宸狠狠的亲了两口。

    苏宸张着肉胳膊,搂着司秋菊的头,小嘴甜的的腻人:“姥姥,我想死你了,姥姥,我好想你啊。。。。。。。”

    这个周末不错,在苏宸和司秋菊打闹的欢声笑语中结束了,周一早晨送去上学后,苏昕给程森发了条短信,提醒他晚上不要忘了来接苏宸。

    时间过得很快,离实习还有半个月的时间。结束了一天的课程后,苏昕走在曲曲弯弯的小道上,沉浸在b大三年的时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