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是这么想的?”甄御城低低的冒出这一句,问的苏昕措手不及,好一会儿说不出话来。

    包间里的空气开始微妙起来,苏昕和甄御城谁也不开口打破这沉静。半响,苏昕受不了这怪异的气氛,挠挠耳朵开了口:“御城哥,我是不是误会什么了?你是不是也误会什么了?”

    甄御城挑起唇角,轻轻的敲打着桌面:“你误会什么,我又误会什么?”

    闻言,苏昕不在说话,保持沉默,这兄妹两,到底要做什么呢?

    浓郁的咖啡和精致诱人的点心送了上来,甄御城拿起勺子搅动着杯子里的咖啡:“咖啡很苦,要不要多加糖?”

    “不用了,谢谢。”苏昕缄口。

    见她这样,甄御城笑了:“我会吃人吗?”

    “不会。”苏昕摇摇头,回他两个字。

    “不会就好,我还以为在你的眼里我会吃人呢!”

    甄琪干干的笑着,没有应声。

    “这里的点心还不错,你尝尝,如果喜欢,我多陪你过来。”甄御城挑起一块点心,放到她的盘子里。

    “谢谢,御城哥。”看着面前那么高热量的点心,苏昕的内心是一百个拒绝。她都吃过晚饭了,再吃这些,即使今晚上一夜不睡,也难以消耗这些卡路里。

    见她没有吃,甄御城舀起一块点心送到她的嘴边:“女孩子太瘦不好看,我一直希望甄琪不要节食,可是她偏不听。”

    苏昕眨眨眼,张口含住点心,今晚的甄御城让她快要抓狂了。明天得郑重的警告甄琪,以后不许拿她哥和她开玩笑。

    甄御城似乎也不饿,吃了两块点心,喝了半杯咖啡。

    苏昕一口没动,说真的,她有些喝不惯这个东西。

    “走吧。”见苏昕没吃,甄御城起身拿起西装。

    苏昕默默的拿起雏菊,跟在他的身后。出了包间,甄御城自然而然的又牵起她的手,扣得紧紧的,反应慢了半拍的她只得被甄御城牵着。

    等电梯的时候,苏昕看见了一个熟悉的面庞,也终于明白甄御城今晚这一行的目的。

    当身着白色圆领连体裙,手提某奢侈品牌的白色链条时尚包的贝晶函出现时,苏昕自觉的往甄御城的身边靠了靠。

    “御城。”贝晶函稍显惊讶,看到苏昕时,眸色晦涩。

    甄御城点点头,算是回应。对于苏昕的反应,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

    “苏小姐,你好,这花好香。”贝晶函站在他们的左面,也在等电梯,和苏昕说话时,面带微笑。

    “请别叫我苏小姐,叫我苏昕就可以了,贝晶函小姐。”苏昕局促,后背冒汗,一方面因为贝晶函,一方面因为甄御城,她现在就像是被夹杂汉堡中间的那块肉,站也不是,退也不是。最要命的时,被包在甄御城手里的手似乎没有了感觉。

    此刻她早已不去想贝晶函的明星身份,更无视自己的手上的捧花。

    电梯迟迟不下来,苏昕深切体会放到什么叫度日如年,应该叫度分如年啊!

    “御城,下个星期我有场私人宴会,你和苏小姐来吧。”贝晶函眼里闪过一抹疲惫,然后强打起精神。

    “我会和苏昕去的。”甄御城说这话时,侧脸看着苏昕,在征询她的意见。

    四道目光照在她的身上,苏昕强迫自己咧开唇角:“嗯,贝小姐的宴会我们一定会去的。”

    电梯终于来了,三个人进入了电梯。其实在电梯和上的刹那,苏昕真想冲出来。

    狭**仄的电梯里,三个人挨在一起,苏昕夹在他和贝晶函的中间,悄悄的往后退了一小步。

    察觉到苏昕的动作,甄御城的手动了动,松开她的手,一把揽上她的腰。

    苏昕紧绷着身子,由着甄御城了。对这一切,贝晶函视而不见,在电梯打开后,对着她和甄御城淡淡一笑,离去,只留下一抹令人遐想的背影。

    甄御城沉着脸,揽着她走出电梯。考虑到他此刻的心情,苏昕没有推开他,和甄御城走出‘斯凯思’。

    当车缓缓的拐进巷子时,苏昕一颗紧绷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不过,还没有放松两分钟,她那颗刚放下来的心又提了起来。

    炽白的灯光下,一辆黑色的布加迪威龙静静的停在路边,那不是程森的车吗?

    “停车。”苏昕现在就想打开车门下去。

    甄御城没有停车,反而加快了车速,然后一个急刹车并停在程森的车旁。

    从车子下来后,布加迪威龙半响没有动静,而甄御城也没有离开。苏昕捧着雏菊,站在凉飕飕的夜风中,走也不是留也不是,那个滋味真是无法言喻。

    初夏的夜还是有些凉意,苏昕穿的不多,见两车都没有动静,她站不住了。你们都在车里坐着,凭什么她要在夜里站着。

    拍拍甄御城的车窗,苏昕指指来时的路:“御城哥,谢谢你的花和你的咖啡,回去吧。”

    甄御城打开车窗:“夜凉,你也快点回家吧。”

    布加迪威龙还是没有动静,仿佛是辆停在路边的空车。

    “嗯。”苏昕点头,盼着甄御城先走。她知道程森这尊佛有气,甄御城留在这多有不便,这也是程森一直没有下车的缘故吧。

    接着,让苏昕没有想到的是,甄御城打开车门下来了。他走到苏昕的身旁,脱下西装,自然而然的披在她的身上:“外边凉,要是没什么事,别再这站了。”

    西装上还留着甄御城身上的余温,可是苏昕却觉得更凉了。“御城哥,还是不要了吧,我马上就回家。”苏昕想把西装还给甄御城,被甄御城抬手压下了:“我在车上不冷。”说完,看了眼程森的车,然后上车离去。

    随着甄御城的车拐弯消失后,苏昕终于松口气,靠近程森的车。车里,始终没有动静,苏昕又站了好久,程森始也没有下来的意思。

    这是个什么意思?苏昕泛起困意,一脑门问好?想去敲车门,提醒车里的人该下来了。可车里的人明明能看到她,就是她看不清出车里的人。

    今天这一个两个都搞什么呀?

    苏昕压着心中的的小怒气,抬手重重的在车顶砸了两下,提醒车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