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甄琪立马收起表情,略带紧张的问道。

    “嗯。”苏昕点头,哑然失笑。没想到甄琪有一天会变成这个样子,还是因为一个男人,要是御城哥知道了,该不知作何感想了。

    “不许笑。”甄琪瞪了她一眼,嘴角含笑,转过身去。

    方宽先是对苏昕点点头,然后双眸闪光,冲着甄琪走了过来。

    苏昕窃笑,不在看他们,专心忙于自己手上的事。

    一在天b大不知不觉的过去了,这一天,程森没有在发短信来,也没有打电话来,苏昕一颗微玄的心渐渐的放了下来。

    回到家里,冷冷静静的,司秋菊没在家,不大的屋子里没有一个人,苏昕心里没来由的升起一阵阵失落。往日,回到家的她总会跟在苏宸的身后,而苏宸会在房间里一蹦一蹦的,开心的去冰箱里或厨房找吃的。现在,只有一个影子在她的面前跑来跑去,这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清。

    早上和晚上司秋菊都没在家,大概是因为这个吧。

    放下手里的东西,苏昕带上围裙去厨房做饭,陪苏宸重要,陪自己的妈妈也重要。

    做好饭后,司秋菊回来了,带着一脸的疲倦。苏昕摆好碗筷,端上饭菜:“妈。你去哪儿了?这么晚回来?”

    “我去找工作了。”司秋菊进卫生间洗手洗脸:“苏宸走了,你整天忙学业,妈一个人在家落得慌,再加上你爸的赔偿金也快见了底,我不能在家蹲着了。”

    “我这不是马上要实习了吗?实习期间也是有工资的,你去遭那个罪干什么呀?”苏昕又气她又疼她。

    “妈这不是在家没事做吗?也没适应苏宸不在这个家的日子,今天早上还去苏宸的房间去叫他起床,吃饭,上学。我得找点事做,转移下我的心境。”司秋菊擦好手,坐到饭桌前:“妈想跟商量个事,你看行不行?”

    “什么事?”

    “你再见到程森你问问他,以后苏宸不回来了,能不能给我们一个权力,要是我们想苏宸了,可不可以安排苏宸和我们见个面。”

    苏昕心里难受:“我试着和他提一提,他能不能答应我不知道。”

    “你试试。”司秋菊拿起筷子,开启了她的抱怨模式:“当初叫你把苏宸送走,你偏不,你看,我们养了五年,白白帮程森养那么大。不听你妈的言,你肯定吃亏在眼前。还好,小家伙现在找到了他的爸爸,你说要是我们把他养到十八,二十岁,他在找到他的爸爸,我们岂不是亏大了?其实啊,早就该送走了,你就不听我的。”

    苏昕没有反嘴,一边听着司秋菊的嘀嘀叨叨,一边为她夹菜。

    “行了,我自己会夹。”司秋菊不满的咕哝着:“是不是嫌你妈啰嗦烦,想撑死你妈啊?”

    苏昕无语,她真的是司秋菊生的吗?为什么她们母女俩总是不在一个频道上啊?

    吃好饭,苏昕回到自己的房间,刚坐下,手机响了,是甄御城打来了的,苏昕有些意外,思索一会儿,划开接听键:“御城哥。”

    “出来,我在你家门口了。”低沉,带着磁性的男声从手机里出来。

    “啊?”苏昕被吓到了,她以为甄御城打电话来或是发现了甄琪和方宽的事,没想到竟在她家的门口,这是要干什么呢?难道要当面质问?

    揣着一颗七上八下的心和司秋菊打声招呼后,苏昕出去了。

    远远地,炽亮的路灯下,甄御城靠在银灰色的宾利上,低着头,似在思索着什么。

    “御城哥。”苏昕走到他的面前,轻轻的唤了声。

    甄御城抬起头,直直的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打开身后的车门,取出一束清香淡雅的雏菊捧在面前:“苏昕,喜欢吗?”

    “嗯?”看着这么一大捧的雏菊,苏昕更是莫不着头脑,心中也愈发的忐忑,甄御城这到底要做什么?

    “上车。”甄御城把花放在她的手上,打开车门。苏昕看看他,看看怀里的花,满眼疑问。

    “带你去个地方,你肯定喜欢。”

    “御城哥,你有什么就说吧,或者你想问什么就问吧?”苏昕真想打电话问甄琪,她和她哥在家是不是有吵架了,或是她和方宽的事露馅了?

    “上车。”甄御城声音提高,带着一股命令。

    “好吧。”捧着花,苏昕踌躇一下,上了车。

    车子一路飙飞,使得极快,甄御城指节分明的大手紧握着方向盘,不发一言的盯着前方,像是满腹心事。

    苏昕干脆紧闭双唇,看向车外。

    二十分钟,车子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苏昕收回目光,打开车门下了车。

    站在‘斯凯思’咖啡厅的门口,苏昕看着甄御城,不明白带她到这里来做什么。

    “陪我坐坐。”甄御城把车钥匙交给侍应生,走到她的身边。

    苏昕捧着花,不在说什么,与他并肩走进去,在即将走进咖啡店时,甄御城牵起了她的手,与她十指紧扣。

    手上传来一阵异样的暖流,苏昕停下脚步,却被甄御城的力量牵着进了咖啡店。她想挣脱甄御城的手,可甄御城紧紧的握着她的手。

    “御城哥。”当着咖啡店里众人,苏昕尴尬的看着他。

    “我在楼上预定了房间,本来早该打电话给你,但今晚公司有事,晚了,抱歉。”甄御城牵着她,往电梯走去,他的神态和语气像是恋人之间闹了别扭,然后宠溺的给对方道歉。

    “没事。”苏昕摇摇头,决定到包间在问。

    在使者的带领下,苏昕跟甄御城很快到了包间。一进包间的门,苏昕急忙甩开甄御城的手:“御城哥,你有事吗?如果你有事,请你和我说清楚,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我会尽力帮你。”

    甄御城举着被苏昕甩到半空中的手,眸色深沉:“苏昕,我妹妹的意思你不明白吗?”

    “那是甄琪在胡闹。”苏昕一怔,今晚的甄御城真让人捉摸不透。

    “你是在觉着她胡闹吗?”甄御城一边脱下西服外套,一边探察她的神色。

    苏昕似乎听懂了,她放下手中的花,直直的迎上他的目光:“御城哥,如果甄琪的话为你带来烦恼的话,我现在郑重的告诉你,你不要理她。她是你的亲妹妹,她的性格,心思和脾气你比我清楚,就是纯属闹着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