梳好头,整理下衣服,连镜子都没照,苏昕打开房门走了出去。刚出房间没走几步,前面的门开了,程森脸色淡然的走了出来,苏昕想要转过去,还是放弃,了。

    想了一夜,她决定放低姿态,找他好好谈一谈。她的底线,照顾苏宸可以,留在庄园也可以,就是不可以领证。天天对着程森这样的男人,却只能看不能吃,真是一大折磨。虽然他不常笑,常常唇角噙霜,最最重要的是,程森和她好像犯克,每次遇见程森,她大大小小都要出点事,而程森却没事。像她这样的人,本该离他远些。程森,对于她来说,太遥远了。

    不过,照顾苏宸,她是非常乐意的,一辈子都行。

    见到苏昕,程森走了过来:“走吧,民政局的人已经在等着了。”一身黑色的手工西服,包裹着他修长,挺拔的身子,纯白的衬衫领口上打着一条紫色的碎花领带,苏宸一时间看呆了。

    “我们谈谈吧。”苏昕抿抿唇,掩盖刚才的失态。

    程森没有回应她,目光却直直的盯着她的腰,苏昕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这才发现腰间的衣服被血染脏了。

    伤口怎么破了?苏昕懵了,她怎么一点都没觉着疼啊?

    “回去换身衣服。”程森皱起眉宇,冷冷的开口。

    “不了,我们先谈谈吧。”苏昕只想先搞定程森,离开这儿,下午,她和戴警官说好了,还要一起去查看监控。

    “想和我谈,先去把衣服换了。”

    “好吧。”

    上好药,换好衣服,苏昕出来。程森立在原地,双臂环抱,背对着她。

    沉思下,苏昕走到程森的身边:“我答应你,只要苏宸这孩子需要我一天,我就不会离开他。”程森要和她领证,无非就是为了苏宸,现在看来,程森算是个很好的爸爸。

    程森没有回应。

    苏昕深吸口气,慢慢的说道:“我们不需要领证,你爱苏宸,我也爱苏宸,冲着这点,那张正可有可无。说实话,一开始我真的不放心把苏宸交到你的手上,可你的条件好,你们父子相遇也是冥冥中的缘分,所以,一切就让它顺其自然吧。”她的心里空空的,不知为何。

    “把这张合同看一下,如果没问题,字签了,证就不用领了。”程森拿出一张纸递给苏昕,柏寒的话,他考虑了一夜,到了天明,他改了主意。

    又是合同?苏昕满脸粗线的接过来,快速的扫视一遍。里面的条约她都能接受,都是和苏宸有关,只是最后一条是什么鬼,什么叫没有程森的允许不能谈恋爱结婚?

    “这最后一条,可不可以去掉?”最后一条,真的不行,司秋菊要是知道了,不得拿刀砍了她。

    “没有可不可以,只有不行。”程森终于侧过身子直对着她:“你是苏宸的妈妈,我是他的爸爸,别忘了你的身份。”说完,他的手上多了张银行卡:“这里是一千万,你的报酬,为期十年,十年后,视情况而定。”

    十年?苏昕盯着程森手上的银行卡,没有动,心里飘过一层甜蜜的苦涩。

    “如果你不去掉最后一条,我不答应怎么办?”如果对面的男人不是苏宸的爸爸,她真的真的会一脚把他踹到楼下,跌个狗吃屎。

    “我会跟文轩请假,什么时候你想好了,什么时候再去b大。”程森忽然俯下身子,压在她的头顶:“也好,庄园的景色还没欣赏够,我会让柏寒带着你慢慢的欣赏。”

    苏昕气的目眩,感到程森的下巴抵在她的头上,快速的弯下双腿,然后猛地踮起脚尖向上顶去,‘咚’的一声,撞在了他的下巴上。

    程森低低的哼了一声,似乎抵到他的舌尖。听到他的低哼声,苏昕终于出了一口气,四肢百骸都顺畅起来。

    可下一秒,她整个人都惊愕了。程森一手揽上她的腰,一手扣住她的脑袋,整个人压了上来,咬住她的嘴唇。

    炽热的气息呼在她的脸上,苏昕整个人都懵掉了,石化了,任由程森撬开她的嘴唇,长驱攻入。

    嘴里传来淡淡的铁腥味,苏昕才逐渐的回过魂来,明白了程森为什么要这么做,深为刚才的举动后悔。

    程森在惩罚她。

    清醒后,苏昕使劲想要推开他,却怎么都无法动他,不管她怎么使力,程森都把她圈的实实的,动不得半分。

    渐渐的,苏昕放弃了抵抗,有一开始的抗拒变成了回应,心玄巍巍的颤动着。

    楼下,刚从外面进来的柏寒有默然的退了出去。

    良久,程森才放开她:“不要撩我,不然。。。。。”嘴角绽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混蛋,苏昕烧着脸,捏着合同落荒而逃。一上午,苏昕都把自己关在房间内,连早饭都没下去吃。虽然一直在读合同,可合同上写的到底是什么,她都不知道。

    游离了一上午,苏昕到卫生间冲个澡,才恢复正常。站在镜子前,怔怔的看着镜中的人。

    一个危险的念头正从心底悄悄的钻出,苏昕极力的否认,压制。

    中午,柏寒送她去了学校,苏昕下车时,柏寒别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苏昕对上他的目光,整个人一僵,匆匆离去。

    她确定,早上那一幕柏寒看到了,该怎么办呢?下午,苏昕整个人都不在状态,甄琪关心的问了几句,忙手上的功课去了。

    傍晚,苏昕和甄琪分开后,直接去了警局。戴警官给她倒了杯热水,聊了几句,去了办公室。

    “今天,我叫人把你家周围有监控的地方全都拷贝下来了,东西才刚送来。”戴警官打开桌上的电脑:“幸好苏小姐提供的信息早,不然时间长了,这些监控自然消除,还不好查了。”

    “戴警官没有看吗?”屏幕上很快闪过一幕幕熟悉的地方和来往的行人。

    “还没来得及呢!”戴警官笑着操动着鼠标,画面飞快前进,十几秒后停留在两个身穿烟灰色休闲服的男人画面上,然后伸手指着屏幕上的男人说道:“就是他们了,小刘去拷贝的时候顺便调查一番,就是他们找苏宸的。”

    “戴警官有没有办法把他们的身份查出来?”苏昕盯着那两人,拧起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