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说说闹闹,二人到了图书室,甄琪这才想到刚才苏昕说的事:“鹿哲没抓到雷文雷武,苏昕,你要小心啊。”

    “没事的,他们现在仓促逃命,根本无暇顾及这些,等他们有实力回来时,早就忘了这些了。”苏昕很笃定,雷文雷武已经不是事了,她不需要再为这提心吊胆,浪费心神。

    “也是,他们之前得罪那么多人,那些仇家趁这个机会,还不得死命找他们,能不能活着都是未知呢。”

    下午到了苏宸的放学时间,苏昕没接到程森的电话,和甄琪分开后,去接苏宸。等苏昕到学校后,柏寒早已等在那里。

    “苏小姐。”柏寒原本斜靠在车上,见到苏昕后,立直身子。

    “你们决定来接苏宸,为什么没告诉我呢?”苏昕气恼,白让她跑一趟了。

    “苏小姐,今晚还得麻烦你了,苏宸嚷着要你陪他。”柏寒面带歉笑,伸手为她打开车门:“苏小姐,请。”

    这架势,苏昕连拒绝都不好意思,不得不多看了几眼面带浅笑的柏寒:“谢谢。”

    柏寒点点头,轻轻关上车门,上了车。车里,沉静,苏昕闭上眼睛,昏昏欲睡。快到庄园时,柏寒突然冒出一句:“程少不在庄园,他回程家老宅了,本来想带苏宸回去的。”

    “奥。”苏昕点点头,算是回应。程森带苏宸回程家,以他们父子现在现在相处的情形看来,这是早晚的事。

    “程少十点就回来了,这是程家老宅的家庭聚会,凡是程家的人都要去的。”柏寒从后视镜里暗暗的观察着苏昕。

    “那他准备什么时候带苏宸回去的?”被柏寒从后视镜里盯着,苏昕感到了不自在,问了一个看似多余又无聊的问题。

    柏寒没有回答他,收回视线,全神贯注的盯着前方。苏昕等了一会儿,见柏寒不准备回答她的问题,只好假装闭上眼睛。

    二十分钟过后,车子减慢速度驶进庄园,当车子稳稳的停下后,苏宸欢脱的跑了过来。

    见到苏宸,苏昕把一切甩到脑后,给司秋菊发了短信,告诉她过来陪苏宸了,然后陪苏宸去做功课。七点钟,柏寒吩咐佣人布置好晚餐后,手机响了。

    看到屏幕上的号码,柏寒习惯性的蹙起黑眉:“贝小姐,你好。”

    “柏寒,他真的不来了吗?”电话那头女声有些颤抖。

    “贝小姐,程少今晚有事,所以取消了和你今晚的见面。”柏寒一本正经的扯着谎。虽然是程森让他先联系贝晶函的,可是他刚和贝晶函约好见面的时间地点,程森就改变了,让他取消和贝晶函的见面。

    当然,程森很体谅他的辛苦,告诉他为何要取消见面的原因:暂时不想见她。

    “那他有没有说什么时候有时间?”电话里的声音很迫切,紧张。

    “没说。”

    “柏寒,你能把他的私人号码告诉我吗?”电话里的人不甘。

    “不能。”柏寒想都没想,干脆的回绝,在看到苏昕牵着苏宸走过来后,当即挂断了电话:“苏小姐,苏宸,用餐了。”

    “你别叫我苏小姐,叫苏昕吧。”被柏寒一口一个的苏小姐叫着,苏昕真的不喜欢。

    说话间,苏宸转动着小脑袋环视了餐厅一圈,然后瞅着柏寒:“柏寒叔叔,程叔叔呢?他晚上不回来吃晚饭吗?”

    柏寒一愣,之后眼角含笑:“程叔叔今晚有事,一会就回来了,苏宸乖乖的吃饭,吃好晚饭程叔叔就回来了。”

    “好,柏寒叔叔。”苏宸看了苏昕一眼,坐在餐桌旁,熟练,自然的系上餐巾。这一刻,苏昕知道自己之前多虑了,他本就是站在高颠之上的孩子。

    晚饭过后,带苏宸上床睡觉。苏宸睡着后,本打算回去的苏昕因为找不到柏寒,只得留下,睡在昨天的房间里。

    迷迷糊糊中,苏昕感到腰间一凉,触电般的坐起来,一下子撞上某人的脑袋,痛的龇牙。

    “你?”看清撞得人是谁后,苏昕狐疑的看着程森,盯着他那一双深邃幽黑如寒潭般的眸子。程森像个没事人一样,淡淡的目光滑落到她的腰上:“为什么不上药?”说着,顺势坐在了床边。

    腰上的衣服已被撩开,露出莹白如光的肌肤和暗红色的伤疤。

    程森坐在床边,苏昕觉得膈应:“我忘了。”挨得这么近,她明显的感应到对方温热的气息,脑袋开始晕糊起来。

    “药呢?”程森淡淡的问道,深邃幽黑的眸子隐匿着一层若有似无的氤气。

    苏昕摸起床头柜上的药瓶递给他,心里不住的祈祷程森敢紧离开。

    “躺下。”接过药瓶,程森站起来,取出药棉,打开药瓶盖子。“你要干什么?”苏昕这才惊觉到自己腰间的衣服早已敞开,忙整理好衣服。

    “躺下。”程森挑起眉梢,语气冷硬,还夹着一丝命令。

    “我自己来,谢谢。”意识到程森想要做什么,苏昕哑然,她可不敢劳驾他做这个。

    不过,今晚的程森有些怪怪的。

    苏昕打起精神,伸手欲要从他的手里接过药瓶。安全起见,还是要和和程森保留一定的距离,她的心里对他已经有了阴影。

    见苏昕对他一副高度的戒备,程森不在废话,直接伸出大手,一把按倒她,强行把她翻过去。

    猛不跌被程森大力甩过来,苏昕的脸颊和床头实实在在的接了个吻。靠,苏昕暗骂了一声,要不是有前车之鉴,她早就一脚踹过去了。考虑和程森的实力悬殊,苏昕咬着牙,没哼一声。

    腰上传来一阵一阵的清凉感,苏昕的火气一下子没了,身体放松下来,整个人侧躺在床上,由程森为她抹药,不管他发的什么疯,眼下是不能和他硬来的,谁要她现在在人家的地盘呢!

    程氏庄园。

    “药,记得按时用,不要让苏宸看出你受伤。”上完药,程森把药瓶往柜子上一放,‘啪’的一声后,房间里久久的寂静。

    等了一会儿,没有任何声音,苏昕整理好腰间的衣服,坐了起来。

    “你?”苏昕直接说不出来话,程森居然还没走,就那么立在床边,如一座山般压在她的头顶。

    程森没有说话,黑玉一般的眸子时明时暗,不知道他此刻在想什么。被程森这么盯着,苏昕的心里不免起毛。

    “你到底要做什么?”苏昕真的后悔留在这,早知道她无论如何都要找到柏寒,送她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