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应该是跟上次绑架苏宸有关系吧?”和司秋菊说这事,是因为她需要妈妈帮忙分析分析。如果今天挟持她的这个男人才是绑架苏宸的真正幕后之人,那他为什么要绑架苏宸呢?

    “人,人不是都被戴警官抓走了吗?”司秋菊瞳孔一缩,说话都不利索了:“程森抓,抓的人又是谁?”

    “妈,你怎么了?”司秋菊怎么了,难道真的把她吓着了?苏昕有些后悔,不该贸然和司秋菊说的。

    司秋菊擦下额头,笑了:“妈胆小,你不是不知道,这太恐怖了。以前也就是在电视上看看,那成想会真的发生在自己的生活里。程森抓那个人干什么啊,他又不是警察,管的事也太多了吧。”

    “没有,应该他比那些警察更想早早知道他们为什么要绑架苏宸吧?”苏昕推测,程森和那个男人的对话,苏宸被绑架好像不简单啊。

    “也是,那帮警察办事效率那么低,程森是苏宸的亲生爸爸,肯定想早早查清是什么人干的。动土动到程家的头上,也真是不要命的主了。”司秋菊说这话时给苏昕一种错觉,好像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妈,我怎么感觉你很担心啊,你是不是后悔了把苏宸还给程森,我们现在可不可以反悔啊?”

    “我们想反悔,程森会答应吗?”司秋菊拍拍她的后背:“别想这么多了,你也看到了,程森我们惹不起,反悔的事我们娘两也只能想想,想想。”说完,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睡觉去了。

    坐了一会儿,苏昕也没分析出什么来,悄悄的猫进了苏宸的房间。

    早上,送过苏宸上学后,还没到b大,苏昕的手机响了,拿出一看,是一个新号码,鹿哲的。

    “鹿哲先生,你好。”

    “这称呼真土,叫我鹿哲吧,本少才不要这么土的惯称。”手机那边,传来鹿哲自我感觉十二分好的声音:“我打电话,给你提个醒,雷文雷武这兄弟俩我没找到,md,属蚯蚓的吧,t市我叫人都翻遍了,要逃也只能从泥土里钻洞跑了。”鹿哲很不爽,雷文雷武没找到不说,连谁动了他们也没查出来,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此时,他的眼前跳出一幅甄琪目露鄙视讥讽大笑的画面,火气直升。

    “我知道了,谢谢鹿哲先生。”苏昕真不习惯直接喊鹿哲的名字,更何况,鹿哲是程森的人,还是保持点距离比较好。

    “要不要我给你派几个人,暗中保护你,直到我翻出这两个王八蛋。”

    “不用了,谢谢鹿哲先生。。。。。”苏昕还没说完,被鹿哲吼断了:“别叫我鹿哲先生,本少不喜欢这个称呼。”

    苏昕摸摸被震得嗡嗡响的耳朵,真想对着电话骂一句:你有病啊!

    但是,但是,她不能。

    “鹿哲,我叫你鹿哲,这个称呼你喜欢吧?”对这样的人就算他和程森不认识也不能走的太近,太难伺候了。

    “本少的名字,本少不喜欢,你喜欢啊?”

    “在这里我先谢谢你了。”苏昕调整下,跟上鹿哲的变化节奏:“我不需要有人保护,因为动他们的人不是我,就算他们日后回t市算账,也不会找我的。都说雷武好色,到那个时候,他早就会忘记我这么个人,我想,我现在和以后因该都是安全的。”

    手机那头寂静了两秒后,传来鹿哲难得认真的声音:“你说的是对,但是还要当心点。这个是我的私人号码,二四小时不关机,不离身,有什么随时打我电话。”

    “我知道了,鹿哲,谢谢。”

    挂了电话,明明该是放心,轻松的感觉,苏昕却偏偏放松不下来,也不知道为什么,许是不想欠鹿哲的人情吧?

    走进b大没几步,苏昕的手机又响了,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是戴警官。

    “戴警官,您好。”手机放在耳边,苏昕朝人少的道上走去。

    “苏昕小姐。”电话那头的戴警官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些为难:“我有个事不知道该不该和你说,拨出你的号码前,我徘徊了很久。”

    苏昕心一凉:“戴警官,您说。”

    “也不是什么大事,与案子也没多大关系,当然,案子也没什么进展。”听出苏昕的语气变化,戴警官敢紧说道。

    “那您说。”

    “您的妈妈,也就是司秋菊女士,已经来我们的警局好几趟了,每次来也没什么事,都是问案子的事,她好像很在意那些绑架的嫌疑犯说些什么,一来就缠着我们的警员问的特别详细,特别多。”

    苏昕听明白了:“真不好意思,戴警官,我妈妈给你们添麻烦了。”

    “不是,也没添麻烦,只是案子没有破,不管我们审问出什么,都不会随意泄露的。”戴警官很客气,还没等苏昕接话,又说道:“苏小姐,我以一个十几年的老警员的经验判断,司女士是不是知道些什么,或者隐瞒了些什么,才导致我们的案子这么难以进展。”

    “我正要打电话告诉你,戴警官,我妈妈焦急是有原因的。”苏昕想让戴警官帮忙,他有权里调看监控:“苏宸被绑架后,有人到我们家附近问过五年前孩子的事,他们描述的和我五年前从大雨中抱回孩子的情况差不多。我想我妈妈应该是担心苏宸在出意外,又或者她觉着那些嫌烦就是问孩子事的人指使的。”

    “我知道了。”戴警官慎重的语气中夹着抱歉:“谢谢苏小姐提供的线索。”

    “戴警官,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苏昕摸摸腰,踌躇着要不要把这是告诉戴警官,想想还是算了,别给自己找事了,帮苏宸找到他的妈妈,其他的与她无关。再说,发生那样的事也不算什么吧,甄琪和甄煜城早就说过程森是什么人,不要让戴警官他们难做。

    “苏小姐说。”

    “戴警官可不可以调出我家周围的监控,我想知道来问五年前事情的人是谁。”她答应了苏宸,不能因为程森的不允许就对孩子空许诺言了。

    “好,我们警方也想知道这人是何方神圣。”戴警官答应的干脆,送了个顺水人情。

    “谢谢戴警官。”

    和戴警官约好时间,苏昕挂了电话,一个人走在蜿蜒迂回的小道上,满腹心事。

    前面,小道旁边的合欢林里,甄琪步履匆匆的走了出来,树林里站着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子,盯着她的背影,星眸如辉。

    “苏昕。”甄琪见到她,快步朝她走来。听到声音,苏昕收起心绪,抬头望去,甄琪正快步向她走来。树林的男人看到她后对她点点头,苏昕回应他微微的点下头,盯着甄琪问道:“那个人是方宽吗?”

    “是。”甄琪回头望了望,蠕动着嘴唇,没多说什么。

    见甄琪不愿多说,苏昕收回目光,换了个话题:“鹿哲打电话了。”为了不让甄琪担心,她决定不和甄琪提在程森那发生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