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伸手拉开苏昕左侧的椅子,爬了上去。

    苏昕站在那,纠结着要不要到苏宸的左边坐下,潜意识里她拒绝和程森挨的这么近。

    “刘嫂,上菜。”程森自她进来,没看她一眼。

    “是,少爷。”

    苏昕低头,坐在了苏宸的右边,苏宸又跳下来为她系好餐巾布,然后满意的坐回自己的椅子上,熟练的为自己系好餐巾布。

    菜一道道的上来,摆好,见程森动了筷子,苏昕才端起碗。

    饭桌上,沉闷异常。苏宸认真的吃着饭,严格的执行她平常的教导,‘食不言’,只会时不时的为她夹菜。程森衣领微敞,不慢不快的吃着,随着饭菜的咀嚼下咽,荷尔蒙十足的喉结明显的一上一下滚动着。苏昕瞟了两眼,偷偷的吞了吞口水。

    苏昕的小眼神和小反应,全都落到程森的眼中,他的唇角不由得的扬了扬。

    苏宸扒了口米,斜扫了程森和苏昕一眼,心里悄悄的乐开了花,有戏。

    怕程森发现,苏昕不敢在多看,暗暗的告诉自己,以后要是找男朋友一定找一个喉结性感的男人。

    饭后,苏宸拉着苏昕回到房间:“妈咪,程叔叔的手怎么受的伤?”

    “我哪知道?”苏昕刮刮他的小鼻子:“告诉妈咪,程叔叔对你好不好?你喜欢不喜欢程叔叔?如果有一天程叔叔变成了你的亲人,你希望他是你的什么亲人?”

    苏昕问完,苏宸小脸上的笑迅速不见了:“妈咪,程叔叔是不是我的爸爸?”

    听闻,苏昕沉默了,不知从何开口:“是。”苏宸早该猜到了吧?他那么聪明,从第一次见到程森后就该猜到他是谁了,只有她一人活在自己自欺欺人的幻想中。

    “妈咪,你是不是不要我了?”听到苏宸这句话,苏昕的眼泪差点留了下来:“不是。”

    “就是,不然为什么你要把我放在程叔叔这,我都两天没有见到你了。妈咪,以前我可一天都没离开过你。”苏宸生气了,小小的胸脯一起一伏。

    “他是你爸爸,你到爸爸这来,不需要妈咪陪得。”苏昕哽咽着,尽量把对苏宸的影响降到最低。

    “妈咪。”苏宸皱起鼻子,要哭了:“昨天程叔叔说不送我回去,我以为你不要我了,你知道吗?我等你等了好久,最后是哭着睡着的。妈咪,你不要离开我,你不要抛下我。”

    “宝贝,对不起。”泪无声的滚落,苏昕轻轻的把苏宸揽入怀中,她真怕自己会改变主意。

    “妈咪,你是不是一定要把我给爸爸?”苏宸搂着她的脖子,眼泪婆娑的眸底闪过一丝狡黠和盘算。

    “我不是你的亲生妈妈。”苏昕狠下心来,想到了甄琪说的话,苏宸是程森的儿子,起点可比别人高了一个珠穆朗玛峰,为了苏宸长大后能俯视世界,她只有放手。

    这是她给苏宸最大的爱。

    “那你可不可以留下来陪我一段时间,还有,现在不要把我放在这,我还想回去陪姥姥。”他知道妈咪一定会答应的,只要答应了,剩下的就好办了。苏宸泪花晶莹,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苏昕。

    “可以,但要经过程叔叔同意,也就是你的爸爸点头,还有,我不能每天都陪着你,但我会尽量多抽时间陪你。”苏昕坐到地毯上,用力的抱着苏宸。

    ”妈咪。“苏宸坐在苏昕的腿上,一手手臂圈着苏昕的脖子,一手为苏昕擦拭眼泪,伸着小鼻子嗅着苏昕头发上的香味,过了一会儿,情绪低落的问道:”妈咪,你知道她是谁吗?“

    苏昕愣住了,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你想找你的妈妈,是吗?“她不敢确定,苏宸嘴里的她指得是谁。

    ”不想,我就是想看看她长什么样子?把我生的这么帅气。“苏宸撩起她的头发,放到鼻子下面深深的吸了两口:”妈咪,我是不是被你从大雨的路边捡来的?“

    “苏宸?”苏昕不知道怎么回答他的问题,这些她从来没在他的面前提起,难道是妈妈和他说的?

    苏宸摇头,:“不是姥姥告诉我的,我是听朱阿姨和李奶奶说的。”这是一年前凑巧从邻居的嘴中听到的,当时他回到屋里大哭了一场。

    这些人!

    苏昕抱紧苏宸,把他头贴在胸上,就像小时候哄他睡觉时那个样子:”苏宸,如果你的妈妈有一天出现在你的面前,你会用你和程叔叔一样相处的方式接受她吗?“

    “我只想看看她长什么样子,其他的,我没考虑过。”还有一句他没有说,他还想亲自当面问她‘当年你为什么要扔下我?’

    “妈咪答应你,会帮你找到你的妈妈,好吗?”苏昕摩挲着苏宸的后脑勺,做了个决定。

    “妈咪。”苏宸抬头亲了她一口:“妈咪,我爱你,也爱姥姥,你们要等着我长大,不许丢下我。”

    苏昕的心好难受,紧紧的搂着苏宸的脑袋,伏在他的小肩膀上无声的落了泪。

    苏宸去睡觉了,苏昕给他盖好薄被,关好房门,决定去找程森谈谈。门外的佣人领她到三楼的门口轻轻的敲了敲门:“程少,苏昕小姐有事找你。”

    安静了两秒后,里面传来低沉的男声:“进来。”

    女佣做个请的手势,慢慢的退了下去。

    苏昕轻轻的吐口气,推开房门。这里是书房,苏昕站定后快速的扫视两眼。一张黑色的大檀木书桌紧贴着右侧古香古气的书架,书架上面摆放着一排排整齐的书和文件,书架前面立着一盆盆景,书桌的后面,一个一人高的银色保险箱紧贴着墙角。书桌的前面,是一套名贵的实木沙发。抬头,一盏古典的宫灯,正散发着清冷的光亮,凝聚着时光的悠然。端严的布置风格和他的主人喜好脾性是相同的,房间里没有多余的装饰和沉坠。

    吸着似有似无的檀香,苏昕觉着压抑:“你的手还好吗?”程森自他进来后就停止了手上的工作,靠在雕花椅背上,深邃如海的眸子不动一丝情绪。

    闻言,程森的眸光动了动。落在裹满绷带的手上,薄唇张开:“按时上药,你腰上的伤很快会恢复的。”

    “谢谢。”苏昕瞅着他一动一动的唇,想到了那天的吻,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涌了上来。

    苏昕的神色变化没有逃过程森的眼睛:“苏小姐在想什么?”问过,忽然有股逗她的冲动,抬手抚上自己的唇,轻轻的滑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