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里,苏昕松了口气,提着东西放到自己的房间。苏宸上学了,司秋菊没在家,正好,省的她看到提着的东西东问西问的。整理好提回来的东西,肚子饿了,刚到厨房,司秋菊回来了,看到苏昕在做饭,问道:“和甄琪这么快就回来了?”

    “嗯,学校临时布置一项实习任务,没办法,就回来了。”苏昕轻描淡写的撒着谎,打着鸡蛋。

    “白白浪费两张飞机费,明明还没放假,你们出去玩个什么劲。”司秋菊放下手里的东西,突然想起什么:“苏宸的事怎么样了,程森什么时候把他接走?”

    闻言,苏昕放下手里的筷子:“妈,你就这么希望苏宸离开?你好歹也带了他五年,就这么一点情分都没有?”

    “不是。”司秋菊神色凝重:“你不在家这两天,有人到我们这问起什么五年前有没有什么孩子的事,因为上次苏宸被拐走的事,周围的邻居们都和那些人说不知道。经历过上次绑架一事后,我就琢磨着,苏宸还是趁早放到程森那,不然我这心总是七上八下的,觉都睡不踏实。那案子还没破呢,这又什么人啊?”

    “五年前孩子的事,这不就是说的是苏宸吗?”苏昕凝眉:“难道是程森?”

    “不是。”司秋菊笃定的摇头:“以程森的手段,肯定什么都知道了,哪里需要这样一点一点询问啊?”

    “也是。”苏昕寻思一会儿:“程森是苏宸的爸爸,那他的妈妈是谁呢?我想,能知道孩子是五年前扔在这的,应该是熟知内情的,也许只有苏宸的妈妈知道这么清楚了。”

    “我也想到了,你说程森没结婚吧,这孩子不知道是他和哪个女人生的,孩子为什么会被抛弃,我们都不知道。现在程森知道孩子了,你说,孩子的妈妈也有可能寻找来了,到时孩子给谁呀?我们可是和程森说好了,孩子给他的,这要是孩子的妈妈真的找来了,把孩子带走了,我们拿什么给程森啊?”司秋菊最担心这个,程森他们惹不起,更不愿意夹杂到他和孩子母亲之间的是非中。

    “我知道了妈。”苏昕心宇沉重,放学时打个电话让程森来接孩子吧。

    晚上九点,苏昕手机响起,拿起一看,是个陌生号码,苏昕没有接,放下手机开门出去。

    到了路口,青白的路灯下,一辆黑色的布加迪威龙静静的停在那,苏昕深吸一口气,大步走去。在距离车子还有五六步时,车门打开了,一身纯黑色西装的程森从车里下来,幽黑的眸子熠熠生辉,像是天上时隐时现的星星,看向她。

    苏昕的心跳不由得加速了,怎么控制也控制不住,她不敢在往前,停下脚步,抿唇不语。

    四周静谧,苏昕甚至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车里,没有动静,静的仿佛只有程森一人而来。

    睡着了?顶着问号,苏昕不得不看向程森,刚抬眸,便与他的目光迎上。

    车里,小人儿捂着嘴,睁着眼睛默默的看着车外。

    良久,苏昕别开目光,抬脚走到车前。

    车里,苏宸吓得忙闭上眼睛。

    苏昕打开车门,不管车里的苏宸是睡了是没睡,弯腰抱起孩子,快步离开。身后,程森站了许久。

    回到家里,苏昕把苏宸往床上一放,到卫生间洗了个冷水脸,凉凉的水飞到脸上,苏昕渐渐的清醒过来,甩掉多余的想法。

    床上,苏宸睁开一只眼,窃喜,妈咪的秘密,只有他一个人知道,这下好办了,姥姥再也不愁以后妈咪带着我不好嫁人了。苏宸转动着黑黑的眼睛,细细的回顾刚才苏昕和程森四目相视时的细微变化,十分确定妈咪对那个男人有想法。

    生活又回到了正轨,出院以来,苏昕的生活归于宁静,要不是几乎每天晚上程森会送苏宸回来,苏昕都忘记了程森是谁。

    中午,b大食堂里,苏昕和甄琪面对面坐着。

    “苏昕,我哥给了我两张演唱会门票,是贝晶函的,明晚上我们去看演唱会吧。”甄琪非常郁闷,自从上次从医院分开后,她哥和苏昕有多长时间没见面了,不行,这样不行,甄琪一边摇头,一边数着米粒。

    “贝晶函?是那个刚从f国回来的贝晶函吗?”贝晶函,听着耳熟,对于明星歌星,她也知道不少,也有喜欢的。

    “是的,我好喜欢她的歌,自从她去f国进修,好久都没听她的演唱会了。”甄琪拨乱数好摆齐的米粒,筷子一放:“我吃饱了。”

    苏昕看了一眼,她面前的饭至少了三分之一。

    “好吧,多会开始,多会结束。”苏昕一口答应,本要陪甄琪吃饭的,现在她想听演唱会,那就去吧,问问时间,太晚的话,发个短信给程森,让他不要送苏宸回来了,该试着在程森那过夜了。

    “十点结束,你和程森说下,大不了苏宸就别送来了,天天送来的也不嫌麻烦。”

    “好的。”吃完最后一口饭,苏昕和甄琪起身离开,刚出门口,遇到仇铮。仇铮像是专门在等她们,看到她和甄琪后,迈步迎上来:“苏学妹,甄学妹。”

    “学长好。”苏昕礼貌的回应道,甄琪哼了一声:“都毕业了,还回学校干什么,舍不得啊?”她一看到仇铮看着苏昕的眼神就不爽。

    “甄学妹真会开玩笑。”仇铮面带微笑,并没有因为甄琪的话而生气:“我有个朋友来t市开演唱会,送了我几张门票,叫我一定去捧场,这不,明天晚上演唱会就开始了,我这门票还没送出去。”宴会那天晚上回去后,他的眼前就一直萦绕着苏昕的身姿,刚挥去又自来。

    “你朋友,是贝晶涵吗?”甄琪有些惊讶,总算正眼看他了。最近在t市开演唱会,还从国外来的,不就贝晶涵一人吗?

    “不是你的朋友吗?”仇铮意外,反问道。

    “不认识。”甄琪立马摇头,骨碌这黑眼球,不晓得再打什么鬼点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