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你这女人真会过河拆桥。”鹿哲手快,及时扒住门边,就不松手,整个画面看起来虽然违和,却不失趣味,两人像是热恋中打闹嬉笑的情侣一般。苏昕靠在床上,津津有味,忘掉了一切的不愉快。

    “别动,别动,我手机响了。”鹿哲收起玩意,拿出手机。

    甄琪没占到什么便宜,反而累得气喘吁吁,乘鹿哲接电话得空当,赶紧大口大口得喘气,歇息。

    “沐泽。”握着电话的鹿哲完全变了个人。棱角分明,线条硬朗得脸上散发出一股凌厉得锐气,随着通话的时间越来越长,神色越来越慎重。

    甄琪不由自主得松开鹿哲的手臂,退后,和他保持几步距离。

    过了一会儿,鹿哲收起手机,面色凝重:“雷文,雷武不见了,‘雷武商社’消失了。”沐泽说了很多,总结起来就是雷氏兄弟完蛋了。

    “什么叫不见了,什么叫消失了?”苏欣弯起双眸,不明白鹿哲所说的。

    “雷氏没了,雷文雷武生死不知,下落不明。这两个鳖孙肯定得罪什么人了,被人给这个了。”鹿哲比划着,眸光现狠:“这是谁做的,倒省了我的事了。”雷文雷武一直盯着他碗里得肉,‘青恋’和鹿家得产业,殊不知,他也一直暗中紧咬他们手上的‘雷武商社,’只因没有十足得把握,他才迟迟没有动手。现在倒省事了,就是不知道雷氏产业便宜哪个

    王八蛋了。鹿哲后悔,后悔没有早出手。

    “那雷文雷武是生是死啊?”甄琪伸着脖子,暗暗的松口气:这兄弟两好歹已经去阎王爷那报过道了。

    “沐泽去查了,放心,就算他们侥幸逃过这一劫,过不了多久,定会生不如死。”鹿哲勾勾薄唇,像只即将要捕食得猎豹。

    苏昕得心‘砰砰’得跳着,后背渗出一层毛毛汗雨。妈妈和甄琪真的是对的吗?苏宸交给程森到底是对是错呢?鹿哲,程森,他们到底是什么人?鹿哲刚才比划得动作,那是杀人的意思吧,难道雷文雷武真的被人干掉了?

    对这些,鹿哲不仅云淡风轻,更是习以为常。

    见苏欣脸色有些不对,甄琪以为她担心雷文雷武逃掉了:“苏欣,你放心,鹿哲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实在不行,我和我哥说一声,让他也帮帮忙,一定要找到他们。”趁此机会,一定要借鹿哲得力量抓到他们,要是跑掉了,苏昕就麻烦了。

    “抓到他们该怎么办?”苏欣微诧,突然觉着自己不知好歹。戴警官说的一清二楚了,她竟然怜悯这样的人。

    “这个,就交给鹿少吧。”甄琪给鹿哲带了一多少都无所谓。

    “没问题。”鹿哲点头,雷文雷武他死一定要找到的。t市什么时候出了这么号人物,不声不响得动了雷氏兄弟两,这人是谁,他得去拜访拜访,看看是敌是友。

    “谢谢。”苏昕身上没有劲,无力得往被窝里缩缩,泛起困意来。

    看苏昕脸上呈现出倦态,甄琪对鹿哲是个眼色:“苏昕,我去给你取报告,再去买午饭,你休息一会儿。”鹿哲一来,她和苏昕午饭都没吃,竟听鹿哲一人在这废话了。

    “好的。”苏欣点点头,不想在说话。

    “好好睡一觉。”鹿哲关上门,和甄琪一同离开。

    程氏庄园,柏寒看着站在程森身边得苏宸,心中感慨不已,要是老爷子老太太,程总,夫人知道这么个小人儿,怕是会激动坏了。

    “暂时不要和那边说。”程森看了他一眼,被苏宸牵着,慢慢得朝前走。

    柏寒不解:“,是,程少。”老爷子,老太太,程总和夫人一直在催婚,盼着抱重孙子,孙子,为何程少不把孩子带回去呢?

    苏宸拉着大手,东瞅瞅,西看看,没一会儿圆圆嘟嘟的脸上挂起了心事:“程叔叔,我想回去了。”原来他的‘爸爸’家业竟然这么大,那他的计划能成功吗?

    程森以为他累了,抱起他,往楼上走去:“我们去看看你的房间,等会送你回去。”第一次当爸爸,他的语气不觉中温柔了许多。

    柏寒跟在后面,腹诽,他还真没见过程森如此的温柔的一面,就算有贝晶涵的那段时光,也只是面部的线条肌肉柔和一点,绝对无法和现在媲美。

    看来,孩子是每个父母的最软肋,那么。。。。。?柏寒的心里多了层担忧,这要是被他们的对手知道了,怕是不太平了。

    “那要快点。”苏宸故意往外挪挪身子,他不想程森误会会马上认他,这样的话,不仅他的计划会落空,也太便宜这个男人了。

    鹿哲趴在程森的肩上,认真的盘算着,爸爸他要认,妈咪也不能离开他,最好的结果就是让他们结婚,这样他既有妈妈,也有爸爸。

    程森停下脚步,大手包住苏宸的后背,掌心传来一股温馨的暖流,瞬间包裹那小小的身子,苏宸好想抱住程森的脖子。

    楼上,柏寒打开门,紧张的迅速扫视一边房间,确定房间里的摆设和卫生没有瑕疵后,退开两步:“程少。”

    “喜欢吗?”程森抱着苏宸走进房间,轻轻的放下他。

    “嗯。”苏宸点点头,诚实的回道。这么大,这么漂亮的房间他还真是第一次见,感觉好酷。

    “喜欢就留在这,好吗。”程森说完后,身体略略僵立着,这是他第一次镇定不起来。

    苏宸低着脑袋,过了一会儿扬起小脸,两颗如黑葡萄一般的眼睛认真的看着程森:“不好。”说完,默默的在心里补了一句:妈咪不再,当然不好,如果你把妈咪留在这,就好了。

    程森神色一滞,他不敢问为什么,从来没有惊怵过他,对上苏宸的眼睛后从脚底升起一阵阵愧意。

    他欠这个孩子太多了吧?

    “程叔叔,我该回去了。”苏宸伸出小手攥着程森的大拇指,慢慢的摇晃着:“妈咪说,不能回家的太晚,她会担心的。”

    手上挂着白白嫩嫩的小手,程森心中悸动:“程叔叔这就送你回去。”看来,接回孩子的事要先放一放,今天这一步是个很好的开头,得让苏宸慢慢接受他。

    在医院休息两天,苏昕要回家,来接她的甄琪一直叨叨个不停:“我都给你请过假了,也和司阿姨说了,你这么着急的出院做什么?轻微脑震荡,医生不是叫你住一个星期的吗?你说你这么急着出院,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