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宸。。。。。。”看清苏宸牵的人,苏昕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咽回肚子里。

    “妈咪。”苏宸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低着头,抽出自己的小手。

    苏昕有些难受,苏宸的懂事不是他这个年龄该有的,是她自私了:“妈咪想吃苹果了。”

    “我给妈咪削。”苏宸忙拿起一个红红的苹果,认真的削起皮来。苹果太大了,苏宸的小手拿不下它,削起来格外的吃力费劲。

    “苏宸,我来削吧。”苏昕伸手想要接过苏宸手中的苹果和削皮刀,却被程森抢了先,伸到半空中的手就那么被晾在那。

    程森手指修长,关节分明,微微用力托着苹果,另一只大手压在削皮刀上,慢慢的转动着手中的苹果,没一会儿,长长的苹果皮一圈一圈的被剥离开来,拖到地上。

    苏宸盯着长长的苹果皮,眼睛越睁越圆。

    程森削好苹果,递给苏昕。苏昕伸手接过程森递来的苹果,轻轻的咬了一小口。慢慢的咀嚼着。

    程森转手又拿起一个苹果,抱起苏宸坐在他的腿上,慢慢的削了起来。

    苏宸的小屁股在程森的腿上扭动了几下,很快安定下来,认真的看着程森手上的刀。

    看着这一幕,苏昕怔住了,送到嘴边的苹果也忘记了去吃。

    难道这就是父子天性?血缘亲情?

    程森削好苹果,苏宸伸出小手小心翼翼的接过来捧在手里,跳下来走到到苏昕的面前:“妈咪,以后我也这样削苹果给你吃,好不好?”

    “好。”苏昕点点头,心中不是滋味。在不知道程森是苏宸的爸爸之前,她从来没想过苏宸有一天会离开自己、五年以来,她早已把苏宸当成了身边不可缺少的一份子,如今苏宸却要离开她,像是生生的的从她身上剜下一块肉。

    “妈咪,你看程叔叔削的的苹果好厉害啊,我以后也要削这么厉害。”苏宸爬到床上,靠在她的腿上,有些兴奋,他从来没见过这么酷的削法。

    “我们家苏宸以后是最厉害的。”苏昕瞄了眼程森,发现程森正在盯着她看,尴尬起来。苏宸是程森的儿子,叫他爸爸理所当然,可在叫她妈咪这成了什么?该和苏宸说说了,不能在允许他叫自己妈咪了。

    看着苏昕肿起的脸,程森的脸上隐隐的罩起一层寒霜。

    病房里的气氛微妙起来,站在门外的甄琪呆不下去了:“苏昕,戴警官都和你说了些什么?”这种情景,她很不喜欢。

    “雷武和雷文的情况,戴警官都说了。”看了眼程森,苏昕捏捏手里的苹果,几滴黏黏的苹果汁顺着她的手指滑落到手腕上,很不舒服。

    甄琪走到程森的面前,停下脚步,恨恨的瞪了他几秒:“我已经打过电话给鹿哲了,他马上就到,雷武的事他说由他来想办法。”她真想,真想一脚把程森踢飞。

    “警方都没法处理的事,鹿哲能解决吗?还是别给人家惹麻烦了。”苏昕眨眨眼,他不想在苏宸的面前提这些事。

    甄琪捂住嘴,歉然的笑笑。

    房间里的气氛很压抑,苏欣抽出湿巾,轻轻地擦拭着手腕。

    “鹿哲说他能解决的,这麻烦是他们惹来的,当然得他们解决。”甄琪话有所指,就是说给程森听得。

    “苏宸,妈咪饿了,你和甄琪阿姨去给妈妈买饭,好吗?”

    苏宸放下苹果,看看程森,看看苏昕,牵住甄琪得手点点小脑袋:“妈咪,红烧排骨,酸辣藕配米饭,好吗?”这些都是苏欣平常爱吃的,小家伙可是清楚得很。

    甄琪一脸艳羡,张嘴想要夸苏宸,抬眼间看到程森后,硬是吞回嘴里得话。“走吧,苏宸。”这是程森得孩子,就算苏欣教的得再好还是程森得孩子,算了,不夸了。

    二人刚走到门口,身着白色西服的鹿哲手捧着一大捧鲜花笑嘻嘻的出现在门外:“苏昕,这花漂亮吗?”苏昕和甄琪还没有反应过来,鹿哲突然后退几步,像是看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盯着某人。

    苏昕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不明所以。甄琪使劲的拍了他一下:“你发什么神经。”

    “这是谁啊?”鹿哲捧着花,围着程森转起来:“这大中午的,我眼睛没花吧。”说着说着,竟不怕死的伸手去摸程森的脸,被程森反手钳住他的手,痛的脸都变形了。

    “行了,行了,程森,你好歹也得给我留点面子,是不是,在两位大美女面和我大侄子面前,给我留点面子。”看到苏宸,鹿哲的眼睛开始放光放亮。果然,听到大侄子三个字后,程森的脸色柔和了几分。

    “今晚,我和文轩去‘青恋’。”

    “no.”鹿哲内心一万个拒绝,他的酒啊,他珍藏跟宝贝似的酒,到了他们的手上,如同白开水一般。

    “不去青恋也可以,去你的别墅。”程森薄唇微启,威胁意味十足。

    “去‘青恋’,去‘青恋’,我随时欢迎。”鹿哲抖动着唇边的肌肉,口是心非。

    “鹿哲,雷武的事情你准备怎么解决?”见鹿哲消停了,甄琪吹吹头发,看着他。

    “去去去。”鹿哲摆摆手,把花扔给程森:“我现在没时间跟你说这个。”说着,蹲到苏宸的面前,上看看下看看,不停的咂嘴:“真像,真像。”他之前还不太相信,现在他信了,苏宸都长成这个样子了,还需要做dna吗?要是有个孩子跟他长得一模一样,他早就把他拐回家了,用的着生出这么多幺蛾子。

    程森接过花,没理鹿哲,抬腿来到苏昕的病床前,认真的摆放好。

    阵阵沁人的清香飘来,苏昕深深的吸了几口,看着摆放在柜子上鲜花,恍了神儿。

    “大侄子,叫声鹿哲叔叔。”鹿哲抱起苏宸,把他放在大腿上,满眼期待,仿佛苏宸是他的儿子一般。

    站在鹿哲身后的程森身子略略的僵硬一下。

    甄琪看了眼鹿哲,又看了眼苏昕,最后目光落在苏宸身上。她知道,这声‘鹿哲叔叔’很重要,苏宸若是叫了,说明他的内心并不排斥程森,那么苏昕把孩子交给程森后,就更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苏宸坐在鹿哲温热的腿上,感受到从来没有感受的一股温暖,他非常渴望这种感觉。他见过幼儿园小朋友,抱着他们的爸爸撒娇,甚至骑在他们的头上,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房间里寂静无声,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苏宸的身上,苏昕的心砰砰的跳着,莫名的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