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警官坐在家属椅子上,斟酌了一下,开口道:“甄琪已经和我说了,我帮你查出了雷武的资料,你要多多注意,这是我的电话,二十四小时不关机。”说完,递给苏昕一张便签纸。

    苏昕结接过便签纸,装进口袋里。

    “我们来说说这个雷武吧。雷武本人你已经见过了,他还有哥哥哥叫雷文,寓意一文一武。这兄弟两一个狠,一个精,从名不见经传的看场小弟一步一步混成t市传奇人物。雷文这人精明,会谋会算,‘雷武商社’就是在他深谋远虑中逐渐发扬壮大。雷武,在t市是个心狠心黑的角儿,兄弟两打下的产业,他可是功不可没。可以说雷武比他哥更有特色,也更贪得无厌和嚣张自大。他们实力大增后,雷武就把目标锁在鹿哲的身上,他想吞下鹿家,暗里试探过几次,每次都被鹿哲处理了。还有,雷武这个人非常好色,他盯上你,恐怕不会轻易放手。”

    “你们警方知道的这么多,为什么不抓他们呢?”苏昕不明白,戴警官说的这么多,都是警方掌握的资料,既然警方清楚兄弟两的作为,为何不除去他们呢?

    “不是警方不想,而是不能。我们都知道他们暗地里的勾当,可是没有证据,没有证人。‘雷武商社’,你听,多么商业化的名字,雷文对外一直都坚称他们做的都是正经生意,甚至还做起了慈善,怎么动手?”戴警官苦笑,颇显无奈。

    “雷武不是好色吗?那些被他祸害过的女子呢?警方可以一点点的来,只要把雷武抓起来,肯定就能有突破。”

    “我们早就试过,那些女子不是搬走,就是矢口否认,没一个人愿意出来作证。”说道雷武这件事,戴静神色颓丧,仿佛老了几岁,身上的锐气和正气忽然减弱了几许。

    “谢谢戴警官。”见此,苏昕不想在多说什么,说了给自己添堵,警察都拿他没办法,她又能怎么办呢?她倒不是担心自己,她担心司秋菊,那是她唯一的亲人。不行,我得赶紧把苏宸交给程森,在她身边太危险了。

    病房中陷入沉静,过了一会儿,戴警官那黯然下去的双眸又燃起一丝亮光:“苏宸的案子有进展了。经过连夜审讯,他们交代了。这些人都是混混,为了钱受雇于一个叫炳哥的的男人,可惜的是,炳哥失踪了。”说着说着,戴警官又懊丧起来,没抓着头儿,审问出来的都是些没线索的口供。

    “有没有说为什么绑架苏宸?在酒店带走苏宸的那一男一女呢?”

    “他们说不知道,参与绑架孩子,只是为了一笔诱人的报酬,那一男一女也是,他们是情侣,没有正经工作,那个炳哥一找到他们,他们就同意了。”

    “戴警官,你觉得他们绑架苏宸是为了什么?”苏昕百思不得其解,她们家一没钱,二没宝,就算苏宸是程森的孩子,可当时只有她和甄琪,司秋菊知道啊?甄琪和妈妈会为了钱找人绑架苏宸?那是不可能的事。甄煜城那,就算他知道了什么,也不会和程森说的吧?

    “会不会是因为程森?”戴警官试着分析,虽然不知道苏昕和程森什么关系,但苏宸一看就知道和程森是什么关系了。

    “不知道。”苏昕茫然的摇摇头。

    过了一会儿,戴警官起身:“苏昕,我先走了,有什么打我电话。”

    “好的,戴警官,谢谢。”苏昕客气的送走戴警官,靠在床上瞅着门口。

    病房外不远的拐弯处,两张一大一小一模一样的脸正互瞪着对方。苏宸捧着苹果,偏着小脑袋,一双黑亮亮的圆眼一眨不眨的盯着程森,心里生起一丝丝警惕,这个人他见过,他来医院干什么?不会是来找妈咪的吧?如果他来找妈咪的,会为了什么时呢?

    。。。。。。

    程森看着面前和他小时候形神一样的小人儿,内心波澜起伏,脑海中飘起一张模糊不清,被尘封许久的面孔。

    甄琪看看苏宸,看看程森,张张嘴,没说什么。虽然此时她很想赶走程森,但想到苏宸,还是极力的忍了下来,这是苏宸和程森熟悉的一次机会。

    程森,从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甄琪就很讨厌他,第二次见到他后,就更加的讨厌他了。两次,苏昕都因为程森受了伤,这次程森出现在医院里,苏昕不会。。。。。。?甄琪紧张的回头望望身后,暗暗的骂了一声,甄琪,你真是乌鸦嘴。

    “甄琪阿姨,我们回去吧。”苏宸收回目光,转身看向甄琪,眼睛里写满了问号。他很想问清这个和他顶着一张相同面孔的男人是谁,他为什么会来医院,他和妈咪是什么关系,这个是他最想知道的。

    “苏宸,叫程叔叔。”甄琪摸摸苏宸的小脸,看着程森,脸上尽量呈现着微笑:“他是你妈咪的朋友,是来看妈咪的。”

    “程叔叔好。”苏宸清清脆脆的叫道,黑亮的眼睛带着少许的敌视和微妙。

    程森慢慢的蹲下来,与苏宸对视。这一刻,他和孩子间的距离更近了。细看这张小脸,他仿佛看到了幼时的自己。孩子就在他的眼前,他却不敢想象和相信,苏宸会是他程森的孩子,是程家的血脉。

    苏宸不喜欢与程森挨得这么近,向后退了退。第一次在程氏商场见过这张脸后,他就猜到了这个男人和他的关系,可没人告诉他,他也不愿意承认。今生,他只有苏昕一个妈咪,司秋菊一个姥姥,其他的,得看妈咪的态度。

    甄琪心里暗暗的高兴,得意,这些年来,苏昕没有白抚养他。

    程森神色黯然,伸出修长,骨节分明的大手牵起苏宸的小手:“叔叔找不到妈咪的房间,你带叔叔去吧。”肉肉的,软软的小手包在掌中,轻轻的,却承载了全世界的重量。程森从来没有觉得手上的重量会有如此的重。

    苏宸很想挣开,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很喜欢依偎这只大手,就像妈咪牵着他一样,这种感觉,在甄琪阿姨和姥姥身上找不到,小小的身子充满了矛盾。

    甄琪微微皱着眉,故意落后了几步,给他们让地儿。

    苏宸拉着程森,绷着小脸,走进苏昕的病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