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市第一人民医院急诊室,鹿哲安排好苏昕和甄琪后,天快要亮了,叮嘱她们几句,离开医院。他没有回‘青恋’,也没有回别墅,而是把车子开进了程氏庄园。

    车子停好后,外面的天色已放亮,柏寒早已得到了消息,放下手头的事过来迎接。

    “鹿少,你这是?”柏寒抬头看了看天,满脸问号。虽然鹿哲会隔三差五的来庄园,可从来没有这么早的来过。

    “程森呢?我找要程森算账。”鹿哲扯掉领带,扔回车里:“走,找程森去。”

    “程少还在休息。”柏寒跟在他的身后,不晓得这鹿家大少一早晨哪来的这么的火气。

    “他在睡觉?”鹿哲无语:“他能睡得吗?”

    到了客厅,柏寒朝楼上走去:“鹿少先等一会儿,我上去看看程少醒了没有?”

    “快点。”鹿晗挥挥手,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没多久,一身黑色真丝睡衣的程森从楼梯上一步一步走下来。

    看见程森,鹿哲突然哑然,原本气昂昂的他在看到程森后竟一句话说不出来。

    半响,鹿哲叹了口气:“我遇着雷武了。”

    程森点头:“这就是你一大早来找我的理由?”

    “不是,你昨夜把苏昕扔在路边,雷武经过那,要把她带走,苏昕不同意,被雷武狠狠的抽了一巴掌,脸都给打肿了,简直不能看。”鹿哲唏嘘,暗暗的观察程森的反应,到现在,他仍不相信自己的判断错了。

    闻言,程森眸色一紧,墨玉一般的眸子微微的眯了起来,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见程森眯起双眸,鹿哲接着说道:“还好我和甄琪及时赶到了,要不然后果真是不敢想。我找你就一件事,雷武知道了我和苏昕认识,他一定会找苏昕麻烦的,你说说该怎么办?”他来找程森,除了试探下他的反应,最重要的就是要解决这件事,不解决这件事,苏昕哪天死的,都不知道。

    “你惹得麻烦,你自己解决。”程森丢下这句话,转身上楼。

    鹿哲腾地站起来,扯着嗓子喊道:“程森,要不是你昨晚神经似的把苏昕带走,又神经似的大半夜把她仍在路边,苏昕会惹到雷武?人家怎么说也帮你养了五年的儿子,还不要一分钱让你把儿子接走,这点事你都不能给解决?”

    “是她叫你来的吗?”程森停下脚步,声音很凉。

    “不是,她哪知道雷武是什么人。”

    闻言,程森不在理他,任凭鹿哲在楼下大喊大叫,都没有回应。

    喊累了,叫累了,鹿哲无力的朝柏寒挥挥手:“告诉你家程森,我走了。”

    柏寒微笑:“鹿少,苏小姐在哪家医院。”程森上楼前,给了他一个眼神,跟了程森这么多年,他知道程森这个眼神的意思。

    “第一人民医院。”鹿哲没有好气的留下这句话,头也不回。

    楼上卧室,程森脱下后背湿掉的睡衣,露出挺拔,精壮的腰身。卧室门口,柏寒轻轻的敲了敲门。

    “进来。”

    “程少,查清了,最近雷武太张狂了,他的哥哥似乎已经压不住他了,暗地里准备要对鹿家动手,我们要不要提醒鹿少提前防备?”这是今早送来的消息,雷武回去后叫集下属开会,直到天亮才睡,这明显要有所动作。

    “不用。”程森从床上拿起衬衫,打开:“该解决了,中午之前我会回来,雷武和雷文都给我带来,其他的你看着办,以后t市没有雷家了,这件事不要告诉鹿哲。”穿好衬衫后,对着宽大的穿衣镜,一个一个扣上精致的纽扣。

    特质的白色衬衫包裹着程森坚挺的腰身,身材完美修长。

    柏寒内心起了不小的震撼:“是,程少。”

    “在哪个医院?”程森拿起宝蓝色的领带,戴上。

    “第一人民医院。”

    医院里,甄琪扶着苏昕来到磁共振室外。雷文雷武,少爷容忍了这么久,还是动手了,这么干脆。

    “敷了冰袋,脸痛的还厉害吗?”检查的人挺多,还没到她们,甄琪扶着她坐在椅子上,心疼的问道。

    “比刚才好多了?”苏昕捂着冰袋,忧心忡忡:“甄琪,雷武是什么人?”

    “雷武啊,我不太清楚。”甄琪歪着脑袋,过了一会儿:“好像是个狠角色吧,因为爸爸和哥哥看不上这种人,所以几乎不和他打交道。”

    “奥。”苏昕点点头,因为脸疼,不敢在说话。“你担心雷武会对做什么吗?”甄琪拍拍膝盖:“你没抽他,他不会找你麻烦的吧?”她也不确定,对雷武这个人,甄琪一无所知,爸爸和哥哥从不和他们有什么生意往来。

    “甄琪,我以前的世界真是太小了。”苏昕深深的叹口气:“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想想真是不可思议,当初我在大雨中抱起苏宸时,怎么也不会想到五年后会发生这些事。”她多想苏宸没有遇见过程森,多想苏宸就是个普通被遗弃掉的孩子,多想以前晚饭过后牵着苏宸的小手漫步在夕阳的余晖中。

    “雷武的事,我回去找我哥多打听打听,在找找鹿哲,他惹起的他得给解决。”甄琪也不敢大意:“苏宸,等程森和他熟悉了,你就让他带走吧。”她的心里也有同感,认识程森后,发生的事太多了。

    “嗯,好的。”苏昕点点头,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心有余而力不足。

    检查完后,由于检查报告得到下午才能出来,甄琪安排她住了院,一切办好后,甄琪回了趟家,回来的时候除了带了许多好吃的,还带来两个人,苏宸和戴警官。

    苏宸一见到苏昕,撒开小腿跑到她的身边,爬到床上跪着,小心翼翼的捧着她的脸:“妈咪,疼吗?”说着,呼着小嘴轻轻的吹了起来。

    苏昕使劲摇头,眼睛湿润,慢慢的把苏昕揽进怀里。一想到怀里柔柔软软的小肉团子即将永远离开,她的胸口就像被什么堵上一般。

    “妈咪,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呢?那么大的人了,还能撞到门上。”苏宸趴在她的肩上,心疼的责怪道。

    苏昕抬眸看了看甄琪,甄琪冲她眨眨眼。

    “是,是,是,小人儿说的是,妈咪没看嘛!”苏昕抚摸着苏宸的小脑袋,神色黯然。

    甄琪和戴警官相互对视一眼,表情凝重。

    过了一会儿,苏宸才从苏昕的怀中恋恋不舍的下来,甄琪见了几个苹果,拉起苏宸的小手:“妈咪想吃苹果了,我们去洗洗回来削皮给妈咪吃好吗?”

    “好,我来洗,甄琪阿姨。”苏宸接过苹果,兜在怀里:“妈咪,我去洗苹果了。”

    “跟着甄琪阿姨,不要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