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那头,甄琪猛地站起来,头‘咚’的下撞到了车顶。『『ge.

    “怎么了?”鹿哲放慢车速,看着她。

    “快,加快车速,苏昕遇到危险了,可恶的程森。”甄琪揉着脑袋,坐好:“你别管我,快点开车。”

    “怎么了?”鹿哲提高车速,心境越发的焦躁起来

    “电话里有个男声,好像要把苏昕带走。”甄琪的屁股在车座上扭来扭曲,跟扎了根针似的。

    鹿哲的眸色沉了几许,前面的红绿灯像个摆设,一路直闯。

    苏昕这边,男人见她抱着灯柱不肯撒手,使了两次力都没能顺利的把苏昕塞进车里,一甩手打在苏昕的脸上。

    “啪。”的一声,在空旷的夜空中传出好远,苏昕咬着牙,被这一巴掌打的晕头转向,眼冒星星。尽管如此,苏昕仍是没有松手,死死的扒住灯柱,心里有个声音不断的告诫她不能松手,不能松手,尽管左脸刀割般的疼。

    男人打完一巴掌后,见苏昕还是没有松手,直接蹲下去揽住她的腰,想要扛起她。另一只手自由后,苏昕急忙抓住灯柱,两只手死死的扣在一起,使出全身的力量。心底有个声音不断的告诫自己,坚持,坚持,坚持,甄琪一会就赶来了。

    “臭婊子,你站在这路边不就是卖的吗?跟我装什么清纯,知道老子是谁吗?做了老子的女人,是老子看得起你。”男人气急败坏的骂道,脑子里都是把苏昕带回别墅里仍在床上的情景。原本只是想把这个女人带回去玩一夜,发泄发泄,可现在他不这么想了。

    “快啊!”苏昕这边发生的事情,甄琪从手机里听得一清二楚,恨不得坐下的车子变成火箭。

    鹿哲眯起眸子,将车速提到极限。如果他没有赶上,苏昕被人带走了,后果会是。。。。。。?鹿哲用力的拍着方向盘,真想掉头去程氏庄园,把程森给拉来。

    苏昕被男人扛在肩上,看着自己的双手正一点一点脱离灯柱,心里后悔万分,为何以前报名参加武术兴趣班时,不认真的跟着老师学两招呢?

    手机里,甄琪说什么,她已顾不上去听,眼下,男人正扛着他向路虎走去,还有几步,甄琪就算赶到也没用了。

    男人伸手打开车门,将苏昕调转个个儿,像扔东西一样的把苏昕往车里塞去。

    远处,一辆银灰色的车影眨眼停在路虎的车头前面,挡住车子的去路。甄琪从车上下来跑到路虎车前,伸手欲打开车门,把苏昕给救出来。

    看到兰博基尼的车牌号,男人眼色一变,一掌推翻甄琪,就要上车。

    “雷二公子,别啊,我们不叙叙旧吗。”鹿哲从车上下来,走到甄琪的身边扶起她。

    远远就望见个熟悉的身影,这世界真是小啊。雷武,这家伙的名声比他厉害,传闻上过他床的女人不死也得脱层皮,出了名的辣手摧花,幸好赶来了,要不然就苏昕这小身板,被雷武带走,不死也得丢掉半条命。

    雷武皮笑肉不笑的摸着下巴:“鹿少,好久不见。”话落,不着声色的瞅了瞅鹿哲的车,面上的肌肉抖了抖。

    鹿哲回头看看,笑道:“不用看了,我车里没人了。”雷虎心里想什么,鹿哲一清二楚。他早就得到消息,雷虎想干掉他,要不是忌惮程森和他的关系还有他哥雷文一直压着,这家伙怕是早就动手了。不过,这也直接说明了,雷虎这人不足为患,他哥雷文才是个难对付的。

    雷虎神情变了变:“鹿少,要是没什么事,麻烦你把车让开。”他哥怕他,他才不怕他,鹿家这块肥肉他盯了好久了。

    “想走可以,我朋友是不是在你的车里。”鹿哲伸手压住雷虎抓住车门的手,看似两人谁都没有用力,似是开玩笑,暗中却早已较量起来。

    甄琪见状,一把打开车门,苏昕从车里跳了出来,二人急忙绕过雷虎,躲到鹿哲的身后。

    对峙仍在持续,雷虎没有沾到一丝便宜,甚至渐渐的落了下风,眼中的狠色时隐时现,另外一只手慢慢摸到口袋里。

    鹿哲冷笑,出手飞快,一把按在雷武的口袋上,雷武瞬间憋红了脸。

    甄琪这才知道鹿哲一直在让着她,不然以他的劲道,捏她还不跟捏只小猫似的。

    苏昕捂着已肿了起来的脸,火辣辣的痛。雷武那一巴掌太重了,打得她头晕恶心,难受的想吐。

    雷武的脸色由红变白,在由白变灰,丰富多彩。而鹿哲面不改色,像是和朋友在玩一般。

    “鹿哲,你不要欺人太甚。”雷武梗着脖子,粗短的颈上,青筋一根根蠕动起来,像是一条条正在爬行的虫子。

    鹿哲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苏昕,过来。”

    苏昕不明鹿哲喊她做什么:“鹿少,怎么了?”

    “看到面前这张脸吗?他抽你几巴掌,你给我还回去。”说完,似是想起什么:“什么时候抽到脸颊肿了,什么时候后为止。”苏昕的脸是不忍直视,让鹿哲深责,怎么也得让苏昕打回来。

    “鹿哲,你不要以为有程森在,有我哥压着我,老子就不敢拿你怎样,总有一天,我会叫你哭着找不到东西南北。”雷武目光狠厉阴鸷,他盯着鹿哲手底的产业盯了好久,那是一块大肥肉,鹿家和鹿哲根本没有资格享受这么吸金的产业。

    “好啊,我等着。”鹿哲仍旧皮笑肉不笑:“苏昕,动手。”

    苏昕捂着脸,慢慢上前扬起手,雷武朝她猛地一瞪:“想好了这一巴掌会有什么后果了吗?”威胁,恐吓之意不言而喻。

    心一跳,苏昕确实被雷武的眼神吓着了,有些犹豫。天知道她多想打回去,可她更知道,雷武肯定不会放过她,她也不能总是麻烦鹿哲吧?

    “鹿少,还是算了吧!”

    苏昕的犹豫,鹿哲看在眼里,虽有些恼她胆小,却没有生气:“滚,别让我再看到你。”

    雷武一个踉跄,后退几步才站稳,几秒后钻进车里,扬长而去。

    “我们也走吧。”鹿哲拿出湿巾擦干净手后,打开车门:“上车,我送你们去医院。”

    甄琪拍拍脸,神色复杂的看了鹿哲一眼,扶着苏昕上了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