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这么说。”苏昕不否认,也不想解释什么,既然决定放手了,再解释就没有意义了:“这是我妈妈一直为我操心的,之前百般阻拦,甚至藏着掖着,是担心程家加害苏宸。苏宸是我五年前在一个大雨夜路边的的电话亭里捡到的。当时我在微弱的灯光下抱起他,他很小很小,就像一只小奶猫。我把他送到医院,医生为他检查一遍后说他还没满月,但是身体没什么问题,之后我就抱回了家。一开始我没打算留下他,第二天就报了警。警察来后调取了电话亭周围的监控,却没有找到有用的东西。后来,因为苏宸没有满月,我妈妈又会带孩子,警察就把孩子暂时留在我们家,谁承想,这一留就留了五年。一开始我担心这个孩子是被你们程家遗弃的,或者根本就不想让他活下来,后来你的行动和要回孩子的迫切心意让我看到,我想这中间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吧。我把我的电话留在这,苏宸在‘可爱宝贝’幼儿园上学,如果你想接他,就打我电话,我会去的。”苏昕掏出来之前写好的电话号码,放在桌子上,拉起甄琪的手准备离开。

    还没走到门边,忽然感觉飞了起来,接着手一空,整个人被带出了房间。

    “哇,什么情况?”鹿哲用力的摩挲着下巴,问文轩:“难道真的被我说中了,程森对苏昕有意思?”

    文轩的神色忽明忽暗,几秒后很好的褪去这种变化:“你问程森去。”

    “啊,苏昕。”反应慢了一拍的甄琪甩甩空举的手,拔腿就要追去,被鹿哲一把摁住:“你凑什么热闹?留下。”

    “放开我。”甄琪使劲的扭着鹿哲手背上的肉,痛的他呲牙咧嘴,就是不放手:“不要去做灯泡,你有没有眼力劲啊?”第一次,鹿哲被女人拧的这么惨,竟没有还手的想法和冲动。

    不管甄琪怎么掐,鹿哲就是不放手,到了疼的冒烟的时候,他直接把甄琪两只手反钳到后背趴在沙发上,让她再也掐不到。

    到了电梯里,才看清是程森拉着她。苏昕想甩开他的手,却怎么也甩不开,没一会儿,手心渗出了汗。手面上感觉到微微的凉意,是程森的掌心传来的,她放弃了挣扎,一股异样的情感从手上蔓延开来。

    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苏昕提醒自己,把身边的人当是甄琪。电梯快速降落,小小的空间里,苏昕可以听到自己心跳声和程森的呼吸声。身边的人像是座石雕,握着她的手始终保持一个姿势和力道。

    电梯很快降到地下停车场,程森拉着她出了电梯,直接来到黑色的布加迪威龙前,把她塞进车里。

    趁着程森还未坐进车中,苏昕打开车门想要离开,却一把被程森给拉回来,用安全带给扣得死死的。

    “你要做什么,程森?”苏昕抓着安全带,想打开它,可被程森的大手压着,动弹不得。“不想死给我老实点。”程森一手压着她的手,一手掌着方向盘。

    “你要做什么?苏宸我已经同意你接走了。”

    “给我闭嘴。”程森加快车速,感到狂躁。第一次在鹿哲和文轩面前失了分寸,这不是他,看着身边喋喋不休的女人,他很想堵住那张嘴。

    “你告诉我要带我去哪儿?”被程森带走,苏昕说不惧是假的,她的手臂第一次脱臼还是拜他所赐,还有甄煜城说的那些,难道对她仅提的一个要求,程森都不答应吗?

    回答她的是沉默,苏昕偷偷的看了他一眼,恍了神,脑海里出现一副画面,苏昕竟有些喜欢上那个吻的味道。

    天哪,疯了吗?醒过神的苏昕使劲的瑶瑶头,暗暗的骂自己疯了,竟对程森抱起了想法。

    苏昕的动作,表情,程森全都收进眸中,唇角不自觉的扬了扬,。

    车里,安静的怪异,苏昕想把手从程森的掌下抽出,却抽不出来。

    车子稳稳的行驶在迷人的夜色中,苏昕从一开始的惴惴不安到现在心逐渐的放松下来,她突然发现程森没有甄家兄妹说的那么可怕。

    不知行驶了多久,苏昕看着窗外的景色越来越陌生,歪着头看着程森,希望他调转回头,带她回去。

    程森盯着前方,突然松开她的手,猛地的停了车子,看也不不看她命令道:“下车。”

    “什么?”苏昕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狐疑的看着程森:“你说什么?”

    “下车。”程森抬腕看了眼手表,命令的语气没有一丝商量的余地。

    “下车?”苏昕猛地站起来,又被安全带给拽了回去:“你叫我在这地方下车,麻烦你再看下手表,看看现在到底几点了?你把我扔在这,我怎么回去,而且,是你把我带到这个地方的你不该把我给带回去吗?”

    “下车。”程森伸起长臂打开苏昕这边的车门,丢给他一个眼神,你若在不下去,我就把你踹下去。

    车外黑黑一片,苏昕真的是连气都生不出来:“你把我带回我熟悉的地方,只要我能找到回家的路,立马下车,走着回去,行不行?”

    程森伸手为她解开安全带,然后下车来到苏昕这边,就像刚才把她塞上车时一样,一把把她从车里提出来,关上车门,回到车里扬长而去。

    苏昕傻了眼,站在路边,怡人的小风吹得她凌乱不已。过了许久,苏昕从风中凌乱中认清现在的处境,极少骂人的她在心底把程森所有的亲戚问候个遍,然后才摸出手机打给甄琪。

    鹿哲这边,文轩已经走了,房间里只剩下鹿哲和甄琪。甄琪不是不愿意走,只是她不知道程森把苏昕带哪里去了,只得留下来,耗在这里。

    鹿哲倚在沙发上,闭着眼睛,似乎睡着了。甄琪来回的走着,她知道鹿哲在装睡,却又不能拿他怎样。刚才被鹿哲反钳好久,她才知道这个花花色男劲这么大,她还以为这个男人早就被女人掏空了身子,不堪一击呢!

    怎么办?怎么办?甄琪越来越急,她想打电话给哥哥,但甄煜城还在因为昨晚宴会上的事生她的气,今天又偷偷溜来‘青恋’,苏昕被程森带走,哥哥不骂死她才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