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好了,程森是苏宸的亲爸爸,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没有不放心,只是舍不得。”苏昕噘着嘴,嘟着脸,心里真不是什么滋味,甚至有些恐慌,害怕。

    司秋菊心里也是千般不舍,不是滋味,过了一会儿像是想起什么似的:“那一千万咱就别拿了,拿来花着也不舒心,像是卖孩子得来似的。”

    “我知道。钱我是不会拿的。现在重要的是怎么让苏宸接受程森,知道那个和他有着一张近乎相同的脸的男人是他的爸爸,这样会对苏宸的伤害减少许多,毕竟他太小了,大人的事情他真理解不来。”

    “先让程森慢慢接触苏宸,等他们混熟了,在告诉这孩子。我觉得你该找程森好好的谈一谈,让他不要操之过急。”司秋菊提议,虽然孩子是程森的,但一切都要已孩子能接受为前提。直接把程森领到孩子面前告诉他,这是你亲生爸爸,你是我们捡来的孩子,现在你爸爸找你来了,你要和你爸爸走,孩子能接受才怪。

    “找程森谈?”苏昕心中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但又觉得妈妈的提议很适合,只得咬牙道:“我试试吧。”

    和司秋菊晾好衣服,苏昕去了b大,她看到甄琪发来的短信,这丫头肯定还在为昨晚的事生气呢!

    到了b大,远远地,苏昕就望到甄琪蹲在湖边,双手托腮,凝望着片片波光的湖面。

    “怎么了,我的小女友。”见她这样,苏昕决定狠狠的恶搞她一下,不然这丫头还不知道生她哥哥的气生到什么时候呢!

    “你说什么?”甄琪摸摸耳朵,美目圆睁,那表情像是大白天见到了鬼一般。

    “你这个样子,别人都以为我欺负你呢,我还不如来直接的,反正你也不怕被误会。”苏昕抬手温柔的为她理理额上的发丝。虽然受不了自己这个动作,但是还是硬着头皮含情脉脉。

    “苏昕,你这样子真棒,走,咱们去找那个鹿哲报仇去。”甄琪非常满意苏昕的表现,抓起她的手就走:“没有我哥哥在,我们两个肯定能让他好看。”昨晚宴会上,要不是哥哥在,她一定让他好看。

    “甄琪,我要怎么才能见到程森。”见她真的要去找鹿哲算账,苏昕不再陪她闹下去,说起正事。

    “你找他干什么?”

    “我和妈妈商量过了,决定让程森把孩子带走。”

    “你舍得了?”和司秋菊问的一样,苏昕不想再回答:“你能叫煜城哥帮我一下吗?我要和他谈一谈。”原想去程氏大厦找他谈一谈,可是还得要预约,经过上次一事,程氏的员工会给她预约才怪,程家其他的地方,更别想进去。

    “不用找我哥,我们去鹿哲那,应该能找到他。”甄琪摇头,她现在不想见甄煜城,一点都不想见。

    “鹿哲在什么地方?你知道他在哪?”

    “‘青恋’娱乐场,那是他们鹿家的产业之一。程森和鹿哲交好,曾听我爸爸和哥哥谈过,程森和文轩都爱在晚上去那,我们到那找他肯定能找到,还有谈话的地方。”顺便再找鹿哲算账,甄琪在心里默默得加上这句。

    “好吧,等我把苏宸送回家后,你来接我。”

    “没问题。”甄琪心情大好,做了个ok的手势。苏昕摇头,知道她要做什么:“你别玩太过火了,煜城哥会不好收拾。”

    “放心,鹿哲不会和女人计较的,这是他自诩为花花公子的美德。”甄琪得意,双眸闪着黠光。

    ‘青恋’门口,苏昕指着两个硕大,闪亮无比的霓虹字灯:“我还以为是‘情恋’呢,真没想到娱乐场所这名字能起的这么青涩。”

    “所以别人都叫他花花公子,他自己也喜欢,自恋,起了这么个名字。”甄琪埋汰完鹿哲,拉起苏昕的手:“走,我们快进去吧,我好久没来了。”

    一踏进‘青恋’,苏昕恍如进入魔幻古堡,大厅里一片迷人的紫粉色,犹如梦幻,温馨至极。

    “怎么换了风格呢?”甄琪瞅了个遍:“你还别说,这还真符合鹿哲那种骚包的性格。”

    “来到这里都是想放松压力或是寻欢作乐的,这种风格来玩的人肯定会喜欢的,一进来后,感觉每个细胞都会放松下来。”

    “也是,听你这一说,真有种舒松的感觉。”

    “我们怎么能找到程森。”苏昕想直接去问大厅里的迎宾小姐:“我们是不是要问那些迎宾啊?”

    “他们能告诉你,才怪。”甄琪翻了翻白眼,牵起她的手往右边的旋转楼梯走去:“去二楼的舞厅看看,先找鹿哲,只要能找到鹿哲就一定能找到程森。”

    苏昕回头看看大厅左边长长的廊道,又看看大厅右边长长的廊道:“我们不应该从一楼开始找吗?”

    “那是普通的包间,他们不会在这里,既然来了,就不能白来一趟,你放心,程森今晚一定在这。刚才在停车场我看见他的车了。”那辆限量版的黑色布加迪威龙,全t市只有一辆,程森代表性座驾之一。

    “那我们快点,我想早些回去多陪陪苏宸,要真的被程森接走了,以后见面会很难的。”

    “是很难再见面,苏宸要是和程森生活在一起,会去程氏庄园,程森的住处,那里到处都是监控,外人十里外都要止步,你是根本见不到的。如果带回程家老宅,那儿也是戒备森严。而且程森的父母,奶奶也是不会同意他和你见面的。学校这方面,程森肯定会给苏宸转学的,甚至会送去国外的。不过苏昕,你既然决定放手苏宸,这些你都该想到的,也该要面对的。其实不见面也好,拖拖拉拉的反而更难受,舍不得。”甄琪收起笑意,表情严厉:“苏昕,苏宸这孩子本就是个意外,你以后还有自己的生活,自己的人生,你和他各自回归自己本来的生活轨道上,这是最好的安排,放开吧。我们现在这样好的青春年华,也该好好的谈场恋爱了。”

    “我昨天夜里都想到了,你放心吧。”苏昕伸手捏捏甄琪的脸颊,嘴中苦涩。甄琪说的,昨夜她都捻转四五遍了,不是嘴上说说,脑子想想那么容易。

    “走,我们先玩一圈,以前叫你来玩,你都不来,总是说要回去带苏宸,现在好了,终于自由了。”

    二人来到二楼,侍应生推开玻璃门,嘈杂震耳的声音直冲神经,苏昕微皱眉:“这里是舞厅吗?”

    “是的,进去就适应了。”甄琪靠近她,大声道。

    和甄琪进去后找个位置坐了下来,点了两杯饮料,苏昕一边吸着饮料,一边看着舞池中疯狂扭动的男男女女,心底竟涌起一股跃跃欲试的冲望。

    “要不要下去试试?”甄琪勾着头,试问道。

    “我不会跳舞,踩到人不好。”昨晚宴会上,和仇铮一舞,她踩了那双可怜的皮鞋多少下,都记不清了。

    “没事,这里不是宴会,你看舞池里,有几个真的会跳舞的,都是玩的,走吧。”甄琪站起来拉着她,往舞池里走去。

    刚踏进舞池,甄琪就嗨了起来,一边跳着一边对她喊道:“苏昕,你看我,放松自己的身体,身体想怎么来就怎么来。”一边说着一边扭动起自己前凸后翘的腰身。

    甄琪的嗨劲,音乐的冲击,人群的疯狂,使苏昕的身体慢慢的放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