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煜城沉静了十几秒,侧脸看了苏昕一眼,轻轻的吐出四个字:“程少,你请。”

    “哥。”甄琪气恼,跺了跺脚,恨恨的看着程森他们。

    “一千万一次,一千万两次。。。。。”老者高举小锤:“一千万三次,成交。”

    苏昕忍不住的看了眼程森,却发现程森正在看着他,神色莫测。

    从‘珠海’酒店出来后,已是夜里十二点多。侍应声把车开来,三个人上了车。

    一路上,车里气氛沉闷,就连一向话语很多的甄琪都静了下来,苏昕透过车窗,望着天上点点繁星,心中感慨。

    程森的车上,柏寒盯着前方,车子稳稳的向前行驶着。

    “程少,苏小姐的合同签了吗?”他本想问玉章的事,又觉着这不是他该过问的事,只能改口问苏昕的事情。

    “苏宸的事先缓一缓。”程森抬手轻轻的压在唇上,嘴角噙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唇上似乎还残留着那个女人的味道,他是喜欢这个味呢?还是讨厌这个味呢?程森第一次体验到了没有答案的滋味。

    “是,程少。”

    回到家中已到了一点,苏宸早已睡得香甜,简单的冲洗一遍,蹑手蹑脚的躺在苏宸的床上。

    好久没有搂着小家伙了,柔柔软软的小身子,抱在怀里,心都要化了。盯着苏宸的小脸,苏昕毫无睡意,到了天微微放亮时,困意袭来才慢慢睡去。

    一觉醒来,已到了中午。正在洗衣服的司秋菊摇着头,开始数落她:“你啊,这么大个人了,连个孩子都不如。你说你昨晚怎么跑到苏宸的房间去睡了,你还要人陪着吗,还睡到这么晚才起来。你说你这大学还上吗,上着有什么意思。你看苏宸,一个五岁的孩子,早早的就起来了,还跟着我学做早饭说要做给你吃,白白浪费孩子一番心意,早饭都冷透了,要不是孩子临上学前已在叮嘱我不要把你叫醒,我早就忍不住拿棍抽你了。”

    “桌子上的早饭是苏宸做的?”苏昕挠挠乱乱的头发看着餐桌上的早餐,不敢相信,同时心隐隐的刺痛起来。

    “是的,你说这还孩子怎么这么懂事呢。”司秋菊擦擦手,从卫生间出来:“戴警官昨天下午来了,绑架苏宸的人已被审讯过了,不过他们好像拿人钱财为人办事,什么都不知道,对于案情一点帮助都没有。”

    “戴警官还有说什么吗?”对于戴警官说的的情况,苏昕了然,那天的事情她一清二楚,警方拾人二茬,能得到什么有用的破案线索呢?

    “只说案子一有进展,一定会告知我们。”司秋菊坐在椅子上,倒了杯茶:“绑匪都抓到了,怎么会什么都审不出来呢?”

    司秋菊这么一问,苏昕突然想起苏宸被抓走那天接通的那个绑匪电话:“妈,之前绑匪打来电话和你都说了什么呀?”她一直都想问司秋菊,可这些天事情太多了,都给忘了。

    “不都和你说了吗!”司秋菊端起茶杯猛地喝了一大口:“就是不让我报警,等他们的电话,其他的什么都没说了。”

    “真的?”苏昕半信半疑,插起一块面包放进嘴里:“妈,我怎么感觉你有事瞒着我啊?”

    “妈能有什么事瞒你,咱家一没钱二没权,自从你爸走后你捡个拖油瓶回来,你看我们家的亲戚哪个还来我们家啊?”司秋菊有些生气:“你啊,就不应该去读历史,你该去做侦探。”说完,腾地起身去了卫生间,接着洗起衣服来。

    苏昕转了转眼珠,笑着跟进了卫生间,伸手放在司秋菊的肩上轻轻的捶打起来:“妈,我没有别的意思奥,我给你锤锤肩,女儿是妈的贴心小棉袄,你看我好不好?”司秋菊的两鬓斑白了不少,额上褶子也多了起来,苏昕有些不是滋味。其实她的年龄不大,四十五岁而已。这个年龄的女人,要是养尊处优保养的好,那是风韵犹存,可偏偏摊上爸爸意外去世,她又捡个孩子回来。

    “你呀!”司秋菊回头看着她,气不得哭不得笑不得。

    “妈,昨晚程森找我了。”苏昕顿顿手,又接着捶打起来:“他已经和苏宸做过dan比对了,孩子是他的。”

    司秋菊停下手上的动作,转身对着她:“动作真快,你打算怎么办?”

    “你不是一直想把苏宸送走吗?现在程森不仅愿意认回孩子,还又给一千万,当做这些年来的抚养费。”

    “一千万,出手真大方,不过也值。苏宸来的时候和小猫似的,这长这么大,又是程家的孩子。别说一千万,一亿都不多。”司秋菊不知道苏昕怎么想的:“你打算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啊?”苏昕愣了一下:“当然是把苏宸还给他了,那毕竟是人家的孩子,我们虽对孩子有五年的养育之恩,但肯定是无法和他们留着相同血液的父子情分相比的。而且,甄琪说的很对,我们这样的条件,等苏宸长大了,能给他什么样的教育呢?程森给他的是他留在这奋斗几辈子都得不到的,我不能害了他。他一出生就是站在喜马拉山的巅峰上,我们能给的太少了。”这是她下半夜想明白的,而且真的和程森争孩子,她想都不用想会有什么结果。

    “你舍得?”司秋菊将信将疑:“以前我提多少次把苏昕送走,你都不同意,现在真的能舍得了?”

    苏昕心疼,抱着司秋菊的脖子,撒起娇来:“这次和以前不一样,这人是他自己的亲爹,孤儿院或者别的收养人怎么能和亲爹相比呢?昨天我们高教授给我和甄琪找到了很好的实习单位,我还有一年就要毕业了。”说到这,苏昕停顿下来,伸手抚摸着司秋菊鬓边的白丝:“毕业后,我就能出去工作赚钱养你了,到时我再找个对我好的老公回来,给你生个大外孙,你看好不好?”

    司秋菊眼角湿润,用力的眨了眨眼,不然眼泪会落下来:“你爸爸走的早,幸好给我们娘两留下一笔不菲的工伤赔偿,这些年因为要给苏宸买奶粉,看病等等的花销,这钱花很快。妈年龄大了,也找不到什么好工作,所以才急着要把苏宸送给别人养,这是对他负责。现在我这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了地,程森的孩子,将来一定会站在人生的最高峰。”

    “我知道,妈妈这些年辛苦了,怪我太心疼苏宸了,他小小的手,小小的脚,柔柔软软的身子,妈,我真是舍不得。”苏昕紧紧的搂着司秋菊的脖子,蹭着她劲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