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若是喜欢,那就买吧。”

    甄琪转身伏在甄煜城的耳边嘀嘀咕咕着,听不清她在说什么,听着听着,甄煜城点点头,目光锁上拍卖台上静静躺着的玉章,然后又抬眸看了看苏昕。

    “你哥哥要拍吗?”苏昕笑笑,问她,甄琪用力的点点头:“拍,我们在看看其他的东西,看看还有什么值得拍的。”

    围着拍卖台转了一圈后,拍卖正式开始。这场拍卖进行的非常热闹,今晚来参加宴会的非富即贵,也不在乎这些钱。而且主人说了,拍卖的钱是用来做慈善的,他们相互抬价,一件小小的不起眼的砚池都被拍到上百万。只不过,当他们得到自己拍卖下来的东西时,一个个都没有多大的惊喜和喜爱,有些甚至随手送了人,更有甚者,嫌拿在手里碍事,随手放在手边,看都不看,接着又参入到下一个拍卖当中。

    苏昕不解,靠近甄琪用低的不能再低的声音耳语问道:“他们明明不喜欢这些东西,为什么还要拍下来啊?”

    “慈善,慈善宴会,既然来参加都知道不是来猎艳美女或是吸引帅哥的。他们有些人的钱十几辈子都花不完,做作慈善,多好啊,既给了宴会主人的面子,又赚了好名声,和乐而不为啊!”

    “宴会的主人?这些人还要给他面子?”听此,苏昕眨眨眼,好奇的盯着拍卖台前忙的不亦乐乎的老者。

    “那个不是宴会主人,宴会主人没来,听我哥说是个很神秘的人,好像是个什么收藏家,是还是财力雄厚的国际收藏家。听说光是在m国的收藏品就达到上百亿高的价值,这还不包括他在z国和其他国家的收藏,你说这些人要不要给他面子啊?”

    听完,苏昕砸舌:“好有钱啊,这么多东西要是都卖出去了,那不是几百辈子都花不完吗?”

    “他在各国都有生意和公司,根本不需要卖他的收藏品。”

    “我知道了,这些人之所以这么大方,这么卖他的面子都是因为想和这位大金主合作,幸好刚才我们没有回去,不然你哥哥今晚会白白的错失一个机会。”

    “我哥和他们不一样,你没看吗?我哥到现在都还没出手呢!程森和他身边的文轩,鹿哲也都没出手。”甄琪呶呶嘴,示意她看程森:“他一直在看你,苏昕,等会宴会结束,你要好好跟在我哥和我的身后。”

    苏昕虽刻意没有去看对面,但她却感觉到有道目光一直在她的身上,现在听甄琪这么一说,心中的忐忑又升起来了。被人像猎物一般的盯了一个晚上,这滋味真是妙不可言。

    “我知道了。”

    此时,已经拍卖到了那枚玉章,台上老者给出的底价是十五万。老者话音刚落,一位身着黑色礼服的女子报出三十万高价,接着又一位穿着讲究的男士报出四十万的高价,接着,这枚小小的玉章身价一路飙升,达到了一百二十万。

    “一百二十万一次,一百二十万两次。。。。。。”老者微笑着看了一圈众人:“一百二十万三。。。。。。”

    眼看老者举锤,甄琪急了,一把抓紧甄煜城的手臂晃了起来:“哥,你不是答应我要拍下这个玉章的吗?”

    甄煜城低头看着甄琪,眉心微锁,又用眼角的余光扫视了眼心不在焉的苏昕,这才缓缓的开口道:“一百五十万。”

    “哇。。。。。”众人发出一阵惊呼声,纷纷看向他们这里。

    这枚玉章拍到一百二十万已经封了顶,它虽是上了千年的东西,但是这枚玉章没有任何的研究价值,顶多是古时民间土财主或一些文化酸人用的,其收藏价值不高,研究价值也不高。这要是在正常的拍卖会上,这枚玉章能拍到三十来万,已是不错了。

    “一百五十万一次,一百五十万两次。。。。。。”老者慢慢的举起手里的小锤:“一百五十万三。。。。。。”

    “我出两百万。”程森身边的鹿哲得意的看了他们一眼,笑着。

    “鹿哲,花花公子一个,装什么文雅人。”甄琪使劲的瞪了他一眼,然后看着甄煜城:“哥。”鹿哲,文轩这两人今晚纯属是来捣蛋的,刚才帮着程森强掳苏昕去签什么合同,这不跟明抢苏宸一样吗?现在又来抬价,存心跟他们过不去。

    “鹿哲是谁?”苏昕悄声问道,怕对面的人听到。

    “传言是程森死党,一起从小在国外留过学,比程森早回国几年,现在继承了鹿家企业,就是个胸无一点墨的花花公子,他换女人的速度,直升飞机都得甘拜下风。”

    “你和他有仇啊?”苏昕试问,要不然这丫头会这么损他?

    “没仇,你以后见着这种人一定要退避三舍,不要照面。”

    “两百三十万。”甄煜城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沉。

    “哇。。。。。”惊呼声又响了起来。

    “我出三百万。”鹿哲晃了晃肩膀,竖起三根手指。

    “哇。。。。。”众人的惊呼声顶上了屋面,纷纷来回的看着苏昕这边和程森那边。

    “我出四百万。”甄琪伸着脖子,扯着嗓子吼道:“鹿哲,你是不是存心捣乱的?”要不是这么多人在,她真想冲上去和他理论理论,掰扯掰扯。

    闻言,鹿哲不依了:“我说甄小姐,这是拍卖会,价高者得,你不知道吗?”

    见鹿哲那副嘚瑟的样子,苏昕也是忍不住了,如果她身价有个几亿,就是倾尽所有家财,一定要拿下玉章,打在他的脸上。

    但是,现实她不能在跟着趁势起哄,给甄煜城添堵,添乱,惹麻烦。重要的是,这个玉章到了这个价格上,已经没有拍的必要了,所以,其他的宾客都在看热闹。

    “甄琪,别闹,听煜城哥的。”苏昕拉了拉甄琪的后背。

    众人从中嗅到了硝烟的味道,一个个沉默不语,将目光都放在他们的身上。

    “我出五百万。”鹿哲摇晃着脑袋,晃了晃右手。

    “我出。。。。。”甄琪又要开口,一把被苏昕伸手捂住了:“你别添乱了,听你哥哥的。”

    甄煜城踌躇几秒,冗声道:“我出六百万。”

    话音落下,众人淡定不住了,这是要干嘛,难道真如甄琪所说的鹿哲在捣乱?还是这枚玉章藏有什么秘密?

    “一千万。”正在鹿哲犹豫要不要跟时,程森出手了,一下提高四百万。

    众人呆呆的看向程森,年轻一些的女宾客双目闪光,神色激动。

    听见程森出口,苏昕心里咯噔一下,紧张的看着甄煜城。

    那边,鹿哲也是一脸错愕,懵神,求助一旁冷眼旁观的文轩。文轩冷冷的回应他一眼,摸摸下巴不理他。

    现在,所有人的目光短暂的停留在程森身上后全都投到甄煜城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