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轩正品着酒,闻言白了他一眼:“你这么爱八卦,我提个建议,改行去做娱乐记者吧。”

    文轩说完,鹿哲摆出一个不屑的表情:“那些八卦,白送给我听我都不听,我只八卦我哥们的。文轩,你也给我小心点,我的眼睛是很厉害的。”

    “你怎么不说你的鼻子很厉害呢,和狗一样。”

    鹿哲哈哈笑了起来:“文轩,看着你这斯斯文文的b大教授,也会骂人啊,感情之前那一福彬彬有礼,温文尔雅的都是装出来的。”

    文轩抿口酒,不可否认,这就是兄弟,在他们两面前,什么谦谦君子,什么b大教授,统统都滚一边。

    “她说不要那一千万,她会监督我对孩子怎么样,如果我委屈了孩子,她会采取行动的。”酒喝光后,程森放下酒杯,示意身边的侍应生斟上。

    “不爱财?”鹿哲表示深深的不信,他身边的那些女人,只要上过他的床,哪个不是哄他买这个或撒着娇买那个。

    “苏昕的情况很特殊,她不是不爱财,只是不想用苏宸来换财。”舞池里,苏昕频频的冲仇铮抱歉的笑着,文轩轻笑起来:“看来真不会跳舞。”

    “不会跳舞也敢来参加宴会。”鹿哲心中小有不爽,什么不稀罕一千万,就是不想放手他的大侄子。

    “不要把你身边的女人和我的学生相提并论。”文轩皱起眉,不悦。

    “她什么时候成为你的学生了?我没记错的话,前几天是谁在我那喝着我的酒说她是高墨渊那老头儿的学生的?”

    “她现在已经是我的学生了,高墨渊把他的学生都交给我了。”

    鹿哲大跌眼镜,深表不信:“那老头怎么舍得的?他带了四年的都学生交给你了?文轩,你也太逗了。”

    “高墨渊早就退休了,b大不舍,把他请回来,带了这么些年,他的精力已跟不上了。”文轩简单的解释一下,不在和他多说。

    “这么说,她还真是你的学生了?”鹿哲抖抖肩:“那你说说,我身边的女人怎么不能和你的学生相提并论了?”

    文轩看了一眼沉默不言的程森:“我也是刚刚了解到,高墨渊特意交代我的,嘱托我一定对苏昕多加照顾。”说到这,他停顿了下,整理下思绪:“苏宸的事,高墨渊很清楚,所以,他很欢苏昕这个学生。苏宸是五年前苏昕从大雨中捡回来的,那一年,苏昕刚上初二,他的父亲也刚刚去世不久。出于对这个孩子的喜爱和不舍,或者还有其他的原因吧,她和司秋菊把还没满月的苏宸一点一滴的养到这么大,这其中的艰辛,不是三言两语能让人深深体会到的。”

    说到这,文轩又看了看程森:“程森,苏宸究竟是你和哪个女人生的?为何生了你的孩子却不来找你,而把孩子仍在大雨中呢?为何这么多年来你都不知道自己有个这么大的儿子?”他一直奇怪,程森的孩子怎么会到苏昕的手上?程森又怎么会对自己有儿子的事一无所知。如果不是那晚上的巧合,程森恐怕一辈子也不会知道他这个儿子吧。

    听到文轩问道重点,鹿哲生怕错过精彩,酒也不喝了,竖起耳朵,目不转睛的盯着程森。

    程森深邃的双眸一沉,深深的自责爬上眉宇:“柏寒正在查。”他不想多说,眼眸更沉了几分。

    “哇塞,程森你比我厉害啊。哪个女人怀了你的孩子你都不知道,你当年是不是和女人上床上的太多了,肾亏了,所以这么些年来才不沾女色。”鹿哲失望,但不忘调侃,谁让程森近几年来都是一副不近女色的工作狂形象出现在媒体报纸上呢。

    见状,文轩不在多问,他从程森的眼中看出来了,程森知道苏宸是谁的孩子,只是他不想说。

    “你这么一说,这个苏昕和我身边的女人却实不同啊。我在查查,真要像你说的那样,我可要下手了。我妈一直催我结婚,催的我头疼,我身边的那些女人,玩玩还可以,结婚,想都别想了。我妈说的那些家族名媛,不是靠化妆品和名牌服装,都是难看的不行,一个个还做作的。我就喜欢这种可爱贤良识大局的的,又是b大的学生,我妈肯定也喜欢。”鹿哲双眼冒着精光,他还说漏了一条,他真正打着的算盘是,苏昕这种没有家族撑腰的女人是管不住他的。那结婚与不结婚又有什么区别呢?把她娶进门就不用成天挨妈的叨唠了,在生个大胖小子给他妈玩玩带带,他在外岂不是快哉乐哉?

    “你别想这事,我第一个不同意。”文轩狠狠的掐断鹿哲好梦的萌芽。

    “不要动她的主意。”程森冷冷的警告他。

    程森和文轩异口同声的出声,鹿哲傻眼了。

    “这是个什么情况?快说说。”不嫌事大的他,眯起一双细细的眼睛来回的在他二人脸上扫视,生怕漏掉任何一个细微表情。

    “我没别的意思,不想看到我的学生被你祸害。”鹿哲的心思,文轩早就看出来了,他不能坐视苏昕被鹿哲给害了。

    “她在苏宸的心里是妈咪。”程森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不想我做我大侄子的便宜爸爸,那行程森,你可以把苏昕娶回家啊!我大侄子很爱他这个妈咪吧,苏昕也舍不得他,正好,两个你都带回程家,媳妇有了,儿子也有了,多好。一下子从一个孤家寡人成为了人生大赢家。”鹿哲半开玩笑半认真的拍拍程森的肩膀。

    鹿哲的话使程森想到了刚才的吻,苏昕酥软的嘤咛声和绯红的小脸让他一直沉浸到现在,舞池里的那对那女从一开始他都觉得刺眼。

    鹿哲的玩笑,程森竟没有生气,这让文轩和鹿哲意外,两人互瞟了一眼,同时看向舞池。

    舞池中,苏昕和仇铮一舞结束。

    “对不起,仇学长。”苏昕低头撩起耳边的发丝,借此来掩饰自己的尴尬。她都记不清自己究竟踩了仇铮多少脚了,踩得他的皮鞋都有些变形了。

    “我很荣幸。”仇铮低头看了看脚上已变形的名贵皮鞋,毫不在意。

    “那我先过去了,仇学长。”她已感觉到甄琪要吃人般的目光,在不过去,真的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