察觉到她想做什么,程森一把圈起她的细腰,狠狠的吻了上去。

    “嘤。。。。。”酥软的嘤咛声钻进耳中,程森趁机驱舌长驱直入,攻进苏昕的小嘴里,然后抬起右手扣着苏昕的脑袋,狠狠的吸允着。

    这一吻,吻到苏昕喘不过气来,大脑缺氧才反应过来,才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

    “嗯。。。。。”抗拒,呵斥的声音从她嘴里出来完全变了味,苏昕头皮一阵阵发麻,这是她的声音吗?想要用力推开程森,可程森圈在她腰上的手臂像是钢圈一般,任她如何挣扎,纹丝不动。

    良久,程森慢慢的松开早已放弃抵抗的苏昕,冷冷的看着她:“亲够了吗?不够的话,我可以在牺牲一次。”

    “你,你。。。。。”脸上,火热火热,苏昕说不出话来,待缓过劲后,猛地推开程森,落荒而逃。

    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原本想色诱程森,让他出丑,没想到出丑的竟是她。

    跑出房间后,苏昕的大脑完全乱了套。刚才她究竟在做什么啊?抓起程森的领带后,她为何都不记得了?夜风徐徐的吹来,贴着她发烫的脸颊和耳根摩挲着,舒服了许多。

    茫然的走了一会儿,一群人急匆匆的朝她走过来:“苏昕,是你吗?”走在最前面一个略显娇小的身子,看到苏昕后,急忙提裙小跑过来。

    “甄琪?”苏昕一愣,摸摸不在发烫的脸,调整下呼吸,快步迎了上去。

    “苏昕,你没事吧?程森没对你怎么样吧?”借着清冷的灯光,甄琪拉起她的手臂检查起来:“手臂疼不疼,有没有脱臼?”当她看到监控里出现程森时,恨不得变成能飞的蜻蜓,好方便她立即找到苏昕。

    “没有,他是为了苏宸的事,还算客气,没有做什么,我们回去说。”甄琪的身后,甄煜城领着众多的安保,说话不方便。苏昕牵着甄琪的手,面带歉意:“煜城哥,对不起。”

    甄煜城是来参加宴会的,却因为她劳师动众的来找她,苏昕真的感到不好意思。

    “回去吧。”甄煜城上下的打量她一番,收回沉冷的目光。

    苏昕牵着甄琪,跟在甄煜城的身后。

    回到酒店大厅,甄煜城停下脚步:“我送你们回去。”

    “结束了吗?”苏昕不小声的问道。

    “还没有,但我们还是回去吧。”甄琪忧心。

    “煜城哥,我们还是等结束在回去吧。”今晚的宴会,已经因为她的事情耽误了甄煜城不少参宴的时间,宴会到这会儿还没结束,肯定还有别的节目,不能现在回去。

    “好吧。”甄煜城沉思一下,点点头,他确实还有事情要做。

    甄琪看看她哥,看看苏昕,默默的的跟他们身后。在他们意见分歧时,她还是当个隐形人比较好。

    重回宴会大厅,甄煜城低声交代甄琪几句,向一名身着一身紫色礼服的女子走去。苏昕和甄琪想找个地方吃点东西,迎面遇上了仇铮,b大同是历史系的学长,比她们高一届。虽不是很熟,但也认识。今晚仇铮穿了一身酒红色的西装,搭了一件黑色衬衫,比在学校里多了些许成熟,稳重,睿智的男人味。

    仇铮正在与人交谈,看到她们两个,眼睛一亮,便结束交谈,迈着步伐迎了过来:“两位学妹,何时过来的?”目光在苏昕和甄琪的身上转了一圈后,便停留在苏昕身上。

    “我们和我哥哥一块来的。”甄琪一把挽起苏新的胳膊,拉出甄煜城挡在前面。仇铮,她从爸爸和哥哥的谈话中多次听到,仇家的继承人,也不知道他为何选了一个和他家族生意不搭边的历史系专修。

    仇铮眨眨狭长的凤眼:“苏学妹,不介意和我跳支舞吧?”说着,伸出右手,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

    甄琪瞪大圆眼,刚要开口替苏昕拒绝掉,又觉得不妥,只得眼巴眼望着苏昕,心底一万个希望她拒绝。

    “仇学长,我可以拒绝吗?”甄琪的表情,苏昕尽收眼底,想笑不又敢笑,只能如她意拒绝仇铮。

    “看来苏学妹是不给我这个面子了?”仇铮保持着邀请的姿势,在等着她。

    没想到仇铮会这样,苏昕有些尴尬,周围一些宾客好奇的望向这边。

    “仇铮,你这是你干嘛呢?”甄琪终于逮着说话的机会了:“苏昕不愿意和你跳舞,你找别人去吧。你看,今晚宴会有那么多的名媛佳丽,你随便邀请哪个,都会欣喜异常的答应你的。”

    “苏学妹,一支舞,你拒绝的时都快是一支舞的时间了。”

    “你。。。。。。”甄琪刚要发飙,被苏昕阻止了。

    “好,我接受你的邀请,但是我还是得提醒你,我拒绝你的邀请,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因为我不会跳舞,会踩着你的。”苏昕伸出右手,搭在他的手上,仇铮说的没错,与其在这浪费时间耗着,还不如答应他,一支舞的时间不长。

    “我觉的很荣幸,就算整个过程中都在被你踩,我也乐意。”仇铮看着她,仿佛整个宴厅只有他们两个。

    因为苏昕这边闹出了不小得动静,所以当仇铮牵着她步向舞池时,宾客们自觉的分站两边,为他们让出一条道来。

    看着他们走向舞池的背影,甄琪气哼哼的端起一杯红酒,恼怒的望着远处的甄煜城。她在这边干干的着急,他倒好,在那边深情交谈呢!

    宴厅西边的一个角落,三个男人举着酒杯站起一起,周围的人自觉地与他们拉开距离,中间身着黑色西装的男人一双深目不时的扫向舞池。

    “程森,你在看什么?”鹿哲像是发现了新大陆,顺着程森的目光摸到了舞池,然后摸了摸下巴:“程森,说说,你们刚才在房间里都谈了些什么?我怎么听柏寒说,你把他打发走了。你是怎么把苏昕‘请’到房间里的。”他故意的把‘请’音拉长。

    程森没理他,盯着舞池,看着苏昕时不时和仇铮笑语,他有股冲动。

    鹿哲邪邪笑着:“你们两个孤男寡女的在房间里怎么谈的,谈了那么长时间,竟然什么都没谈成,程森,你要是够意思,看在刚才我和文轩帮你拦住甄煜城的份上,就满足下我这颗八卦的心吧。”

    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