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的夜有些冷,苏昕双手环胸抱着自己,努力挽留身上的热度。

    她的身后,两道高大的黑影不紧不慢的走着,与她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程少,要不要我去和苏小姐谈谈。”跟了苏昕许久,见程森没有出手的意思,柏寒低声征询。自从知道了苏宸这个孩子,程少未曾睡过一次好觉,该把孩子带回来了。

    “你先回去吧。”程森稍微加快步伐,朝苏昕走去。

    “是,程少。”柏寒停停下脚步,转身离开。

    抬头看看四周,寂静无声,苏昕停下脚步,想原路返回,出来太久了,甄琪和甄煜城要是找不她会着急的。

    刚转身,一道高高的黑影挡在她的面前,苏昕立即魂飞天外,张嘴大喊:“救。。。。。。”

    一个字都没喊出来,面前的黑影飞快的伸手一把拉过她,捂住她的嘴。

    大手微凉,紧紧的捏着她的嘴巴,使她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程森不说一句话,扛起她去了不远处独立的别墅体套房。

    花园里,甄琪急的一身都是汗:“苏昕,苏昕,你在哪儿呢?听到回答我!”侍应生明明告诉她苏昕来了花园,为什么找不到她人呢?难道出了什么事?都怪她,硬逼苏昕陪她来,她怎么把程森给忘了呢?不过都说,程森不喜参加这种沽名钓誉的慈善晚会吗?今晚为何偏偏会来呢?

    甄琪急糊涂了,脑袋乱成了浆糊。不行,她得去找程森,这件事肯定和他脱不了干系。

    打电话给甄煜城,摸了半天,才想起来手机留在车上了。

    “甄琪,找到苏昕了吗?”刚来到的甄煜城心底隐隐的窜着一股气,无处可去。文轩拖着他,难道他们要做什么吗?

    “哥,你怎么这么久才来?”甄琪一见到哥哥,一下子保住了甄煜城。

    “鹿哲也来了。”甄煜城阴着脸,一边拍着甄琪的背,一边搜寻着花园。

    “鹿哲?”甄琪冷哼一声:“哥,他们是不是故意的。这个程森也太黑暗了。他想要苏宸,没必要搞这些。和苏昕说明了,尽管苏昕舍不得,只要证明孩子确实是他的,肯定会交给他的。”

    “你这样想,苏昕也是这个意思吗?”

    “她没说,但是从她的眼睛里,我可以看出来。”甄琪踮起脚眺搜寻着远处:“程森不会对苏昕做什么吧?”

    “回去,我们把监控调出来。”甄煜城半蹲下身子:“上来,哥背你。”

    甄琪脱下高跟鞋,提在手里,轻轻的趴在哥哥的背上:“如果,苏昕被程森带走了,我们该怎么办?”

    “用苏宸来和他谈。”甄煜城站起身子,双手拖着甄琪,稳稳的背着她。

    ‘珠海’酒店独立的别墅套房里,幽弱的光线使房间的一切看起来都隐晦不明。苏昕坐在沙发上,慌怕乱跳的心在看到程森的脸时,反而平复下来。

    该来的,早晚都要来。

    程森背对着她靠在酒柜上,苏昕甚至都听不到他的呼吸声。

    许久,房间里的气氛凝固到了极点,苏昕站起来,一步一步走近程森:“程先生,你把我带到这来,难道就是想陪着我坐一夜吗?”

    “啪。”的一声,屋里瞬间亮了:“桌子上有一份报告,一份合同,一张卡。看完报告,合同签了,拿上卡,可以走了。”

    “报告?”苏昕撑着手,慢慢适应强光。左手边上,干干净净的桌子上,躺着程森口中所说的三样东西。

    一个念头立即从脑海里冒出,苏昕急忙抓起报告,翻看起来。是苏宸和程森的dna的比对报告,程森的动作真够快的。

    看完报告,苏昕拿起合同,刚打开第一页,嘴角噙起一丝冷笑:“程宸,程森。”程森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孩子,真的是因为他们的父子之情吗?

    “卡里有一千万,谢谢这五年来你对程宸的照顾。”程森指着桌上的东西:“签了字后,明天早上我会派人把孩子接走,从今以后,孩子与你再无关系。”

    听完,苏昕胸口憋着一股气:“合同我签,但需要从新拟一份。钱,我不需用。从我在大雨抱起苏宸起,从来没想过用他俩换钱。还有,只要你程森和程家不委屈苏宸,我是不会影响苏宸的,你大可放心。”如果她有实力将程森揍一顿,早就拿起卡砸在他的脸上了。

    “程家不欠任何人的情,签了字,拿了卡,你与孩子的缘分到此结束。”程森冷的如同一个冰人。

    胸口的气息冲到嘴边,苏昕硬将它压了下去:“程森,你不要太过分。是,孩子是你的,但你也没有权利说把孩子带走就带走。我收养苏宸,是办过收养手续的。”

    “收养手续?”程森讽笑,抬起长腿走到她的面前:“我的耐心很少,赶紧签字。”

    “如果你不从新拟一份合同,这个字我是不会签的。”也不知怎的,苏昕此时就想和他对着来,拧着干,只有让他不舒服了,她好像才会舒服。

    “不签?”程森笑了:“你确定真的不签?”

    听到笑声,苏昕瞬间忐忑不安:“不签,你想怎样?”她没有忘记胳膊脱臼痛入骨髓的滋味,也没有忘记甄煜城说的,程森是个什么样的人。

    程森摸摸下巴:“是嫌钱少,还是在放长线钓大鱼呢?”一千万,他不相信苏昕一点也不心动。

    听不出是嘲讽,试探还是威胁。苏昕忽然莞尔一笑,胆子放开了。脑海里闪现出某电影片段,稍微调整下自己的思维,伸手勾住程森的领带,用力一拉,两人瞬间贴在了一起。

    “一千万,也太少了。”苏昕直勾勾的盯着与她几近贴面的程森:“我养了苏宸五年,就算是放长线钓大鱼,你又能怎样?”硬的不行,就来软的。甄琪不是说她今天很漂亮吗?

    两人几乎鼻尖碰着鼻尖,彼此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程森身上飘来的淡淡的烟草味夹着粗犷的男人气息,竟让苏昕不知不觉的沉迷其中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程森挑了挑凤眼,呼吸微微急促起来,身体慢慢处于一种紧绷的状态。意识到这种姿态有点不对劲,程森想要后退,奈何,苏昕紧紧地抓着他的领带。

    “我在放长线钓大鱼啊!”苏昕作死的踮起脚尖,这一刻,她突然很想尝尝那两片薄唇是什么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