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花,他们每天都换的,所以看起来才那么新鲜,香气袭人。”甄琪伸指点了下一朵白色的玫瑰,然后牵起她走进电梯:“宴会在六楼,我们上去吧。”

    六楼宴会大厅,与楼下不分伯仲,只是多了几分金煌与喧嚣。

    大厅里已不少人,他们三三两两的交谈着,寒暄着。当甄煜城带着苏昕和甄琪进来时,无双道目光射向这边,大厅里瞬间安静了,几秒后窃窃私语声传来。

    “甄煜城身边的女人是谁啊,我怎么没见过。”

    “那不是他妹妹吗?”

    “他妹妹我见过,我说的是穿白色礼服的那个,真是令人耳目清新啊!”

    “那个女的是谁啊,真漂亮。”

    “甄家少爷的眼光还真是厉害,竟找出这么个出色的女伴。”

    。。。。。。

    苏昕深深吸口气,这成为焦点的滋味还真是不好受。

    甄琪探头对她眨眨眼,便撇下她和甄煜城了和别人聊上了。

    苏昕伸手去抓甄琪,可下一秒,她的手被甄煜城握住了。

    “虞城哥。”感觉到有无数双目光飞来,苏昕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却被甄煜城握的紧紧的。

    “别动。”甄煜城牵着她,端起一杯红酒,一群西装革履的男人走了过来。“甄总,你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一个身着酒红色手工制作的西装男人放下手里的酒,伸手欲和苏昕握手。

    苏昕踌躇间,甄煜城已放下酒杯,与那只手握在了一起。

    “虞城,你这护花使者真是尽心尽力啊。”男人打趣道,眼角的余光在苏昕的身上溜了两圈。

    甄煜城淡淡的看了眼说话的男人,薄唇微动:“她是我妹妹好友,吓着她,我无法和我妹妹交代。”

    “行,行,行,你就嘴硬吧。”

    苏昕尴尬,这些人显然把她当成了甄煜城的女友,她又不能说什么,越解释越说不清,只能被误会着。

    正交谈着,大厅里突然起了一阵不小的骚动,接着耳边便传来一声声女人的惊呼声:“是程少,天哪,今晚真是没白来。”

    “程少,程少。。。。。。”不知是谁,已经激动地说不出话来了。

    “天哪,程少竟然也来了,早知道我就穿那件两百万的宝石礼服了。”

    。。。。。。。

    程少,苏昕愣了一下,转头望去,正对上程森那幽深如深潭般的黑眸。只一眼,苏昕打了个寒颤。她不敢在多看一秒,那张和苏宸一模一样的脸,看到就心痛,仿佛程森会立即从她身边夺走苏宸一般。

    甄煜城明显的感觉到她身体的反应,握着她的大手又多了几分力。涓涓的暖流自他的掌心缓缓的流进她的手心,苏昕的心安静了几分。

    “虞城哥,我想出去透透气。”程森的到来,真的令她感到压抑,沉重。原本热闹,活跃的宴会,犹如如黑云压境一般。

    “我陪你。”甄煜城握着她的手,仿若无人的牵着她往前走。

    “煜城哥,你先忙你的,我自己可以的。”苏昕只想一个人出去透透气,不想他人陪着。

    “我今晚没事。”甄煜城微微用劲,苏昕的手臂瞬间贴在他的腰间。

    感觉到他身上的肌肉,苏昕身子一僵,忘了抽回自己的手臂,整个人被他揽在怀里。

    “苏昕!”一声招呼,打破了苏昕陷入的僵局,迎面多出一张熟悉的脸。

    文轩,高教授今天刚提到的人,现在就出现她的面前。

    “文教授。”甄煜城伸手与文轩伸出的手握在一起,两人面上带着微笑,一种苏昕看着很累的微笑。

    “甄少总。”文轩暗暗的打量着一旁的苏昕,眼睛慢慢的放亮。以前没怎么在意她,现在看来,当真是清新冷冽,犹如深秋的晨露一般。

    “煜城哥,文教授,你们先聊,我出去一会儿。”,不喜欢文轩这种探视的眼神,苏昕挣脱甄煜城的大手,快步向门口走去。今晚,她不该陪甄琪过来。这一刻,她害怕见到程森。害怕看到成森那张脸,那张和苏宸一样的脸。这张出现了,家里那张小脸就要离开她了。

    甄煜城抬腿想要去追,被文轩长臂一伸,故意拦住:“甄少总,女孩子不要追的太紧,要适当的给她一些时间。”

    此时,甄琪跑过来了:“哥,文教授,你们在干什么,苏昕呢?”见到妹妹甄琪,煜城强压下心底的怒气,不咸不淡道:“我和文教授在谈事情。苏昕嫌这里太闷了,要出去透透气,甄琪,你去看看。”文轩是故意的,他怎么会看不出来。只是,文轩为什么会这么做,甄煜城不知道。

    “她出去了?”甄琪一副你无可救药的表情:“哥,你也太。。。。。苏昕第一次来,你就不担心她会摸迷了吗?”她故意走开让哥哥陪着苏昕,怎么他到陪起文轩了呢?

    文轩轻轻的挑着眉,暗笑,原来甄琪在给甄煜城做红娘啊,怪不得一脸的气急败坏,他搅了这桩好事,这丫头会不会记恨上他了呢?

    “那,哥你和文教授聊吧,我去找她。”甄琪瞥了文轩一眼,神色古怪。

    酒店的花园里,白炽的灯光映的周围影影绰绰,苏昕慢慢的走着,满脑子都是程森和苏宸的面孔,两张一模一样的脸在她的眼前来回的转换。

    冲下楼的那一瞬间,她真想把苏宸交给程森,这种明知留不住而舍不得的感觉真是太煎熬了。尤其一见到程森,让她如芒在背。

    苏宸不是她苏昕的孩子,如果真是从她肚皮出来的,不管他的父亲是谁,她都有权利和信心去争一争。可苏宸是她捡来的,是她捡来的。如果捡的是别人的孩子,她还可以试一试,如今,她连试的能力都没有,因为苏宸的爸爸是程森。甄煜城建议她带这妈妈和苏宸离开t市,她很想一走了之,但她怕苏宸长大后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是谁后,会埋怨她。

    苏宸现在小,他不清楚程森的实力和财力,觉得无所谓,可长大了呢?她能给苏宸的真是太少了。是不是她太自私了,把苏宸当成了自己的私有财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