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有人打电话来,说苏宸在他们手上,我问他们是什么人,要干什么,结果电话那头就传来苏宸的声音。”司秋菊带着哭音:“苏昕,到底怎了?谁把苏宸带走的啊?他们想干什么啊?”

    “他们还说什么?”苏昕死死的握着手机,心慌意乱,脑袋嗡嗡的。

    “没,没。。。。。”司秋菊顿了一下:“没有了,然后他们就挂了电话,什么也没说。”

    “妈,我已经报警了,我会把这个情况告诉警察,你在家里等着,我这就回去。”院也不用住了,苏昕一边安慰妈妈,一边弯腰找鞋。

    “什么,什么。。。。。”手机那边好一会儿才传来司秋菊的声音:“你报警了,你为什么报警,你就不怕那些人伤害苏宸。苏昕,你现在是不是长本事了,什么事都不和你妈妈商量一下,就擅自决定,你,你眼里还有有我这个妈妈。”

    握着手机,苏昕以为自己的耳朵出恶劣问题,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妈,苏宸被人带走了,难道我不该报警吗?不报警,你和我能救出苏宸吗?司秋菊,你简直不可理喻!”

    说完,苏昕把手机扔在床上,赤脚下床去找鞋。

    “坐下。”旁观的甄煜城一手拿着一张椅子,一手提着她的鞋“:手臂刚接上,不想在脱臼耽误寻找苏宸的话,就少用力摔东西。”说着,放下苏昕的鞋,腾出提鞋的手轻轻的按着她坐在椅子上,然后蹲在地上捏起她的脚往鞋里塞。

    甄煜城的手刚碰到苏昕裸着的脚面,她极不自然的想要缩回自己的脚:“我自己来。”

    甄煜城像是聋了一般,大手多出了几分力,利索的帮她穿好了鞋。

    “哥!”苏昕刚站起来,就听到门口传来甄琪惊掉眼珠般的声音:“苏昕。”她没看错吧?一向高冷的甄煜城也能做这样的事,这可是她作为妹妹的待遇,看来他们游戏,甄琪暗暗的窃喜着,转留着一双美目,来回在她和甄煜城身上探视,却并没有说什么。

    苏昕脸微微一热,:“甄琪,我妈来电话了,她已经知道苏宸被人带走的事。”

    “怎么回事?”苏昕说完,甄琪收起玩心:“他们打电话给阿姨干什么?”今天先放他们一马,以后有时间慢慢的拷问他们,要是苏昕真的和自己的哥哥发生什么了,她真的要替爸妈好好的谢谢苏昕。

    “我妈说他们什么也没说,就让她听听苏宸的声音,就挂了电话,我妈还不给我报警,知道我报警后还把我骂了一顿。”苏昕也奇怪。

    “怎么回事,阿姨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们?”甄琪吧砸着嘴。

    “我不知道,我要回去,要赶紧通知戴警官,我想,我应该误会了程森,我们是不是该把范围扩大一些。”将事情在脑海简单捋过后,苏昕得出这个结论。

    “是啊,我也觉得我们好型错怪了程森,或许这件事和他没有关系的。哥,你送我们,电话到了车上在打给戴警官。”

    苏昕和甄琪前脚刚到家,一身便服的戴警官后脚就带着几位同样便服的刑警来到了,和戴警官他们简单的打声招呼后,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司秋菊。

    司秋菊勉强挤出一点笑意,几缕躲闪的神色很好的隐藏的眼底下:“是,绑匪不让我报警,,他说我要报警就再也见不到宸宸了。”

    “李子,张波,你们把东西拿来,我们要尽快找到他们的藏身之处。”吩咐完,戴警官看着他们:“苏小姐,你们现在什么都不要做,以我的经验,他们很开会再打来电话,你们接通电话之后要使劲拖延时间,只要查到他们的藏身之处一切都好办了。”

    “知道了,戴警官。”苏昕和甄琪对看了一眼,点点头。

    不大的房间寂静无声,一切布置妥当后,众人的目光都盯着桌子上的电话。

    苏昕如坐针毡的等待。

    t市南边的一座私人庄园的的会议室里,柏寒推推鼻梁上的眼镜:“程少,一切准备就绪,只等对方来电话,我们会在十秒内就探测到他们的所在位置。”

    立在窗边的程森微微点下头,双眸眯起,望着远处。

    柏寒敲敲桌子,这个叫苏宸的孩子,真是难以想象,和程少一模一样,如果说不是程少的孩子,他第一个不同意。

    “柏寒,苏昕,我要她的一切资料。”程森收回目光,迈开长腿走到桌边:“找到孩子后,不要把孩子带回来,等到警方的人到达之后,确保孩子的安全在撤回来。把绑架孩子的人带回来一个,不要惊动警方。我要和孩子做个dna比对,还有苏昕,一同和孩子做个dna比对。”

    “知道了,程少。”柏寒点头,随即想起了一件事:“贝晶涵来t市了,下个月初会在t市连开两场演唱会。”

    程森抽出一根烟含在两片薄薄的唇间,点燃:“把她带上,和苏宸做个dna。”袅袅的烟雾缓缓的升起,飘飞,缠绕着。

    “是,程少。”柏寒的心很沉,很沉。

    苏家,桌上的电话响起,震得每个人打了个颤栗。戴警官指着电话,叮嘱道:“苏昕,你来接电话,记住,拖延时间,时间。李子,张波,准备好了吗?”

    “可以了。”被叫李子,张博的两名年轻的警察对着苏昕点点头,示意可以开始了。

    苏昕拿起话筒,放到耳边:“。。。。。”她没有先开口,不是说拖延时间吗,电话只要一接通,警察就可以开始追踪了。几秒后,话筒里传来沉沉的声音:“想好了没有,老太婆。”

    老太婆?几秒后,苏昕才反应过来:“我是苏昕,你们想怎么样?”

    “转告那个老太婆,我们耐心很少,还有,报警是一件蠢事,我相信你很聪明,知道该怎么做。”话一说完,话筒里随即传来‘嘟嘟嘟’声,电话挂了。

    握着话筒,苏昕傻眼了,愣愣的瞅着司秋菊,这什么对什么嘛?他们抓走苏宸到底是为了什么?

    “妈。”

    司秋菊的眼里闪过一丝慌张:“他们说了什么,怎么样才能放了苏宸?”

    “他们说让我转告那个老太婆,他们耐心很少,还说,报警是一件很蠢的事。妈,他们之前打电话来究竟和你说了些什么呀?”怎么感觉不是冲苏宸来的,而是冲着自己的妈妈来的。

    苏昕又看看甄琪,甄琪摊摊手,表示问她也是白问。

    戴警官狐疑着,一会看看苏昕,一会儿看看司秋菊:“苏昕,对方就说这些?”

    “恩。”苏昕用力点点头,她又不耳背。

    “司女士,你在回忆回忆,他们第一次打电话到底有没有提什么要求?”戴警官耐着心,提醒司秋菊努力的回想下,这对他们尽快找到孩子有很大的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