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森没有放开她的手腕,依旧紧紧的抓着,眼中隐匿着一层血色,像一头猎食的狼。

    苏昕没看到。

    正在僵持着,门外传来嘈杂声:“甄总,你不能进去,甄总。。。。。。”

    ‘哐’的一声,门被外面的人一脚踢开,甄煜城皱着眉,迈着长腿,几步走到苏昕的面前:“程总,可否先放开你的手。”真是百闻不如一见。都私传程森不仅城府极深,还心狠手也黑,今天总算是见识到了。

    “虞城哥。”甄煜城,甄琪的哥哥,他怎么来了,疼地她只能嘶哑着嗓子和甄煜城打了声招呼。

    “程总。”见程森没有放开苏昕的意思,甄煜城的眉皱的更深了。他不想得罪程森,但也不惧得罪程森。虽然不知道苏昕怎么惹上了程森,但今天他选择来了,就必须把她带走。

    “想打架?”程森加重手上的力道,眉梢挑了挑。

    “啊!”稍稍减轻的疼痛如巨浪般加重袭来,苏昕快忍到了极限,如果甄煜城在这,她早就撑不住倒地了。

    “程总,外界盛传程总心狠手黑,可这心狠手黑不应该用在女人的身上吧。”甄煜城没有翻脸,脸上带着千篇一律的笑。

    会议室里剑拔弩张,温度降低了到了冰点。

    “让开,让开。”熟悉的咋呼声,另快要昏厥的苏昕清醒过来。

    “程森,你干什么,快放手,我带警察来了,你不要胡来。”一进会议室,甄琪炸毛了,拿起包就要冲上去砸程森,一把被甄煜城抓住了:“琪琪,不要乱来。”

    “戴警官,戴警官。”甄琪扔掉手里的包,死死的抓着身着一身警服的戴警官,疼的暗诽倒霉的戴警官倒抽一口凉气:“程总,您先把人放开,行吗?”最近怎么了,直了两次的班,每次都遇到这么棘手的事件。

    等了几十秒,程森才慢慢的松开了苏昕的手腕:“孩子找到了吗?”

    甄琪和甄煜城忙伸手抱住苏昕:“苏昕,苏昕,怎么样了?”

    “没事。”硬咬着牙,苏昕摇摇头,倒在甄煜城的怀里。

    “哥,你抱好苏昕。”吩咐哥哥抱好苏昕,甄琪强压怒气:“戴警官,这里就交给你了,我要带苏昕先去医院。”

    “好,甄小姐,我会和程总说清楚一切,也会请他配合我们的调查,一有消息,我会打电话通知你们的。”

    “谢谢戴警官。”甄琪抓着苏昕的手:“哥,我们走。”

    深夜的路上,车辆很少,甄煜城的车子飞速的跑着。车里,靠在甄琪身上的苏昕疼地不敢喘气:“甄琪,虞城哥,对不起,今晚的事不不会影响到你们和程氏的生意?”她自己,怕牵连了甄琪和甄煜城和程森的生意往来。

    “别想这么多了,生意的事,我爸和我哥会处理的。”甄琪心疼的轻轻为她擦拭着额上的汗水:“你和程森发生什么了,他怎么会对你动手?”

    “是我先对他动得手。”

    “你动手打他,苏昕,你有脑子吗?就算是个普通的陌生人,你打了人家,人家都会反手的。”要不是看在她受伤的份上,甄琪真想对她的屁股很抽两下。敢出手动程森,程森没有要了苏昕的小命,真是阿弥陀佛了。

    “琪琪说的没错,幸好我及时的赶来了,程森的手上有过人命。”甄煜城打着方向盘,向后看了一眼。

    “什么?”两人齐齐惊问:“他杀过人?”

    “杀没杀过人我没亲眼见过,但是他的手上绝对不干净,以后不要招惹这样的人,尤其是苏昕,找到孩子后,不要在留在这个城市了,我会想办法帮你们找一个好的城市,你带着孩子和你的妈妈离开吧。”

    车里陷入了沉默中,苏昕为以后的路感到迷茫。

    十分钟后,t市人民医院门口,苏煜城抱着苏昕和甄琪小跑着进了急诊大厅。

    诊疗室里,苏昕坐在床上,脱了臼的手臂被医生安了回去。

    “哥,我想把苏昕先带回我家,等找到了苏宸,在回去。免得司阿姨担心,这种事情,多一个人担心还不如少一个人担心。”

    甄煜城迟疑了下,又看了看苏昕,点了点头:“好的。”

    苏煜城的反应,苏昕全都看在眼里,既然是好朋友,她就更不能在给甄琪和她的家带去麻烦:“甄琪,不用了,你和医生说一声,我这几天就先住在医院吧,如果我妈问起来,你就说我和

    宸宸住在你们家。”甄家和程氏有生意上的往来,这个时候甄家不能和这件事扯上一点关联。

    “苏昕,你这是做什么。”甄琪跺了跺脚,狠狠的瞪了哥哥一眼:“哥,她不走,你把她抱走。”

    “甄琪,别闹了。”苏昕抓着她的手:“我到你们家去,确实不方便,如果甄伯父和甄伯母问起来,我们该怎么说,我不想让我妈知道宸宸失踪,更不想让别人知道宸宸失踪,乖,听话。”

    “好吧。”甄琪不得不妥协,虽然她讨厌哥哥的做法,但又理解哥哥的想法,这就是现实和无奈,谁让他们甄家的实力没有成家大呢?

    见甄琪不在坚持,苏昕松了口气:“甄琪,你去下面帮我办理住院手续,然后和虞城哥先回去,明天有课,帮我请几天的假,如果有必要的话,可以和教授说明情况。”老教授那不好请假,这是b大公认的。必要的话可以和高教授说明实况,苏宸的事,教授知道的。

    “

    “我今晚不回去了,哥你先走吧。”理解不代表原谅和接受,甄琪还是生气,她才不要和甄煜城坐一车回去:“我先下去给你办住院手续。”

    甄琪走后,苏昕既抱歉又尴尬,说真的,今晚她很感谢甄煜城,在明知会影响到甄家和程家生意往来的情况下,还能来,这份人情太大了。

    “虞城哥,谢谢你。”苏昕在心里叹气,轻声的道了谢。

    “你不用谢我,一切都是看在我妹妹的面子上才出手的,况且,我也没有真的帮到你什么忙。”甄煜城伸伸长腿:“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回去了。”

    “好。”

    甄煜城转身刚要离开,苏昕的手机响了,这刺耳的铃声令甄煜城抽回迈出去的长腿,回身看着她。

    苏昕忙掏出手机,是妈的电话,顿时,一股不安敢弥漫在四周。

    “苏昕,宸宸是不是被人绑架了?”手机那头,司秋菊火急火燎。

    “绑架,妈,你怎么知道的?”苏昕愕然,这事只有她和甄琪,程森,甄煜城知道,她妈妈怎么知道的,除了甄琪外,甄煜城和程森也不会专门跑去告诉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