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什么人?”离她近一点的一名年轻女子厉声问道:“这位姑娘,我们程氏少总裁的名字可不能随便叫的,会惹麻烦的。”

    “他在几楼,办公室在哪?”苏昕冲到女子面前,表情骇人,惊得女子倒退几步。

    “你有预约吗?没有的话,我们程总不会见你的。”稳了稳心神,女子挥挥手:“你走吧,想见程总,到楼下的前台预约。”

    “这里是医院吗?见他还需要预约,他是不是在里面?”见女子撵她,苏昕试探着伸手指向紧闭的会议室。

    “你要干什么?”女子脸色不对,其余众人脸色古怪。苏昕冷哼一声,伸手推开女子,直接就往里闯。女子没有防备,被苏昕一推,加上穿高跟鞋,一个趔趄,跌倒在地,离她近点的几个人也没好过,在女子的带力下,均狼狈不堪。

    “站住。”一些男的立即卷起西装袖子,上来拦她,苏昕见状往下一蹲,也不废话,从他们的腿间直冲向那两扇大门。

    “砰。”的一声,大门被撞开,苏昕一头撞了进去。这一变故,惊的里面正在开会的众人全部把目标转移到这边。苏昕站起来,目光没有在任停留,直接把目标锁定在台上的程森身上。

    此时,程森坐在长长的会议桌那头,一身黑色的西服衬着白色的衬衫,真如甄琪所说的那样,冷冷的,对于她这个突如其来的闯入者,没有表现出一点的神色波动。

    “你是程森吧?”苏昕深吸一口气,几步来到程森的面前:“你叫其他人先出去,我有事问你。”你的气场不弱,我也不是吃素的,想跟我玩这招,没用,她回头扫视了众人一眼。

    众人面面相觑,相互用眼神询问对方,这是什么情况,然后一同看向程森。

    “你是谁?”程森上下打量她几眼,幽黑的双眸散发着一股时隐时现的寒气。

    “孩子,你把孩子带到哪里去了,我已经报警了,如果你现在把孩子放回来,我会和警察说明一切,如果你现在不把孩子放回来,等警察找回孩子,你就完蛋了。”给你留点面子你不要,那就不要怪她了。

    “孩子。”程森眸色色微变,随即如常:“孩子怎么了?”这个女人他见过,那个孩子,他记得自己和这个女人没有什么。

    “孩子怎么了,你明知道还问我,孩子被你带走了,你有必要这样做吗?就算你真的怀疑什么,你大可跟我明说,我不会扣着他的。”苏昕气的心疼,急得心疼:“你先把孩子放回来,有什么我们可以好好的商谈,你这样就不怕吓着他,他才五岁啊。”

    “你们先出去,陈经理留下。”程森看了眼坐在做左首第三个人一眼,闭上双目。现在,他更加确定,那个和自己一个莫自立刻出来的男孩确实是自己的孩子。

    苏昕这才注意到那个白白净净的陈经理,不明白程森把他留下来做什么。

    众人起身离开,很快走的干干净净,偌大的会议室只剩他们三个人,苏昕的心咚咚咚的跳着。

    “孩子不在我这里。”程森睁开双眸,站了起来:“现在可说说发生什么事了。”

    “孩子不见了,被一男一女迷晕后带走了,你能说这一切真的不是你指使别人这么做的?”

    “如果,那个孩子是我的,我程森不会用这种手段来要孩子的,我会亲自去跟你要孩子。”程森走到她的面前,满眼嗤嘲:“把孩子弄晕后带走,你当我是什么人,人贩子吗?”

    “谁说那个孩子是你的。”苏昕脸色忽变。

    “不是我的,你会第一时间找到我这而来?”智商这么低还敢到这儿来要孩子,冷森嘴角噙起一丝冷笑:“孩子有一张和我相同的脸,这位小姐,你敢说他不是我的孩子?”

    “不是,我找来这,是因为我怀疑你们对那天的事情进行报复。程氏这么大的企业竟然不问缘由就诬赖一个孩子偷东西,而且事后事实澄清后还拒不道歉,你们恼怒这件事给程氏带来的负面影响,所以才找人把孩子带走,进行报复。”刚才急的口不择言,差点什么都说出来了,惊出一身冷汗的她强迫自己冷静冷静,再冷静。

    “陈经理,听清楚了吗?”程森忽然话锋一转,矛头一指:“孩子是不是你带走的?”

    “程总,没有,没有,绝对不是我。”刚才被程森点名留下,陈经理就如芒在背,现在听程森这么说,当即腿肚打转,抖如筛糠。从那天晚上看到那张小脸起,到刚才他们的对话,他怎么听不出什么来呢?别说他没有记恨他们,就算真的记恨了,他也不敢这么做啊。

    “你出去吧。”

    程森发话,陈经理如获大赦,拔腿就跑,一秒也不想戴在这。

    “苏小姐,你也回去吧,剩下的事就交给我了,既然你赖上了我,我一定会给你个交代的,帮你找到孩子。”

    “你说什么,谁赖上了你,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苏昕恼怒如火,要不是考虑到他那么高大,站在那给堵墙似的,真想给他两耳瓜子。

    “我承认,你的手段很高明。从你的反应上来看,这个孩子是我的,可我竟然不知道都有这么大一个孩子,说说吧,你什么时候怀上我的孩子,什么时候上了我的床,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程森忽然笑了起来,苏昕手脚发凉。甄琪说过,程森是个不会笑的人,现在他笑了,代表什么意思,还有他说的话,什么意思?和程森不在一个思维上的她还没听出这话的意思。

    “苏小姐脑子很聪明。”程森这句话,不知是夸她还是,还是在损她

    “你怎么知道我姓苏。”怎么觉得钻进了个圈套里,苏昕还在回想他说的话,脸色突然难看起来:“什么叫我上了你床,什么叫怀了你的孩子,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没上过我的床,孩子哪来的?你今年二十一岁吧,还有一年就从b大毕业了,十五岁就怀孕了。我真想不通,有着百年传承文化的b大怎么会录取你这样的学生。”话中没有嘲讽,淡然的语气仿佛在聊天。

    程森说的话,听在苏昕的耳中,刺耳。。

    “你。。。。。”苏昕说不出话来,忽的一拳朝程森捣去。程森纹丝不动,面色不变,就在她的拳头快要擦上他的鼻尖时,苏昕的拳头被一只大手扼住,随即反钳住她的手腕,用力一拉,一阵钻心的疼痛穿来,‘咔嚓’一声,她的手臂脱臼了。巨大的疼痛包围她的全身,豆大的汗珠从额上低落,苏昕硬是紧咬嘴唇,一声不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