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昕,你老实说,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苏宸是不是你和程森的孩子?”甄琪突然脑洞大开,坏笑着盯着苏昕:“凭我知道的这么多,可看到你对苏宸的种种,我真的不得不怀疑苏宸的来历,他是你从大雨中捡来的吗?”

    “你说什么?”苏昕惊愕住了,甄琪的脑子里到底装了什么,真想掐死她:“我们俩初中就认识了,怎么可能,那种人白送我我都不要”

    “也是,程森那种人怎么配得上我家的苏昕。”甄琪话锋一转,笑道:“如果我们能查清楚这中间的事情,在确定程森会对孩子好的情况下,我还是建议你将孩子还给他,这也是为你好,更是为苏宸好。”

    “我要好好考虑考虑。”湖面上片片金光刺眼,苏昕深深的吹口气:“如果程森真的是苏宸的爸爸,那他的妈妈又会是谁呢?”

    甄琪揽起她的肩膀,一副指点江山的姿态望着湖面:“这个你就不要操心了,程森肯定知道那个女人是谁的。我们现在要搞清楚的,就是程森对苏宸的态度。如果他当做什么都没看到,这样最好。如果他在意了,上心了,肯定会有动作的,我们等他找来再说。”

    “我知道了。”说了出来,心透亮了许多,苏昕感谢有这么一个死党。

    提心吊胆的过了两天,一切平静如初,仿佛是她做的一个梦,苏昕悬着的心稍稍的放了回去,晚上和甄琪接了苏宸去逛街,吃美食,决定放松一番,犒劳犒劳一下。

    从购物广场出来,两人牵着苏宸走青石铺成的的小路上。夜晚的t市,四周的霓虹如同天上的圆月,清宁而又皓白,这就是它的魅力之处吧,苏昕和甄琪都喜欢这座城市独树一帜的特别。

    “小家伙,你想吃什么,今晚甄琪阿姨请客。”甄琪扬手轻轻的刮了刮苏宸的小鼻子,宠溺的说道。说实话,她很喜欢苏宸。

    “甄琪阿姨,我是男生,你和妈咪吃什么我就吃什么,女士优先。”苏宸朝甄琪贴了过去,轻轻脆脆的声音惹得众人注目。

    “你这个小东西。”甄琪受不了,一把抱起他:“嘴巴这么甜,长大了肯定是个会哄女孩子的坏东西,我们女人又要遭殃了。”两大一小你看了我两眼,我瞅了你几眼,然后咯咯的笑了开来。

    晃晃悠悠来到一条熙熙攘攘的美食街,三人进了一家餐厅。点好菜,苏宸要去卫生间方便,苏昕想陪着他去,小家伙直嚷嚷自己长大了,不需要妈咪陪着去方便。看着他一溜烟跑向卫生间,甄琪笑着西口果汁:“他要真是你的孩子该有多好啊,我还想做他干妈呢”

    苏昕深深的叹了口气,端起橙汁抿了一口:“我也想啊,可他早晚还会找到他的爸爸妈妈的,我也只能想想。”

    “别想了,我们都会有自己的孩子的。”甄琪暗暗的埋怨自己哪壶不开提哪壶:“吃饭吧。”幸好服务员上了菜,赶紧岔开了话题。

    菜上了一半,苏宸还没有回来,不好的预感从脚底慢慢蔓延开来,苏宸放下筷子:“我去卫生间看看,你先吃。”

    “我也去。”甄琪起身,紧跟苏昕的身后。

    一路来到卫生间门口,二人连苏宸的影儿都没有。苏昕连忙向从男卫生间出来的一个男人寻求帮助。男人听完苏昕的描述,转身进去,两分钟出来后告诉她们里面没有小孩。苏昕瞬间慌了爪,也不管里面还有没有方便的人,一头闯了进去,吓得两个方便到一半的男人扯着嗓子杀猪般的叫了起来。咬牙跟进来的甄琪一脸窘迫,不住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这画面,甄琪真的不敢想象,辣眼睛。

    将卫生间角角落落检查个遍,苏新的双腿打起颤儿,甄琪连忙扶着她:“我们赶紧去找餐厅经理,让他帮我们找找,说不定苏宸方便完打哪儿去玩了。”

    “监控,监控。”经甄琪一提醒,苏心立即清醒了许多,两人急忙返回大厅。找到经理,甄琪简单的向经理说了情况。

    “我们这就去监控室。”多说无益,经理带着他们直接去了监控室,三人来到监控室,里面负责监控的保安早已接到经理的电话,当即冲着经理摇摇头,暗示出事了。

    监控中,一名三十岁左右的男子背着似乎已经睡着的苏宸从卫生间出来,门口一名等待的年轻女子立即上前挽着男人的手臂,像是一家三口朝用餐大厅的反方向走去,监控中一路到了餐厅后门,门口停了一辆黑色的轿车,三个人上了轿车,轿车奔驰而去,消失在远处的暗色中。

    这一切掩饰的太好了,谁看到了都会以为他们是一家三口。

    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经理忙掏出手机:“喂,110吗,我要报警,我们餐厅的客人孩子被人给带走了,大概在二十分钟前,上了一辆黑色的轿车,没有车牌号,车子往南边去了。”

    挂了电话,经理伸手抹了把头上的汗:“警察马上就来了。”出现这样的事,对餐厅的影响太大了。

    经理的话,让苏昕回过神来:“甄琪,你留在这,我要去找那个人要孩子。”这件事和程森绝对脱不了干系。

    苏新的话音刚落完,甄琪的面前早就没了她的影儿,想跟上去,又担心警察来后经理也说不清苏宸的情况,只能心急如焚的留下。

    监控室里安静的可怕,几分钟中后,甄琪拿出手机:“哥,苏宸出事了,你能过来一趟吗?”她知道苏昕要去找谁要孩子,她那个样子,肯定会吃亏。

    还没等甄煜城说话,甄琪又说道:“哥,你先去程氏广场,一定要找到苏昕,把她给我带家去,等我回来。”爸爸,哥哥和程氏有些生意往来,哥哥和程森也算是相识,有哥哥在,苏昕应该不会出事的。

    “怎么回事?。”对苏宸,甄煜城见过两次,蛮喜欢的。

    “电话里说不清楚,你先去程氏,一定要找到苏昕,把她带到我家,我在这边等警察,回去后再细说。”

    “我知道了,你注意些。”挂了电话,甄煜城抄起西装,苏宸出事,怎么会牵扯到程氏呢?沉思了半分钟,抓起车钥匙出了家门。

    程氏大厦的入口处,苏昕弯着腰扶着膝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身上被汗水浸透了,额上的头发紧紧的巴在脸颊上,难受死了。

    稳了稳自己的情绪,苏昕大步走去,苏宸被莫名的带走,这事和程森一定脱不了干系。

    程氏大厦第二十八层,今晚亮白如昼,许多员工此刻都还没有下班,全都聚集在一扇大门紧闭的会议室外面,时不时交头接耳,或频频摇头,都显得忧心忡忡。

    也不知道程森今晚是不是在这,苏昕顺着消防通道摸了上来,她在楼下查看了,只有这一层灯火通明。看到那么多人聚在一起,苏昕拍拍衣服,走到人群前:“请问,程森在吗?”

    闻声,所有人都转过身子看着她,像是看个外星人一般。

    以为自己的声音小了,他们没有听清,苏昕便太高了嗓音大声的问道:“请问,程森在什么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