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一会儿,苏宸伸手摸摸自己的小脸,然后指着对面的男人:“你是谁?”

    听到苏宸的声音,男人收回眼中的惊诧和疑惑,上下打量着他们倾许,然后后眯起双眸:“我是程森,是程氏的负责人。刚才发生的事,我代表程氏向你们道歉。”他在三楼很久了,陈汪这个笨蛋,看来程氏该清理清理了。

    “妈咪,他向我们道歉了。”男人说什么,苏昕没听到,盯着男人的脸,她似乎明白了什么,抱着怀中的小人儿转身就跑,生怕跑慢了被谁抢走了一般。

    一路狂奔,也不觉着累,跑了许久,才慢慢的停下脚步,最后,她是怎么回来的都不记着了,只知道一路上有个柔柔软软的小手拉着她,一步一步的走着。

    “死丫头,你想饿死老娘啊。”苏宸刚拉开家门,一声咆哮从里面吼了出来:“你个小兔崽子,和你姐去哪了,我等你们给我带饭,都饿死老娘了。”司秋菊揪着苏宸的耳朵,一把拽到沙发前,气鼓鼓的瞪着他。

    “姥姥,我们差点回不来了。”苏宸咬着唇,他不喜欢司秋菊做他的妈妈。

    “怎么了?”司秋菊这才察觉到女儿脸色不对,:“苏宸,你的作业有没有完成,没完成赶紧去做。”

    “姥姥,我知道了。”苏宸很懂事的点点头,他知道妈咪要和姥姥说事,虽然对刚才那个男人他也很困惑,但还是进了自己的房间。关门前,他的肚子叫了:“姥姥,我和妈咪都没吃饭,饿的慌,你做点面条给我们吃吧。”

    “好,我这就做。”司秋菊拉着一脸见鬼表情的苏昕来到厨房,给她洗了把冷水脸,才把她的魂儿给拉回来。“发生什么事了?”

    “妈,苏宸,苏宸,我们好像要失去苏宸了。”这是她的预感,说完,不待司秋菊再问,苏昕把刚才发生的事一字不落的说给了她。听完,司秋菊沉思了分秒:“程森,这名字我怎么听着有点熟悉,仿佛在哪听过似的,苏昕,你找度娘查一查。”

    闻言,苏昕拍拍头,快速来到自己的卧室,打开电脑,两分钟后,满屏都是程森的信息。

    司秋菊一边看一边轻声读了出来:“程森,今年二十八岁,身高一米八五,单身,程氏企业的少总裁。。。。。”

    读着读着,司秋菊控制不住大笑起来,她仿佛看到一沓一沓的红票子排山倒海般涌来:“苏昕,宸宸要真的是程森的孩子,那我们就发了,你捡到一棵摇钱树了。”

    “妈,你想什么呢?”苏昕腾地站了起来:“你不要打这注意,从苏宸来到这家第一天起,你就一直想着怎么把他送走,他碍着你什么事了,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总想把他送走,甚至想卖掉。妈,你就这么见钱眼开吗?爸,爸不是给你留了一笔钱,这笔钱足够到我毕业,出去工作养活你嘛!”看着司秋菊一听到钱,满脸笑成菊花的样子,苏昕就腾腾的冒火。

    “这小兔崽子又不是咱们家的血脉,咱们把他养这么大,已经仁至义尽了。”司秋菊来火:“当初我要把他送走,你舍不得,怕他到别人家受委屈。现在,程森很有可能就是他的爸爸,你看看程森这张脸,你在看看苏宸那张脸,我们不该把他送给他吗?就算他给俺们钱,那又怎样,该给的,总不能白白替他养了几年儿子吧。”想到这几年一把屎一把尿的把苏宸带到这么大,她的眼睛就忍不住的发酸。不过,老天待他们也不薄,苏宸竟有可能是程森的孩子,几年的付出总算没白费。

    “他不是程森的孩子,他不是程森的孩子。”苏昕一把关上电脑,做着无力的辩驳。

    “是不是程森的孩子,你知道吗,只有做了dna才能确定。今天他和程森照了面,就算我们当做不知道,程森能当做不知道吗?更何况,光看苏宸那张脸就知道,肯定是程森的孩子。”

    “就算是他的孩子又怎样,这几年来,他没有尽到一点父亲的责任,他知道这个孩子存在吗?,他凭什么来找孩子。”苏昕盯着电脑,找出无数理由来否定。

    “你不想孩子认回程森,那就趁他找来之前,赶紧把这孩子送走。”司秋菊硬起心肠,她知道女儿舍不得苏宸,不过这也是趁机送走孩子的一个机会。不管把苏宸送给谁,只要不留在苏家就行了:“不是我要送他走,而是他和我们的缘分尽了。说真的,他要是走了,我也舍不得。”

    “你不是一直想把他送走吗?何必在这假惺惺的。”苏昕忍不住出言嘲讽自己的母亲。司秋菊一直想把苏宸送走,她是知道的。

    “你。。。。。”司秋菊气得说不出话来,过了一会儿才缓过气来:“苏昕,说这话之前,你有摸摸自己的良心吗?这孩子来咱家之后,你正在上高二,每天起得早睡得晚,白天都在学校,连休息天都没有,你怎么带他啊?还不是我天天吃不好睡不好的带着他。那时有人劝我们把他送走,你说你舍不得,妈一咬牙同意把他留了下来。我知道,你上了大学后,这孩子就你照顾的多了,可我也没松懈过。虽然我经常嘴上挂着要把他送走,可我这样做了吗?就算我真的要把他送走么我也是为了你。你说,你今年才多大,21岁啊,苏宸多大了,5岁了,还有一年你就毕业了,毕业之后你是不是还要带着这么个拖油瓶去搞对象?哪个会要你!你爸走的早,我的全部希望都放在你的身上了,我没想到今天你竟这样说你妈。”司秋菊越说越来气,眼睛红了起来。

    “妈,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也没说不把苏宸送走,我只是想给他找个可靠的家庭,能一心一意培养他的家庭。”母亲说的种种,苏昕一清二楚。当年如果不是母亲悉心照顾苏宸,那么小跟只猫儿似的的苏宸能否活下来都是个未知数。

    “程森要真是苏宸的父亲,这难道不是最可靠的家庭吗?他难道不会全心全意培养他的儿子吗?”

    “妈,你想的太浅了。”司秋菊鬓角的白发刺痛了苏昕的眼睛,她知道刚才的话说的太过了:“妈,你和我了解程家吗?了解程森吗?据目前我们知道的,这个孩子很有可能是程森的孩子。妈,苏宸在我们家五年,可有什么人寻找过?没有,t市的新闻有过关于这个更孩子的一点消息吗?没有。为什么?五年程家一点表现都没有呢?我猜他们根本不知道有苏宸这么一个孩子流落在外,甚至包括程森自己都不知道。我细细的回想了下刚才程森的表情,他脸有上惊诧和疑惑,绝对没有惊喜,所以我敢肯定他们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孩子。如果这样的话,就更不能让苏宸回到程家。当年苏宸还没有满月就被仍在滂沱大雨中,如果不是程家根本就不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就是有人想害死这个孩子或者他们根本不想要这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