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重要的水纹八仙轴放入心海世界,上官强便原地开始修炼,九心九静心法默念道转,奇异的功效,渐渐出现在他的周身,第五道心境的光元素元真之气霍然宛如星辰般汇聚在这间四面封闭的密室,原本的黯淡视线在这息间变得亮了起来。

    对于二都督交代的迎接梦成的任务,上官强已经有了结果,在这五天内?不!差不多是三天,因为黄陵山谷身在南灵门较远的地方,以灵骑而行最短需要一天,则从星守阁前往南灵门若要以元素形态前往太浪费元力了,因此上官强还是选择了灵骑,这样以来就需要两天时间赶路了。

    所以是三天,而上官强便会在这段时间里持续修炼,或许五日后的迎接并为如轴上所说如此简单。

    若当真是有原因的呢?

    这是上官强的猜解,我们暂且不提。

    ……

    被阁主大人吩咐要盯着山渡城士兵的于晓谛必然尽心尽力。

    而莫名怒愤的赤红软甲士兵们,被如此盯视也极为不乐,但独独心中苦诉番,十万个不敢彰显在脸上,一个个像是家奴院工般笑容可掬,让于晓谛终有一日感受到了被人仰慕的滋味,但他并不骄傲,因为他深知自己仅仅是狐假虎威罢了。

    若不是阁主大人,这些英气傲狠的士兵岂会给自己脸色看。

    因此于晓谛只是盯住他们,没有一点点架子。

    在太阳快落山的时间,第二进院总算是打扫干净了,如出一新。

    而赤红软甲的士兵们便很恨不得马上离开,一个个像是逃跑的老鼠,一溜烟就没了。

    ……

    然而次日。

    “嗨?你听说了吗,三年空守的星守阁上任了第四任阁主。”

    “切!这谁不知道呀,就在昨天下午这个消息不知道在山渡城传得有多厉害,怎么你现在才知道?”

    “我早知道了,只是新上任的阁主是第一点,你可知道其余两点?”

    在山渡城的一间茶馆,两名黑白衣衫的小厮以闲聊的模样将昨日传的沸沸扬扬的热门消息当做聊天的引子作为话题。

    “呵呵!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在昨天不单单只有三年空守的星守阁迎来第四任阁主这么简单?”

    “哦?说来听听。”白衣小厮十分好奇。

    “那你可坐稳了。”黑衣小厮仰首嬉皮笑脸,娓娓道来:“话说昨日作为山渡城大公子的宋祖心貌似因为三年前求守一事,心怀怨恨,仗着星守阁无主之意,昨天竟敢带人进入星守阁,并且打伤星使,原本想抢去古龙阁万道武功秘籍,可是古龙阁乃何地,宋祖心凡夫俗子岂能而进。你想他最后做了什么吗?”

    黑衣小厮故弄玄虚。

    白衣小厮听到起劲呢,被好友这样一问,满脸又愤又哭,不好猜就干脆不猜了。

    “不知道,快说!”

    “谅你也猜不到。”黑衣小厮莫名无趣,说道:“最后宋公子便一不做二不休,竟来了一场大火,火烧古龙阁!”

    “什么?!”白衣小厮霍然站起身惊呼道。

    然而他这一下让整个茶馆的人全部看向自己,被盯害臊的白衣小厮这才躬身表示歉意。

    其实白衣小厮在一天前还不知道星守阁是何,而古龙阁又是何,但是昨日听街坊四邻一说,便也得知山渡城竟然还有这么一处地方。

    岂不然他也不会听到好友说宋公子要火烧古龙阁而阵阵惊讶了。

    “那后来呢?”白衣小厮想知道结果。

    “后来呀,自然是不可能咯,星守阁阁主上官强及时赶到,才阻止了宋祖心的恶行,并且大大挫败了在山渡城如此嚣张的宋大公子,这可是一次除暴安良的好事呀!”黑衣小厮夸夸其谈:“最后你能猜到宋公子被判了什么罪吗?”

    “我说你能别说一句藏一句吗?”白衣小厮气愤道,再次听到关键的部分,可他这个朋友,太喜欢让别人猜了,这让想尽快知道结果的白衣小厮不免生气。

    黑衣小厮一瞧无可奈何:“好啦好啦,不让你猜了,我开门见山的告诉你吧。”

    “就该这样嘛。”白衣小厮愤愤道。

    黑衣小厮笑呵呵的,当他正要说时。

    “最后宋公子被罚了十年苦窗寸步寒的罪。”

    说话这人是刚刚好端茶过来的小二,他正听见两位爷在聊宋祖心火烧古龙阁一事便耐不住性子说了出来。

    此话一落。

    黑衣小厮一口像是含了血一样,半响说不出话。

    白衣小厮扭头又是惊讶,道:“十年?这么重!”

    “这叫重嘛?”店小二将热茶端在桌上,笑着道:“若不是二都督及时降临为宋祖心求了情,不然上官阁主可是要宋祖心的命呢,这十年恐怕是太轻了才对。”

    “原来如此。”白衣小厮点点头道。

    店小二客气躬身便捧着托盘离开了。

    “那第二次呢?”白衣小厮看向好友兴致勃勃再问道。

    至于黑衣小厮他撇了刚走店小二的背影足足半响,但最后他觉得自己不至于跟一个小二如此较劲,便不屑。

    他垂下头看向白衣小厮,胆战心惊道:“你知道秋刀会吗?”

    白衣小厮也低下头,道:“知道,南域江湖出了名的门派,且是善意之派。”

    黑衣小厮闻言呵呵笑道:“可就在昨天秋刀会的弟子却与宋公子狼狈为奸一同进入了星守阁,这件事昨天虽然没有在山渡城传开,但江湖之人却不知哪来的消息,今天卯时所有汇聚在淼都的江湖人都知道了,而且昔日【花刀而过】花不语竟不敢与上官阁主一战,以自己伤自己两掌而退下阵来,这般江湖事已经在淼都的江湖系列中闹得沸腾了,殊不知秋刀会将如何来断。”

    白衣小厮一听神色震惊:“这不可能吧?”

    “哼哼,是真是假现在都已经是事实了,容不得你来怀疑。”黑衣小厮不假思索道。

    “想必这件事传到南域江湖,落入秋刀会各位长老的耳里也是迟早的事情,即便上官阁主没有说辞花不语,但我就不信大江南北的江湖人不会暗流嘲讽,此事一传秋刀会名声大跌,【花刀而过】花不语也将沦落世人的笑柄。”

    黑衣小厮有些越说越厉害,让另旁的白衣小厮战战栗栗,左顾右看,生怕被别人听见一样。

    “喂!你小声点,这些江湖人可不是咱们能够惹得起的。”他好意提醒。

    黑衣小厮嬉皮笑脸不思进取道:“呵呵,放心这里哪来的江湖人,你多心了。”

    然而。

    “那个家伙找死吗!”

    位于两小厮的最右边的茶桌上,万寒忍无可忍的站起身,怒发冲冠的看向较远的两名小厮,但没等他发飙地冲上去给他们一拳,身边的孔旧说话了。

    “切莫闹事师弟,星守阁没馋过教训吗?坐下!”

    但万寒不听于此。

    岂不然!

    “坐下别坏了大师兄的事。”这次是林雨,他恶狠狠的盯着万寒。

    让桀骜不驯的万寒怔住了神,这才乖乖坐下。

    只是万寒心性傲慢,愤愤道:“难道你们都不生气吗?两个外人也敢如此玷污秋刀会,侮辱大师兄,这难道也能忍。”

    “为何不能忍?”孔旧思思而道,不急不慢。

    “对!为什么不能忍!”百木君喝了口茶,慢慢道。

    “这是事实师弟,作为江湖人理应受的了世人的嘲讽,旁人的点辞,这些无稽之谈就应该在我们耳里云消雾散,若你不能忍便是你修习不够,历练缺乏,还需努力,万寒师弟。”徐千兽唠唠道。

    只是列位师兄们的说法在万寒耳里,并不入耳,就好像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根本听不进去,他觉得有人侮辱门派就该暴打一顿然后再狠狠的羞辱他,让他知道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给他们一次深刻的教训。

    只不过此刻的万寒,却只能勉强听他们的了,至少只有现在可以让他们快活快活。

    过些日子便让你生不如死。

    足足几盏茶功夫,这五名秋刀会弟子随便聊了些闲白之事,便扔了一枚银币离开了茶肆。

    则两名小厮貌似也意识到旁人的奇异目光多少不再聊秋刀会之事,讲的最多的还是宋祖心。

    与此同时。

    以他们左方向的一张茶桌上,林玥静静的喝着玉指端得茶水,慢心慢怀得听诉两名小厮所讲的事情。

    而她这一副美若天仙的身姿落入茶客眼里便是比喝酒还要赏心悦目,距离林玥最近的数名客官眼睛都快掉下来了,一个个像是吃人的老虎,恨不得咬上她一口。

    就连端茶递给绝色姑娘的店小二都不忘慢手慢脚多看两眼。

    然而此刻的林玥并不如夏夕楼时,风骚弄姿,而是亭亭玉立犹如仙女,对于旁人的目光她不屑一顾,甚至艳明的眸子都没有看过他们。

    此刻她专心一点。

    “上官强是阁主!”林玥声如迤逦道。

    听到这个消息,林玥既是惊讶又是心嬉,这个在夏夕楼坏了自己好事的上官强,竟然拥有如此地位。

    或许,我要改变反向了。

    这个人,对我有用比宋祖心好上千万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