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是一种可怕的东西。一秒记住【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当然作为一名学生去好奇一场篮球赛,这怎么想都不应该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所以本来对于这件事情并不怎么上心的顾北,依然鬼使神差的朝着篮球馆的位置走了过去。

    来都来了,这是大多数人对于既定的一些事实给予的最好的心理安慰。

    当顾北来到篮球馆的时候,篮球赛已经开始。

    不大的篮球场此刻已经围满了人,伴随着一声声唏嘘声,顾北看到,这并不是一场正规意义的比赛,而是一场只有两人的决斗。

    一男一女。

    男的很阳光俊俏,女的也婀娜多姿。

    恐怕这才是吸引众多男男女女前来围观的重大因素之一。

    17:24

    裁判席上放着的计分器显示的数字,不但是说明开场的时间并不久,还说明,这吴曼雪好像并不是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

    “砰。”当顾北围在人群当中的时候,正好,顾北看到谢子睿一个完美的转身,流畅的动作,球化作一道弧线,进球。

    一气呵成,没有多余的动作。

    “切!”

    没有想象当中的欢呼,换来的却是围观群众们不屑于股的唏嘘声。

    可是让顾北更加意外的是,那个计分器上的数字,变成了19比24。

    顾北:“……”

    尼玛,敢情是谢子睿落后?

    想到少女来自于空手道社,就算是会打篮球,怎么的也没有人家篮球社的强,却没想到,竟然还占了上风。

    “哈,看,雪神之手又要大发神威了。”

    哈?雪神之手,这是什么鬼?

    不知是谁在这短短的一场比赛之中已经为场上的吴曼雪编好了一个中二的技能名字,不禁让顾北想起诸如龙抓手、猴子偷桃一类明明很普通的招式,却加上一个名字之后却突然猥琐了一样。

    随着男子的声音,顾北看到篮球场上吴曼雪,将手里的篮球直接从半场朝着对方的篮框中投去。

    从她拿球的姿势,就连顾北这种平时不怎么玩篮球的人也都知道,这是一个十足的新手。

    她是直接打算半场投篮?

    对于这样的技术,顾北不信。

    就有在实际操作之中,这样的操作是有的,但是也没见有谁这么自信的敢保证能够百发百中。

    可是场上的分数却不可能作假。

    她是靠什么竟然还能领先呢?

    然后就在顾北疑惑的时候,吴曼雪却动了。

    不管她打篮球的技术怎么样,但是她的身手就确实非常的矫健。

    只见她一个侧身,身体微斜,凭借他柔软的腰部力量,在谢子睿完全没能反应的情况下,迅速的向前一个轻跳,轻松的避开了对方的围阻。

    她是想用她巧妙的身法弥补对于篮球的不熟悉?顾北想到一种可能。

    可是她很奇怪的是,她并没有朝着球的方向追过去,而是朝着球的另一个方向。

    这是要做什么?

    刚刚过来的顾北完全看不懂吴曼雪的这番操作。

    而更加诡异的是,就连谢子睿也都不按正常的套路出牌,赶紧的向吴曼雪追了过去。

    他们都不要球了吗?

    就在怀着这样的疑惑继续看球顾北,却立刻的发现更加诡异的一幕。

    球撞击在篮板的边角处,因为巧妙的着力点,导致球的运作出现很大的偏移,按说这样的情况一般是没法估计的。

    但是令人费解的事情却发生了,整个球像是被人操控一般,径直的朝着吴曼雪的方向飞了过来,脚步刚到,球正好落在她的手上,这神奇的一切,都好像已经设定好的一样,看起来就好像并不是吴曼雪去接住球,而是球自动的落在她的手里。

    她是怎么做到的?

    顾北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紧接着下一幕就容易理解得多,谢子睿完全还没有反应过来,球只在吴曼雪手中轻轻一抛,三分落网。

    19:27

    这……这到底是怎么的一种操作。

    顾北瞪大双眼,呆呆的看着这一幕。

    顾北看过那些专业运动员的比赛,他们精妙的控球,完美的过人,精准的投篮,几乎可以将那些非专业的爱好者打得失去梦想。

    可是他们没有这样的操作。

    他看过电视里精彩的职业联赛,那些顶尖的球员,巧妙的篮板,帅爆的盖帽,就连犯规都做得颐指气使。

    可是他们还是没有这样的操作。

    甚至顾北还看过那些投篮的杂技表演,他们可以用任何你想不到的地方进球,那进球的姿势,狂拽酷炫吊炸天。

    可是他们依然还是没有这样的操作。

    这是一种仿佛是神来之笔一样的操作。

    “我刚才一定是眼花了吧?”

    顾北不可置信的看着仍然还在球场上上下跳动的篮球,这样的操作,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很不科学啊。

    “小雪太棒啦!”

    顾北看到在裁判席上站着的那个叫做小洁的少女,此刻正一脸兴奋的大声高呼。

    “女神威武。”

    “什么篮球社,果然都是垃圾。”在一边起哄的人甚至都已经开骂。

    “还是主动认输吧,人家回回三分,你还怎么打。”

    谢子睿被底下的起哄声,弄得脸色青一阵红一阵,这场比赛是他挑起的,他是怎么都不可能认输的。

    可是不认输,这根本没法玩啊!

    虽然这才交手不到十来分钟,可是,面前这位,明明连怎么运球,怎么上篮都不会,整个比赛就看到她只有几个动作,接过球,将球扔出去,然后依靠篮筐的各种巧妙的反弹,最后在三分线外,进球。

    看似简单,可是却从未听说过有人可以将球发挥到这种地步啊。

    他都有点怀疑,既然这么准的准头,是不是都能达到半场投篮地步?但是对方并没有这样做,每次都是撞击到篮筐下的棱角处,依靠不同的角度,弹回来到你完全意想不到的地方,接着三分投篮。

    最重要的是体力,整个过程当中,除了半场投篮那一个动作,她的全程就好像没用什么力气一样,对方仿佛能够预先知道球的运行轨迹一样,即使由自己这方进攻,她也依然不慌不忙的在球场上踱步。

    谢子睿就算技术再好,他毕竟也不是专业的,不可能达到百发百中,每一次投篮,吴曼雪就好像已经知道球下落的位置,早早的站在那里,然后球就像是主动凑到她的身上一样,被截下来。

    这是谢子睿的篮球生涯中打的最憋屈的一场球赛。

    没有激烈的争夺,没有难舍难分的防守,甚至连进攻都是那种捉摸不定。

    输是一场定局,他还不得不想想,到底要怎样才可以让面子好看一些。

    “还继续吗?”吴曼雪轻笑一声。

    纤细的小手颠了颠手中的篮球。

    “继续!”谢子睿咬咬牙,整个脸涨的如同猪肝的颜色一样。

    “呵呵。”吴曼雪并没有将球还给他,而是轻轻的跃起。

    轻描淡写的一次推动,球在空中划出一道高高的抛物线。

    我去,她这是要做什么?

    顾北震惊的看着篮球高高飞去的方向。

    全场投篮?

    这么自信?

    这怎么可能发生的事情?

    就连在场上的谢子睿也都不知道该怎么来表达此刻的心情。

    要知道半场投篮或许还能想象,但是全场,不管是臂力,亦或者是对整个球的控制都不可能像她那样表现得那么轻松。

    可是那球的高度,方向。

    没错,那样子,就是全场投篮。

    “砰!”

    篮球撞击在篮筐,发出轻微的碰撞声。

    进了。

    非常不讲道理的进了。

    “看来,升级得很是时候。”吴曼雪突然冒出一句不知所云的话。

    可是这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谢子睿知道,这场比赛,已经没有什么继续下去的必要了。

    再这样下去,也不过是自取其辱而已。

    对方根本就是在逗自己玩?

    也许是吧。

    ……

    ……

    这场虎头蛇尾的比赛从开始到结尾只持续了不到十五分钟的时间,就在顾北刚刚踏入没多久之后就在一群人唏嘘声中宣告结束。

    谢子睿最后还是没有坚持在比下去,垂头丧气的离开了篮球馆。

    这样的阴影恐怕让他很长时间都会被支配在这种诡异的比赛当中,无法自拔。

    吴曼雪的表现却实实在在的在顾北对于篮球的操作上升到一种新的高度。

    这真的是一场正常的篮球比赛吗?

    当然不正常。

    可是……哪里不正常呢?

    没错,整个比赛处处都透着不正常,可是却说不出不正常在哪里。

    比如说她的投篮,比如说她的巧妙计算球的回弹。

    顾北只看到她一次表演,可是却已经留下深刻的印象。

    这就像是游戏里开了外挂,令人很憋屈,却找不到原因。

    “顾北?”

    正在顾北恍恍发神的时候,却看到胖子和英子从外面跑进来。

    “你们……”

    “是吴曼雪赢了吗?”胖子根本没等顾北说话,直接开门见山的询问起比赛的结果?

    看他一副气喘吁吁的样子,应该是一路跑过来的。

    “是,你问这个……”

    “是不是对方输的很惨!”英子瞪着双眼,向他求证。

    刚才的比赛他们没看到吗?

    那他们怎么知道的?

    这是一句在现在看起来很矛盾的问话。

    顾北点点头:“你们问……”

    “顾北,我们现在还有事,下午三点左右,彭鹏朋会回来,你们不用等我,记得,吃完甜皮鸭后,一定要来看今晚的十佳歌手大赛。”两人从进来之后,就一直没让顾北好好地说出一句话,直到这个时候也是如此。

    “英子,走!”胖子拉住一旁还在发愣的英子的手,急忙朝着出口处,跑去。

    这是怎么了?

    顾北,心里隐隐总觉得哪里更不对了。

    ……

    ……

    “呀!”

    顾北听到惊呼声,转过头,正看到一个比自己足足矮了一个头大小的男孩,这应该是趁着放假,到学校来玩的人。

    “你怎么了?”顾北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刚才你身上的静电不小心点到我了。”男孩朝他腼腆的一笑,将手指在嘴里吹了吹。

    转头离开了。

    按说这本来应该是一件非常稀疏平常的事情。

    可是这大夏天我身上哪里来的静电?

    为什么会电到他的手指?

    顾北摸了摸包里的钱包。

    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