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合听着安晴雪的声音,楚楚可怜的将头低下,安晴雪起身,走到陆离笙的身边,站直身子,用一副女主人的模样望着白合,她嘴角洋溢出一抹不屑的笑容:“你刚刚说你只是想让离笙让你留下孩子才过来找他的对吗?”

    “嗯!”

    “不想让他负责?”

    白合再次点头:“对!我可以自己养!”

    安晴雪意味深长的笑道:“既然如此,你还来陆家做什么?不是说只是想让陆离笙让你生下孩子?你若不来陆家,陆离笙永远都不知道你怀孕了!

    还有,你说不想让陆离笙负责,又在这里楚楚可怜的装什么?你知道我生平最讨厌什么样的女人吗?最讨厌你这种明明是为了目的而不择手段的女人,却偏偏要装作一朵小白花的模样,你的行为可真令人发指!”

    白合反驳:“才不是这样的,我来找阿笙只是想告诉他,我怀了他的孩子,让他开心一点!没有其他的意思,灵安念,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

    “白合,我想你忘记了,我才是陆离笙的妻子!你一个小三怀孕,还想让陆离笙开心?你那里来的自信心?”

    白合咬唇,将目光落在陆离笙的身上,陆离笙开口:“我认为我妻子说的没错,还有你肚子里的孩子打了吧!”

    白合震惊,一脸的不敢相信…

    “阿笙,这是你的孩子,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不,我不要打掉…不要!”安晴雪将目光落在白合的腹部上,

    她蹙眉:“鬼婴!”

    陆离笙“嗯?”了一声:“什么鬼婴?”

    安晴雪摇摇头:“没…没什么,我们回去吃饭吧!”陆离笙点头,搂着安晴雪朝客厅走去,白合跟随在陆离笙的身后:“阿笙…”

    “白合,你到底想做什么?”

    “阿笙,我们的宝宝…”

    白合欲言又止,陆离笙将手放在安晴雪的腹部上:“我的宝宝在这里!不在你那里!”白合死死的盯着安晴雪的腹部:“你怀孕了…”

    “怎么?不可以?”

    白合被问的哑口无言,她是陆离笙的妻子,怀孕很正常,可是现如今…

    她也怀孕了,她不能让自己的宝宝一出世就没有爸爸!阿笙是她的,只能是她的!

    谁也不允许抢走…

    白合这么想着,手不自觉握在一起,她眼眶微红的跑出了陆离笙的家里,本以为陆离笙会出去追她,可结果,陆离笙不但没追,还把陆宅的大门给关上了…

    白合望着陆宅大门:“陆离笙,你真绝情!”

    “总有一天,我会让你求着我回陆家!总有那么一天的!”话落,白合离开了陆宅,

    陆离笙看着自己眼前的安晴雪,他温柔的说道:“灵儿…”

    安晴雪吃饭的动作一顿,她放下碗筷,直视陆离笙的双眼:“我记得你以前喜欢叫我晴儿…”

    陆离笙皱眉:“有吗?我一直都叫的灵儿,不是你说的吗,以后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不能想象你是安晴雪,要想象你是灵安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