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接下来的时间,陆离笙将灵安念的身体擦了一遍,此时灵安念的身体,全身药酒味,她嫌弃的瘪嘴:“不擦了!”

    “还没擦完,别闹!”

    灵安念看着陆离笙粗糙的大手,开口:“你小时候经常做家务吗?”

    “没有…”

    “那你的手怎么这么粗糙?”

    “眼睛看不见的时候弄得,现在好了就粗糙了,怎么?刮疼你了?”

    灵安念心疼的看了陆离笙一眼:“可怜的陆离笙…”

    “我哪里可怜了!”

    “哪里都可怜了,不过你以后有了我,就不可怜了!”

    陆离笙没回话,灵安念转移话题:“陆离笙,你有没有觉得其实我的身材还是挺好的?”

    陆离笙不走心的“嗯”了一声,灵安念知道,陆离笙是嫌弃她了,这人怎么这样!

    骗一下她会怎么样?

    难不成真如顾琛所说,她是唐老鸭身材?

    才不是呢…

    灵安念闷闷不乐的踢踢腿:“陆离笙我的身材真的有这么差吗?你不是说,我是c吗?”

    “什么?”

    “c啊!”

    “什么c?”

    “你难道忘记自己给我买的c杯吗?”陆离笙平淡的开口:“我买错了,其实你应该适合a,每次看见你穿c就感觉你适合穿儿童内衣!”

    灵安念:“……”艾玛!

    会不会说话…

    儿童内衣是什么鬼?

    意思她的胸是平的吗?是平的吗?挺一挺还是有的好吧!

    也没有陆离笙说的那么一文不值啊!灵安念抬起手揉了揉,陆离笙看了她一眼:“你自己揉没用,我给你揉才有用!”

    “为什么你揉才有用啊!”

    陆离笙挑眉:“因为这是我的专属!”

    灵安念脸红了…

    陆离笙替灵安念擦完药酒,他走进洗手间洗手,洗完后,出来的时候灵安念没穿衣服坐在床上等着他,陆离笙皱眉:“怎么不穿衣服?”

    “我要胸!”

    “你要凶?”

    “不是要凶,是要胸!”

    “对啊,我知道你说的要凶…”

    “是要胸!”

    “你要凶谁?我?”

    灵安念深呼吸一口气:“胸!”

    “你现在看上去就很凶啊!”

    灵安念抬起手放在自己的胸上:“这个胸!不是凶!”

    “哦,你不是有胸吗?还想要谁的胸?我的?可能不适合你…”灵安念真想一巴掌朝陆离笙扇过去,

    灵安念对着陆离笙招招手:“你过来!”陆离笙“哦”了一声,走到灵安念的身边,灵安念直接抓起陆离笙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上:“揉吧!”

    陆离笙:“……”

    “快揉啊!”

    “你这是在挑逗我?”

    “没有啊,你不是说我的胸小,需要你揉吗?如果你揉了我的胸能大,那你就揉啊!”

    “你要这么大的胸做什么!我一个人够捏就行!难不成你还想出去和其他男人在一起?给我戴帽子?”

    灵安念简直觉得陆离笙不可理喻,她深呼吸一口气:“你说的那叫什么话,是你嫌弃我没胸,现在我让你揉,你还不揉!以后我没胸你可不要怪我!”

    陆离笙真是被灵安念的天真给彻底打败:“我逗你的!你要是真的没胸,那我现在捏的是什么?”

    “肉啊!”

    “什么肉?”

    灵安念眨眼:“胸脯肉啊!”

    陆离笙笑出声:“果然是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