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他好像此时此刻唯一能说的一句话就是,我在,他不会说过多的甜言蜜语,但是他可以在她需要的时候,陪着她,在她想要哭诉的时候,将自己的肩膀给她。

    灵安念窝在陆离笙的怀中彻底哭成了泪人,陆离笙没说过多的话安慰她,因为对于他来说,安慰就好像是可怜她,同情她,

    以前他受伤的时候,南姨也没安慰他,因为他不需要从别人眼中看到同情,可怜…

    只有弱者才会需要!

    灵安念很脆弱,她需要强大!

    “陆离笙,明天我想去看我的父母,陪我一起去吧…”陆离笙点头:“好,陪你一起去。”灵安念嗯了一声,乖乖被陆离笙搂在怀中沉睡过去…

    她累了,

    想好好睡一觉,

    以前没有陆离笙的时候,她总是骗自己,没事,睡一觉就好了…可第二天起来的时候依然难过,那时候她才明白,不是什么事情睡一觉就好了,而是需要自己去勇敢面对。

    如果连面对的勇气都没有,活着又有什么用?

    …

    翌日,

    灵安念早早的就和陆离笙起床准备去自己父母的墓地,刚准备离开就接到了秦倾的电话,陆离笙开口:“有事?”

    “陆离笙,我发现你和你的小妻子真是太过分了!你们俩走了,将喵喵锁在车内,不给吃的,也不给喝的,你们是想让他死吗?大晚上的这么冷,多可怜啊!”

    如果秦倾不说,他还真把那只黑猫给忘记了,相比秦倾的激动…陆离笙倒是冷静的多:“我车内自带暖气,有吃的有喝的,它要是饿了可以自己吃,昨天我和灵儿出了一些意外,所以去你哥的医院看了一下病!

    走的时候,也没开车,所以自然而然的就将他给忘记了,秦倾…我不是很明白你为什么要因为一只猫对我生气,你别告诉我,你喜欢那只猫…!”

    秦倾看着躺在床上睡觉的御天,心一疼,狡辩道:“他可是一只猫,我喜欢他你开什么玩笑!”

    “我说的是主人对猫的喜欢,难不成你以为我所说的是男女之间的喜欢?即便那只猫是一个男的…你也不可能跨越种族恋爱啊!你智商什么时候退步了?”

    秦倾握紧手机,就算御天是一只猫,只要他答应,她也可以愿意和他在一起,但问题就在于,御天根本就不喜欢她,他所喜欢的是灵安念…

    也就是他所说的安晴雪。

    “你智商才退步了!没听说过一句话,恋爱中的男人智商为零!”

    陆离笙轻笑一声:“应该说是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蠢!”

    秦倾强硬的开口:“你要是在敢侮辱我的智商,我分分钟弄死你信不信!”

    “我难得和你说,你打电话过来想说什么?我和我妻子准备出门…没什么事情就挂了!”秦倾有些不舍的将目光落在御天身上,昨天晚上叫了一晚上的灵安念了:“你妻子的猫在我家里,你出门的时候过来取一下吧…”

    “不来!”